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荃灣買布記】

「阿叔,我想整白手帶。」
「又整?咁快派晒喇咩?」他停下爬飯的手,轉身望著我。「今次要幾多?」
「千二條啊。」
「千二?!洗唔洗咁多啊?」
「要啊,琴日三百條一下就派晒囉。」
「嘩,啲人都好熱情喎。」

他從高椅上站起身,熟練地拿起紙筆比劃著,面露難色。「你咁樣好貴架喎…你攞你嗰條過嚟。」
我趕緊把系在手腕上的白手帶解下,又稍有顧慮地把手帶反過來,平鋪在桌子上。
他一把拿起手帶,正面朝上,「啪」一聲把它按平。「罷工是為了更好的生活」,赤裸裸的十個紅色大字。

「300條就八碼,你唔洗整咁長,十二碼都差唔多1000條…」他篤了一輪計數機,「嗱,512蚊。仲未計幫你剪埋。」
「蛤,差咁多既?」
「係啊,琴日幫你剪埋都冇收你錢架,當係我地都支持下…但你咁多我地就剪唔到喇。」太太在後面邊車著布邊笑。

「但我冇咁多錢喎…」
「你想平啲就呢隻啦。」他走入布檔,從琳瑯滿目的布卷裡挑出一卷粗絲帶。
「寫唔寫到字上去架?」
「寫到,點會寫唔到。你用咩寫啊?」他立刻掏出一支marker在絲帶上劃了兩個交叉,叫我戴上手。

「嗚…好似好唔透氣喎,啲汗癡上去人地唔鐘意戴喇…」
「超,你地呢啲出嚟搞抗爭既驚咩出汗啊!」他沒好氣地笑我。
「白色就得啦,你攞晒啲白色俾佢…要個意思啫。」太太受不了我百般婆媽,拿了各式各樣的白絲帶出來。

我一時抓不定主意,逐個打電話給伙伴。阿叔生怕我說不清楚,在一旁複述剛才的討論,差點想搶過手機來親自講的樣子。

後來我們怕趕不及當日出去派,就只買了那一卷粗絲帶。他還多次確認,「夠唔夠架?到時你又一下派晒。」
「唔夠再返嚟買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