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寫投訴信給聯合醫院 [香港手語傳譯情況]

轉自:Connie Lo

我常常講在香港手語傳譯情況是停留於1960年,沒改善!

公開寫投訴信給聯合醫院:

致病人關係組:

你好,我是一名聾人。今天(2019年9月25日)早上10時15分在聯合醫院矯形及創傷科(骨科)門診覆診。現在特意來涵投訴手語傳譯安排失誤一事。

我的覆診是在去年預約的,當時已告知院方我需要手語傳譯,否則無法跟醫護人員溝通。當天門診護士説會為我的覆診安排手語傳譯員,並在預約紙上印上“有翻譯員”(附件1)。

直到今天,我來到覆診時,醫護人員一開始時竟然問我:「翻譯員在哪裏?」、「是你自己負責約嗎?」、「翻譯預約紙呢?」

幸好我有健聽朋友有空陪我覆診,不然我連發生甚麼事也不知道。

最後職員跟我們説他們不知哪裏出錯,所以沒有安排翻譯,請我的朋友幫忙翻譯。朋友問他們是否會email 向我交代,他們卻説只能留下朋友的電話,稍後向朋友交代完後請她代為告之。

後來在我們等候覆診時,有一名職員來告訴我們發生甚麼事,他説因為我的覆診是一年前預約的,而翻譯公司規定只能預約四十週內的翻譯工作,因此去年有通知我,在覆診前一個月要致電給他們,提醒他們要預約傳譯員。

可是,我非常肯定在去年沒有任何人通知我需要在一個月前致電提醒安排翻譯,也沒有任何指引交到我手上,而當時的傳譯員也沒有告訴我此一安排。

在此,我希望投訴的事情有九:

第一,一年前預約覆診時,沒有任何有關翻譯安排的指引。當時預約時,如果院方真有指引説我應該在覆診前一個月致電醫院,為甚麼沒有任何正式的指引交到我手上?你們如何確保傳譯員能正確傳遞這些重要的資訊?

第二,當病人成功預約翻譯時,為甚麼院方不會發出成功預約傳譯員的證明?如果每次成功安排傳譯員,院方也發出一張傳譯員預約紙,那麼我們聾人病人就會了解已經成功預約了傳譯,這是對我們的保障。那麼,當院方沒有發出證明,我們便會知道安排有誤,可以提醒院方未能完成預約程序,避兔同類事情一而再發生。

第三,院方認為提醒職員預約傳譯員是我們的責任,這顯然是對聾人權益的忽視。既然預約紙上已寫上“有翻譯員”,這不是説明院方已經知道我們的需要嗎?院方不是應該有系統地為所有有需要的人士安排翻譯?為病人提供翻譯,是院方的責任,怎麼可能要求病人提醒你們要安排?這説明了你們對聾人或其他小眾的不重視。

第四,我是聾人,院方怎麼可能要求我打電話通知你們要安排翻譯?如果我沒有健聽的親友,誰可替我打電話?而且覆診涉及病人私隱,你們怎麼可以前設我一定要向第三者披露我的私隱?

第五,當朋友問院方是否會以電郵向我交代這次翻譯安排失誤的事時,院方職員説他們很忙,只能打電話給我朋友交代。我想請問,要覆診的人是我,你們需要交代的人是我,為甚麽不能直接向我交代?你們很忙,我明白,但我也是特地請假抽空來到覆診的,現在是你們失誤,卻不能抽空交代?可見你們對聾人病人的不尊重。

第六,以我過去的經驗,即便約了傳譯員,傳譯員每次也會遲到十五分鐘。例如假設我的覆診時間時9:15,傳譯員會9:30才到。我每次也問傳譯員為甚麼遲到,對方竟然告訴我,他們是按照院方要求準時到達的,他們完全不知我的覆診時間是早15分鐘。意思是院方刻意約遲15分鐘,對此,我完全不能接受,請提供一個合理交代。

事實上,由我踏入門診遞交覆診紙的一刻開始,就需要和醫護人員溝通,院方刻意約傳譯員遲15分鐘,是對病人知情權的無理剝削。請問你們期望聾人病人如何在沒有傳譯員的時候和你們好好溝通?要是我今天沒有健聽朋友陪同覆診,我極有可能是在不知發生甚麼事的情況下被無理要求改期覆診,請問這是合理的安排嗎?

第七,在候診室內一切安排只能聽職員叫名,沒有任何燈牌顯示。我必需再三強調,我是一個聾人,你們不能假設我能聽見叫名,或假設一定有健聽人陪我覆診;再者,你們的翻譯服務總是約遲15分鐘,如果在他來到前已叫名,我怎麼辦?現在在急症室已有燈牌顯示叫號,為甚麼專科覆診卻只能叫名?

第八,在覆診後,我需要預約X 光及MRI 。骨科門診負責預約覆診及約照X 光的職員向我説已成功安排翻譯,但我問他有沒有預約證明,他卻説不會提供證明,他們沒有相關的文件或程序。這次預約紙上也印有“有翻譯員”。那麼如果下次我來到,職員又説約不到翻譯,又將責任推到我身上,説我沒有打電話提醒你們,我該怎麼辦?沒有白紙黑字證明你們已成功約到翻譯,我可怎樣保障自己的權益?

第九,X 光部另負責約MRI 的職員説手語翻譯安排會在兩星期內連MRI 的預約信一併寄給我。我問,如果到時沒收到翻譯安排通知,或有其他查詢,應如何聯絡他們,他説信內有電話可打。我希望處理此信的人能再多看一遍:「我是聾人,打不到電話。」此事次證明院方大部份部門都不設email 聯絡,並不能提供聾人友善的服務,忽視聾人病人的權益。

總括而言,我今天在聯合醫院經歷了香港醫療制度上對聾人的不尊重和結構性的歧視。這不是個别事件,也不只是今天的問題,而是整個醫療體系對聾人需要的無知與忽視。請讓我知道你們會怎樣跟進傳譯安排,和保障聾人病人的權益。謝謝!

補充: 感謝健聽朋友幫我寫詳細內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