[椰殼裡的煙頭] 其實我們每天上班吃飯,都站在「大是大非」面前


這大半個月以來,譴責政府的聯署信百花齊放,就連政務主任及政府新聞處新聞主任都發了公開信。

首先強調,筆者絕對贊同並欣賞各行業的人發聲和行動,但對於一種說法,我始終無法釋然。

那就是:「這次面對的大是大非的問題」。

AO的聯署信裡說「惟香港今夏,正處於大是大非之際,我們不願保持沉默。」政府新聞處新聞主任說,「身為真正的香港人,在大是大非問題前,必須有良知」。他們不約而同形容,「願事件可以盡快平息,社會回復平靜」「不忍公務員歷經幾十年辛苦建立的形象,毀於朝夕」「使施政重回正軌,讓公務員能各司其職,貢獻香港。」

這種說法,彷彿在「送中條例」一事發生以前,香港就平靜美好,公務員就是在真正地服務市民貢獻香港,而只有今次的事,才是「大是大非」,才值得他們拿出良知。

那難道過往公務員,以至其他行業所做的事,就不是「大是大非」麼?

我們都知道香港這個地方才沒有那麼美好。學校的老師,逼迫下一代只懂追趕著一個公開試,卻不為他們爭取更好的教育;新聞主任為政府發過無數的宣傳稿,為傾斜權貴欺壓平民的暴政包上亮麗花紙;公務員將有訴求的市民在部門之間耍得團團轉;傳媒熱捧花邊新聞但很多基層的處境卻無人問津。

好端端的小孩子被迫著要去競爭,不斷經驗責怪和挫折;弱勢市民身處水深火熱還要被官僚制度虛耗心力,還可能被傳媒輿論不明就裡攻擊。這些難道不是傷天害理麼?

很記得612之後,我一個朋友看不過警察濫用暴力去了遊行抗議。我問他有何感想,他說:「我只是去抗議警察濫權,但其他接受不到。香港人明明如此仆街,聽到一齊叫香港人好野,我覺得好想嘔。」。

他這種說法好不掃興,但我無從反駁。

社會走到今時今日的腐敗,市民之所以如此絕望,我們這班在上班,尤其是薪高糧準掌握一定權力的的大人,明明就一直參與在暴政當中。為甚麼講到只有今次才是「大是大非」,而對過往自己的助紂為虐毫不自覺,彷彿政府的暴政與自己毫無關係?這和我們狠狠譴責的黑警有何分別?

誠如很多人也講,民怨累積到現在根本來自社會諸多不公義。其實我們每天上班吃飯,都站在「大是大非」面前,假如我們要「站在雞蛋那邊」,那是否都要反思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上有否參與不義之事?有否在協助政府施行暴政?

這不是想譴責任何同路人,而是只有認清自己在建制裡的角色,我們才有可能尋找方法去應對不義,才有可能追求那個「在大是大非前擁有良知」的社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