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章教師質素論:如果我同學生傾「有質素的人」,應該傾甚麼呢?

我是一個老師,即是被李國章前兩天評為「讀唔到醫生律師」「質素有問題」那班人。

李國章說完那番話後,作為一個(質素有問題的)老師,我就開始想,甚麼是「有質素的人」?如果我開一堂跟學生講「有質素的人」,應該講些甚麼呢?

質素這個字,可以解本質,一個人如何是「本質有問題」?可能是我太有問題,所以不懂得。質素亦可以解質量,通常用來形容貨品,或者空氣,李國章就說要改善老師質素。「所以我們可以用質量來形容人?」如果學生這樣問,我該如何回答呢?「其實人成日都比人當係貨」「有啲人係會當人空氣嘅」。嗯,好像有些太黑暗。

好吧我們積極一點,談談「甚麼是有質素的人」。前教育局局長說,讀不到醫生律師,就是質素有問題。於是我很努力去想醫生與自己有甚麼異同。首先我們都是打工仔,超時工作,奔波於大量垃圾行政工作……嗯,局長大概不是講這些,想來想去,醫生和我的分別,都是公開試差幾粒星,和月入差幾萬。「同學,有星有錢就是質素,這就是做人的道理。」 好像比之前更黑暗了。

「你不要扭曲局長的話,他是在說醫生考試聰明過你呀!」哦哦那就來談「甚麼是考試」,關於考試,我雖然質素有問題,但考試這個範疇我很專業的。「同學,打開書第十頁,我們做同意建議題(註),記得要寫幾多段嗎?」「三正一反。」「無錯,要寫例子啊!」「老師,我想不到例子。」「作啦。」「下?假架喎。」「現在考試呀,作啦。」同學乖乖點頭,對了,親愛的同學,真是美好的一課,這就是質素了。

==========================================

後記: 我是一個老師,我不認為醫生叻過我,也不認為我叻過「毅進仔」。

幾年前有人講過「幾十歲仲拎公開試成績黎講真係好可悲。」我好同意,但香港真的就是這麼可悲。我們不知為何好信奉考試,覺得學歷等於明理,等於那個人比較好。

所以李國章踩人讀不到醫(其實特首都不是讀醫),所以示威者嘲笑警察讀不到大學(其實警察會說「我都讀大學架」,其實示威者也可以是毅進學生),其實我們也一樣是活到一把年紀還要死咬著那張成績表不放。

我每一日的工作,就是教學生如何考入大學,我很清楚那張成績表是怎樣得來的。考試好,可能代表你某方面的語文能力比較好,記性比較好,寫字比較快,能聽聽話話跟從考試要求。有些學生,很會問問題,但是因為太討厭迎合他不認同的答題方式,所以考不到好成績。

很多官一口流利語文,只是用來文過飾非。很多市民都不懂講英文,但能夠判別是非。

政府就是在用「政治好複雜不是學生可以明白」「教師不是最叻」來貶低市民,除非你真的認為只有醫生律師才有權參與社會,否則我們嘲笑警察讀毅進,不過就是在支持那班官,去踩低市民無學歷無能力,無智慧,無資格參與社會罷了。

不分化不割蓆,就是無論你是豬肉佬定醫生,毅進定博士生都可以是手足。做人不要那麼李國章,不要笑人英文差毅進仔,放開那張其實很低能的成績表吧。

(註)同意建議題為中學文憑試通識科考試其中一種題型,例如「香港政府應在郊野公園上興建公屋,你多大程度同意這種說法」一類題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