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蕩中的城市

編按:
草根.行動.媒體團隊中的一位成員在看到他的外地朋友就反送中運動的報導,覺得十分有意思,所以特意翻譯成中文,及在跟有關朋友說明轉載意圖及獲確認後,投稿至草根.行動.媒體作公開分享。兩位來自歐洲的朋友長年關注及投入社會運動,更一直關注亞洲地區的抗爭。兩人都在反送中運動之際來港,走到街頭和不同的人群當中,就著他們的在地理解寫下各自的觀察和思考,希望英語世界的朋友也可對反送中有多一點主流媒體以外的了解和關注,也期望引起本地朋友的討論。

動蕩中的城市

德文原文網頁:http://www.umwaelzung.info/Aufruhr.html

Asien Aktuell (國際友人,來自德國)

在與數萬名示威者一起通過前工業區遊行了數公里後,我們終於抵達荃灣的一個公園,而公園旁邊是一個商場,這是香港常見的城市面貌。在商場的另一邊,舞台已經設置好了。一個路障,以建築工地的東西製成的,數百名穿著黑衣和裝備精良的年輕人在把守。一百米外,一隊配備了防暴裝備的警察亦已列出防線。警察防線背後還有數千示威者。年青人在掉石頭,防暴警察就向路障發射催淚瓦斯彈回應。催淚瓦斯不能在狹窄的街道上擴散,因此在高樓前飄蕩,部分飄進了商場和行人天橋。在行人天橋上我們本可以看清楚行動,但催淚瓦斯抓住了我們。所以我們離開了行人天橋,進入商場,許多人為我們提供幫助:面具(對催淚瓦斯並沒有幫助,但至少可遮蓋面部),用於沖洗眼睛的水等等。我們離開購物中心,距離仍然聳立的路障約100米。有許多人在很多方面支持前線:急救隊;將更多建築工地的東西運到前線;其他人將昏倒的武裝分子帶回來,以便能夠讓他們回復過來。由於我沒有專業的防毒面具,所以我們慢慢地撤退,經過用竹竿阻擋以防止警察包圍前線戰士的小街。我們穿過一個仍在建設中的路障逃了出去。在平行的街道上,我們遇到兩名滯留在那裡的印度尼西亞婦女 – 該地區的所有公共交通工具都已經停止。我的香港同志叫了的士,帶我們和那兩名印度尼西亞人到一個仍開放的地鐵站。車程大約半個小時,但的士司機沒有收取任何錢;他寧願祝我們好運。後來我們才知道,其中一輛新的警用水砲車第一次被使用,收效甚微,在衝突期間,一名警察開了槍,因為他擔心自己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


法案

香港動盪不安。這一切都因為政府計劃通過一項法案而起,法案能夠把被控犯罪的人引渡到目前尚未簽訂引渡協議的國家。例如台灣,也有中國大陸。該法案很快得到了修訂,一些經濟犯罪被排除在外。在香港,只有在香港犯下的罪行才可以被起訴。根據該法案,不僅外國人將被引渡,還有香港人。起初,看起來普通「香港」人不受影響。也許支持中國大陸工人的香港社會行動者可能會受到影響。然而,香港人認為這項法案是一種威脅。因為香港的法院不必裁判該行為,而只是引渡請求的正確性。香港人擔心,如果這項法案成為法律,沒有人會知道會因為甚麼原因而會被引渡。

正確地,香港人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司法制度是腐敗,武斷,傾向於政府和強權的。這是關鍵點:他們不想失去他們的生活方式。言論自由,集會自由,英國傳統中的獨立司法機構(例如,最近高等法院判決了,對雨傘運動的領導者周庭,的選舉禁令無效和非法)(1)。而中國代表著,警察行使權力的隨意性,以「社會信用體系」(2)進行獨裁統治教育,壓迫新疆維吾爾人,警察對所有抗議活動的暴力行為,例如:罷工,缺乏組織自由等順便說一句:作為學生罷課的一部分,聖安當女書校的學生通過靜坐罷課,迫使學校撤消了操行評分制。女校長說「現時是敏感時期。」這個信用體系的引入明顯參照了中國大陸的社會信用體系,並對諸如課堂上使用手機或逃學行為進行了處罰。

