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檔主何應開--訴說棚仔(欽州街布販市場)兩日煙火記-11/8/2019

*棚仔(欽州街布販市場)共有32+1個檔位群(其中一個是外建的),有192+1檔(其中一個是外建的),內分五街,檔主們以賣布裁衣為業,見證著香港民間的布業歷史和空間設計。

 

八月五日晚

當晚深水埗警署門外發生衝突,何生恐怕催淚彈的火花會波及棚仔,因為棚仔本身構造不防火,它的結構是鐵架和竹架並以石棉瓦、鐵皮覆蓋著空間,住在附近的他決定一人落去棚仔一帶觀察環境,當時棚仔旁的行人路只有八到十個老街坊,而人群大多集中在欽州街警署和荔枝角道7-11一帶。何生進入棚仔後,他托保安鎖好門,提醒其要小心突發情況,然後何生先巡邏一次,同時將消防喉旁的雜物清理以作準備,並聯絡食環署幫辦。經三人商量後,制定保安能在棚仔火燭後第一時間撒離的對策。半個小時後(後查閱當日報道估計應在八點到九點之間放催淚彈),警方發射催淚彈於深水埗警署對外荔枝角道,欽州街一帶,然後何生在街上向警員大聲呼籲停放催淚彈(當時附近只有五到六個人),後來警方停放了催淚彈。

67811543_1351321358350153_3183199132936306688_o

何生憶述八月六日當晚的逃生路線

68378619_1351321565016799_1125106617793118208_n

棚仔內設置的消防裝備

當時何生向警方高呼棚仔是相當易燃的,裡面全都是布貨,而這個建築物的旁邊都是民居和老人院,若然投放催淚彈於附近,建築會發生火災,居民旋即首當其衝受害。

67807856_1351321635016792_3301777691010662400_o

棚仔與深水埗警處只相隔兩條大馬路,紅色標示著放催淚彈位置。

彈落在棚仔外行人路上的催淚彈殼。

 

八月六日晚

但在這晚深水埗情況就急劇轉下,晚上棚仔被數個催淚彈擊中,煙霧吹入棚仔,從何生的閉路鏡頭可見,在這晚十一時二十分,從欽州街棚仔入口一片催淚煙直滲荔枝角道,三十到四十多個街坊逃至荔枝角道尾(深水埗公園方向)。

晚上七點多,何生見此環境惡化即刻急呼他兩位女兒回家,一位女兒正在西九龍中心食飯,急急腳從商場後門,經麗安邨,東京街⋯⋯繞了一個大圈回家。當中何生擔心警方以「見人就扑」的態度對自身,家人和鄰居造成人身危害。他亦不斷打電話予大女兒,並留言告知其深水埗的情況惡劣,當時他和何太聽聞長沙灣和深水埗站被封,叫其轉搭的士,最後凌晨一點幾大女終回到家。

何生這晚目睹了警方的瘋狂,他見到對面五個警察追著三個街坊。警察們叉著其中一位住樓上的黑衫女街坊,並以棍戙她。當時何生感到憤慨,決定拍片記底,但緊張過度按錯自拍。警方一見被何生和街坊影相,立刻追著他們,然後他躲入棚仔,同時深水埗警署二樓(面向棚仔的新古典主義風格的走廊)射出數個催淚彈到棚仔一帶,何生因此食彈失聲了幾天(9/8本人見何生時還在失聲,已失聲了四日,貨品還有催淚味),當時何生高呼警方不要放催眠彈,但回應卻是一句「出黎啊!拉X你啊!」

67814526_1351321841683438_7801028079878406144_n

何生指閉路電視記錄了八月九日當晚的狀況,只見路過的街坊聽見彈聲後紛紛閃避。

 

除了對棚仔的關注,他直言擔心香港社會現況,並直言「有權就惡曬!」「無人權!」並對政府相當失望,最後何生於八月九日尋找區議員幫忙寄了封請願信給深水埗指揮官,當中一點就是於棚仔附近停放催淚彈。

文:H 拍攝: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