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一週預告(2019.11.25-12.1)

起來!不願過勞死的人們

日期:2019年11月26日
時間:1930
地點:職工盟佐敦培訓中心

導演:Tokachi Tsuchiya|製作:group low position|日(中英字幕)|2008|日本|1小時10分鐘|彩色

一份正常的工作是怎樣?朝九晚五,享有公眾假期、病假和勞工保險?

原來每日回家食一餐飯、沖個涼、上床睡幾個鐘,對片中主人公皆倉來講已經是奢望。城市裡一棟棟大廈聳起,背後是外判水泥運輸司機不分晝夜如傳輸帶般運轉不停,直到死亡。

隨著零散化和外判制度越來越普遍,當手停口停,成為越來越多行業的正常法則,我們如何重拾想象一個正常生活的力量?一個人又如何鼓起勇氣衝破「行規」、交手惡老闆? 為何選擇抗爭而非轉工期望下一份工更好?在這個沒有傳統工廠的年代你我看不見彼此,工會過時了嗎?我們還能累積讓老闆懼怕的團結力量嗎?十五年前的日本故事,今日依然鮮活!

「過勞死」(Karosi)這個字本來就是日文,後來成為國際通用,描述工作過勞死亡,側面反映日本的過勞死問題嚴峻。在新自由主義之下,企業經常外判工作,並以超低薪,「多勞多得」的工資制度減低成本,剝削工人。
~~~~~~~~~~~~~~~~~~~~~~~~~~~~~~~~~~~

Yes, We Fuck!

日期:2019年11月30日
時間:1430
地點:卓新力量/自助組織發展中心
Antonio Centeno、 Raúl de la Morena| 西班牙文(中英字幕)|2015|西班牙|59分鐘|彩色

超越心結、審查、偏見和歧視,每個人都擁有愛人與被愛的權利。

來自西班牙紀錄片Yes, we fuck,用六個故事展現不同能力朋友*的性與欲—— 小團體post up 重視每個獨特身體,一起以愛與温柔互相觸摸探索;輪椅朋友Miriam與伴侶Pama間的温馨相處;腦麻痺患者Oriol與BDSM性工作者Linda的共同初體驗;盲人Martxe在黑暗中尋找身體敏感之處,享受不被社會化的歡愉;一群不同智力的男男女女談論他們對性的喜好和擔憂,他們的家長沉思過去身教對子女性啟蒙的影響;天生身障的Sole在致力成為性助手的Teo協助下,首次以手指觸摸自己未曾感知的身體皮膚,身體回應給自己的陌生和新鮮感,讓她重新認識自己⋯⋯⋯

性不僅僅是不同能力朋友追求的權利,不同能力者的身體和感知更將豐富性的意涵,通過連接他人,性成為挑戰「健全」作為社會標準的美妙武器。

通過眾籌,為公益 完成的文化紀錄片,使用知識共享版權條例,導演歡迎更多群體從此片中汲取力量,也一同探索性對自己及他人,或整個社會的意義。

*註:社會一般稱他們為殘疾人士或身障者,而本片導演則選擇使用Functional Diversity一詞,最早由西班牙民間組織「自主生活論壇 (Independent Living Forum)」2005年提出,取代殘疾/障的主流說法,以表達這一群體固然與大多數人有生理上的差異,現實之下,他們仍需要完成與大多數人相同的任務,只是用著不同的方式(function differently)。本片介選擇以「不同能力」作翻譯,歡迎大家繼續討論思索更好的翻譯字眼

#無障礙放映 barrier-free screening
我們希望在有限資源內,向有不同障礙的觀眾提供基本支援,請留意稍後公佈的安排或在放映前與我們聯絡。

*現場放映附有廣東話口述影像及配音

*映後討論設香港手語翻譯

注意:導演選擇以溫柔情色畫面,將性變成強大的武器,挑戰現時社會羞於談性的態度。片中含有裸露及fuck的情節,老少咸宜,現場觀眾敬請互相照顧。
~~~~~~~~~~~~~~~~~~~

工廈3/F + 翻土景深 + 發霉派對

日期:2019年12月1日
時間:1930
地點:街坊排檔

《工廈3F》
影像及編輯:黃荻| 廣東話(中、英字幕) | 2015 | 香港 | 56分鐘 |彩色

《翻土景深》
共同創作: 魏豪震、李維怡|製作: 影行者| 廣東話(中、英字幕)| 2017 | 香港 | 25分鐘 | 彩色

《發霉派對》
影像及編輯: 黃荻 | 廣東話(中、英字幕) | 2013 | 香港 | 36分鐘 |彩色

人是群居生物,但我們被社會變得個體群居於眾多個體中生活。

社區生活應由社區人創造,並非來自當權者的破壞。《工廈3/F》眾band友在觀塘悄悄窩居,埋門自造音樂,但政府偏要活化工廈,於是一群人拿著鼓,在馬路上叫嚷示威,想重奪不被趕走的生活空間…..《翻土景深》拍攝者Johnny走進並非自己居住地,用影片作為媒介。讓街坊說故事,把影片串連為土瓜灣的社區生態。《發霉派對》以腐生於朽木爛地的菇菌作為意象,過往他們一直在廢棄工廠大搞派對,有地自然有他們。有警察趕、起觀塘海濱碼頭搞粉飾工程,他們就去反抗……

被趕走後回來,或再覓地繼續生存,公共/私人空間,對他們都是地,地從來無貴賤、有錢無錢之分,唔洗政府(你)規劃……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