集會和騷亂

不僅抗議活動的參與者人數眾多,而且普通香港人與年輕的黑衣前線團結一致。 3月份,首次發生了反對引渡法的抗議活動,之後的示威遊行變得越來越大。 6月9日,一百萬和6月16日將近兩百萬人和平地出來遊行示威。該法案被暫緩,但沒有被撤回。因此,普遍理解和平示威無濟於事,升級是必要的。而他們正在升級,雙方都在升級。每個週末,警察或是愚蠢或是故意,都會因使用新武器或暴力行為令人憤怒。但年輕的街頭戰士學得很快。在過去的幾周裡,他們不再尋求大型戰鬥,而是以「打完就跑」的行動讓警察疲於奔命。人民的同情和他們的支持都一次又一次地站在武裝分子的一邊,例如的士司機和私家車主用他們的車輛把他們送離危險區域。其他人就捐款購買裝備。當然,並非所有香港人都支持這一運動。 8月3日,9萬人參與集會表達對政府的支持。這個城市仍然有效運轉。示威行動大都集中在周末。地鐵站曾被嚴重破壞,但到目前為止,地鐵總是能夠讓列車在周一早上運作。

財富與貧窮

這個城市的財富與許多居民的貧困之間的差距是驚人的。香港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地方之一。 93名最富有的人佔本地生產總值的86%。其中最富有的5位「大亨」及其家屬在政府中佔有重要位置,亦有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擔當代表。另一方面,750萬居民中有130萬生活在貧窮線以下,每月收入低於4,000港元。37.5港元時薪的最低工資特別適用於從事服務和保安工作的150,000名僱員,這些也是工作時間最長的工種,五分之一的僱員每週需工作55小時或更長時間。在其他行業,僱員也需要長時間工作,為了賺更多的錢,或是希望通過加班改善他們的職業生涯。工作時間沒有法律規定,但只有針對某些工種的非約束性建議。老年貧窮現象普遍地存在;老人通過收集垃圾等小收入來改善他們的狀況十分常見。雖然日常商品的價格水平與德國大致相同,但香港的工資總體上較低。平均工資每月不到20,000港元。住屋比德國貴得多。香港住屋的狹窄是傳奇性的。然而,還有「公共房屋」,這是一個社會住房系統,差不多一半人口受益,特別是低收入居民。公共房屋的輪候時間為6至10年。還有另一群工人的最低工資是4,520港元:380,000名外籍家庭傭工,約佔香港所有僱員的10%。對於政府而言,他們是國家補貼護理服務和養老院的廉價替代品 – 外傭的工資由僱主從個人收入中支付。

這城市的特殊角色

香港政府不是直選,而是任命的。議會的一半由直接選舉產生,另一半由金融公司具有決定性影響力的專業團體間接選舉產生。北京提出的選舉程序建議遭到泛民主派的阻撓,因為北京保留了候選人預選的權利。傳統上及明顯地,香港政府的政策傾向關注資本的利益。香港有3萬名警察,而柏林只有約1萬7千名警察 – 不同的是,香港警方不能要求增援。由於與抗議活動相關的許多違規和暴力行為,警察現在被絕大多數人視為敵人。不再受尊重。

許多香港居民或他們的祖先都來自中國大陸。他們來自許多移民潮,每次都是由中國大陸的事件引發的。早在1842年,起義後逃離的難民已經抵達;後來的爆發點是對中日戰爭,內戰,大躍進,文革和1989年起義的鎮壓。在過去的幾年裡,許多富裕的中國人來到香港,他們經常在中國透過做不是直接的生意賺錢,故需要尋找一個安全的避風港。

香港已沒有多少製造業。這個城市靠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殊角色謀生。香港是與中國做生意的入口和出口。大量運往中國的商品都通過香港港口運輸,但近年來其相對重要性有所下降。然而,仍有大量資金經過香港流出入流入中國,相信部份以港幣交易。這使得財務問題變得不透明,因此香港在洗黑錢方面的評級非常低。所有跨國大企業都在香港設有分支機構或辦事處(單是來自德國的就有600家)。在香港健全的法律和銀行體系中,他們的資金和經理人是安全的,他們同時有機會在中國開展業務。

害怕北京

自雨傘運動以來,北京越來越多地干涉香港事務:訂定教育課程;不尊重國歌可受到懲罰;出售和出版批判性書藉的書店負責人和出版商被綁架到中國大陸,被迫逼供和公開道歉;中華人民共和國警察部隊在高速鐵路總站運作,亦即在香港的土地上運作。在目前的抗議運動中,中國政府不僅威脅直接的武警/軍事干預。北京的統治者亦對香港的商業檮構施加壓力。例如,由於這種壓力,國泰航空不僅轉換了管理層,還解雇了員工(從檮司到地勤人員都有)。地鐵公司被指示盡一切可能通過關閉抗議活動附近的地鐵站來盡可能減低抗議活動的人數。運動初期,商界精英對政府政策的支持,驚人地有所保留。現時,所有銀行都會購買大型反對抗議運動的廣告來恐嚇僱員。許多香港人也看到北京在這些廣告背後的影響力。

