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中的濟州島 the struggling Jeju island(下)

編按:
KW上月往濟洲探訪了反抗濟州島西歸浦市城山邑第二機場建造計劃的民眾後,撰文記下濟洲所面對軍事化和資本開發對民眾的影響,及濟洲島民的反抗。
文章會分上、中、下三篇刊出。

文: KW

上篇:https://wp.me/p2HdPx-4MM

中篇: https://wp.me/p2HdPx-4MT

誰的和平?誰的濟州島?

濟州島的地緣位置,讓它一直面對軍事化的威脅,它的命運受到不同國家政府的操控。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軍在濟州島建造軍用機場,作為空襲中國的軍機中途站。二戰後期,為防備盟軍登陸日本本土,日軍把濟州島要塞化及駐軍七萬人。1945年,日本無條件投降,終戰後和平短暫的到來,韓國脫離日本殖民統治。本來本地民眾成立的人民議會暫時接管政府功能,但在年底,蘇軍美軍共同接管韓國,在一些地區人民議會被解散。1947年,兩國的分歧和對立令南北兩個區域分別成立自己的政府,韓國被分割成兩個國家。在全國各地和濟州島出現抗議國家分裂的運動。1948年,韓國政府在美軍支持下武力鎮壓在濟州島的抗議運動。在這次4.3事件和其後的韓戰期間,韓政府和美軍的「剿共」的名義下,監禁和殺害近2到3萬名島民被,七成村莊亦被摧毀。民間團體一直爭取平反4.3事件。民主化後,濟州島過去悲慘的歷史開始得到韓國社會的認識,最終迎來官方的道歉和平反。在2005年,韓國政府把濟州島定為世界和平之島。也許這來得晚的道歉,暫時安慰了島民的傷痛,讓歷史教訓傳留下去。

photo_2020-01-09_15-09-02

從2016年開始,大約500名也門人為逃離戰爭來到有60萬人口的濟州島尋求庇護。濟州道政府為配合濟州島和平之島的名稱(和發展旅遊業),讓外國旅客,包括也門人可以免簽證入境。也門難民的到來,在2018年開始成為韓國社會的一個重要議題:有民眾上街反對收容難民的政策,一個反對難民留韓的簽名行動得到70萬的支持,政黨人士指責也門難民奪取國家資源。但在濟州島,亦有民眾自行組織接待難民為他們提供食宿資源。「我認為我們都是移住民」參與反抗軍事基地的em也有組織也門難民文化交流活動。「濟州島的和平是屬於濟州島人,不管是因什麼原因,來到濟州島的就是濟州島人。」韓國對戰爭難民經驗不太陌生:韓戰時,近三十萬北韓人因戰爭逃難到南韓。濟州道政府想像的和平是有界限的:它,只屬於能夠為濟州島帶來經濟收益的遊客。在2018年,政府把也門剔除免簽證國家類別。

世界和平之島的稱呼,未有停止濟州島持續軍事化的威脅。反對第二機場計劃的民眾擔心,機場計劃只是為建造空軍基地鋪路。這種擔心不是空穴來風,因為江汀村海軍基地就是以軍民兩用作為包裝。韓國國防部亦早於1987年就提議建設濟州空軍基地,多年來,國防中期計劃,不論是以「濟州空軍基地計畫」或「南部搜尋救援部隊」 來命名,建造空軍基地一直也是韓國政府的議程。 韓國國防部長鄭景斗曾經在國會上表示:「若新建第二機場,我認為南部搜尋救援部隊只能配置在此處(第二機場)。江汀村居民的經歷看來會再一次發生在新山居民身上。

在軍事化和資本開發的前緣

直白的說,濟州島的「和平」之路,在政府圖像裡,只是讓資本和遊客自由方便進出的經濟全球化而已。2005年,韓國設立濟州國際自由城市特別法,濟州道政府可以擁有更大自治權力,自行立法推出方便外資投資和經濟發展的政策。官方文件形容,國際自由城市是為「發展濟州島作為東北亞的中心,這裡人們,商品和資金可以自由流動,商業活動可以得到最便利的待遇,以發展一個屬於韓國的門戶及改善濟州居民的收入和福利。」外資看中濟州島的天然資源,其中礦產水公司就把濟州的地下水源私有化出售。政府亦在全島設置濟州投資振興地區,區內的外資投資得到大量免稅優惠,和寬鬆的管制措施。現在濟州島上隨處可見新的房地產,賭場,酒店和科技園項目。

濟州島的門戶作用,就是作為例外地區,讓全球資本在此進行實驗,之後再推進到韓國本土。2015年,來自中國的房地產商綠地集團宣佈在濟州島設立作盈利用途私人醫院。這在實施全民醫療保險,追求平等醫療原則的韓國造成很大爭議。不少人擔心一旦私人醫院建成後會成為政府推行醫療私有化的缺口,窮人和富人的醫療待遇差距增大。除綠地集團外,韓國三星集團已經計畫在韓國建造私人醫院,和集團的保險業務掛勾,但暫時還未能夠得到政府允許。在濟州島的民意調查中,有近六成島民反對私人醫院計劃。政府平息反對聲音的講法,是指綠地集團的醫院只會是為外國人服務。濟州政府一意孤行,道知事和民意對立:「對於沒能接受全部的民調和討論委員會的決定,我在此表示道歉。但也藉此表明,這是為了濟州島未來的不得已的決定。」濟州島的未來,為什麼不是濟州島所決定?

photo_2020-01-09_15-07-56.jpg

抗爭中的濟州

在我探訪濟州道道廳的門口帳篷的那一天,另一場抗議也在進行。在處處還能看到性別不平等的韓國社會,政府宣稱他們會在新的立法程序裡為「兩性平等」立法,但公民團體要求真正為保護性別和LQBTs群體而立法。在眾多的人群之中,能夠找到反對第二機場的黃湧雲先生,江汀村的em的身影。在濟州島的風景中,隱含著這麼一條界線。一方是濟州道政府所營造的國際自由城市,在推移之際,在島上樹立一座座軍事堡壘和利潤機器的標誌,他們代表著軍事化和資本開發的存在,和維持現狀,拒絕承認不平等保守意志。另一面是,眾多島民和移住民組成的共同體,為著濟州島的另一種生活奮鬥。他們不寄望政府突然的改變,以自己的實淺和抗爭,給予濟州島真正「和平」的意義。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