終局情緒

2014年的雨傘運動被視為失敗。當時人們示威要求普選,佔領了金鐘和旺角的地點好幾個星期,直到警方將他們頗為暴力地把他們清除。抗議者當時沒有訴諸暴力,只是用雨傘抵擋警察過度使用的胡椒噴劑來保護自己。這一運動和所有其他運動(2009-2010年反對建設高速鐵路;2012年反對學校課程的改編;2016年的「魚旦革命」,人們反對在旺角禁止傳統熟食攤位;示威反對「水貨」),在香港人的記憶中被刻印為失敗的運動。因此,「終局」的感覺和情緒十分盛行「如果我們今次贏不了,我們就會失去一切」。雨傘運動的一些領導人隨後被判監。目前的運動沒有領導者,「五大訴求」就是集體的基礎。五大訴求是:撤回引渡法案;獨立調查警察的武力使用;特赦被捕抗議者;收回義抗議活動的暴動定性;實施真普選。經過13週的抗議,第一個要求得到了滿足。「太少,太遲。」每個人都可以在網上平台提出行動建議。如果建議獲得足夠的支持,就會被執行。有各種各樣的行動和行動形式。行業團體組成了他們自己的集會和遊行,律師,醫生,會計師(即來自資本機器的人),獸醫。有針對新燈柱的大規模的抗議,因為內裡裝了相機和其他監控傳感器。在一個有很多中國遊客的地區進行了大規模的示威。抗議者向他們派發以簡體中文字體(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傳單。

根據對抗議活動參與者的系統性調查,大多數抗議者認為自己是中產階級,至少具有使他們有資格上大學的教育程度。在一些行動中,儘管那些認為自己較低的人幾乎佔了參與者的一半。他們都以某種方式將自己稱為民主人士。

「終局」的情緒使運動非常莊嚴。很少的音樂,沒有跳舞(3)。(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這運動採納了一首頌歌,人們都以極大的熱情唱出來)。也許這部分是由於香港的心態。前線的風險很大:健康,未來,最終入獄或失去工作機會。幾乎所有示威者都戴著口罩 – 像一個衣著準則。實際上,口罩也用於防止被警察或老闆認出。

雖然行動形式的創造力很大並且仍在發展,但它的內容卻沒有。許多人認為這是運動的力量,因為它可以阻止個別政黨,團體和政治派別進入主導。但與此同時,本土主義者的心態和口號在這場運動中卻有明顯的傳播:不僅是對中國的敵意,而且是對中國大陸人的不滿,據說他們無論如何都會高興地忍受一切。其中還有尋求美國和英國幫助的一群,他們甚至要求軍事干預。在幾乎每次集會上看到的美國國旗都經常被拍照。但這不應該被高估,通常它只是一或兩個的少數。然而,9月8日,數千人前往美國領事館尋求美國政府的幫助。(4)

這場運動不是反資本主義的起義。在其所有的戰鬥中,它根本不是激進的,而是保守的。有很多關於罷工的討論,但幾乎沒有真正的罷工。運動在特殊的城市,的特殊情況下,捍衛公民權利和個人自由。所有的評論,即使來自精英階層的評論家都認為,這城市的財富與其居民的卑微繁榮(甚至貧困)之間的突出的差異是這一運動的背景。但運動並沒有就此發生討論。人們不禁要問,隨後是否會發生反思,特別是在年輕的武裝分子中,大多數香港人的個人自由不仍是很遠嗎?

2019年9月10日


Asien Aktuell 的運動過程,可追溯以下連結:http://www.umwaelzung.de/aarchiv/aaktuell10340.html

(1 歐元目前約等於8.6港元)

  1. 最高法院剛剛宣布立法委員會選舉禁止周庭(雨傘運動的領導者)參選的決定無效。
  2. 作為學生罷工的一部分,聖安當女書校的學生通過靜坐罷課迫使取消操行評分制的修改。這修改是明顯地引用了中國的社會信用評級系統的,並對手機使用或逃學的負面處罰。 女校長「現在是敏感時期」
  1. 完稿之後,運動創造採納了自己的頌歌,並熱情地唱著它!
  2. 然而,在9月8日,「數千人」前往美國領事館要求美國政府提供幫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