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爾旅遊熱點水產市場抗迫遷 連戰21仗未屈服再接再勵

[草根.行動.媒體]特約記者:偉、落草

上月廿一日清晨四點,已被迫離佔領地20次的鷺梁津水產市場商販們,又遭到政府的強硬迫遷。商販們以身體成為路障,抵抗第21次清場。該市場水產市場於1927年成立,成立時位於首爾站附近中區的義州路,名為京城水産市場。1971年,市政府建造第二代的水產市場,該建築能容納近600名商販,水産市場遂搬遷到現址,即首爾銅雀區的鷺梁津洞,是市內相對著名的大型魚產市場,亦是旅遊熱點之一。香港旅客或許很熟悉鷺梁津水產市場的水產,但或未想過每次去旅遊見到的商販,都可以是堅挺的抗爭者,而號稱民主政制的南韓政府治下,一樣有不民主迫遷和暴力對待示威者的行徑。


(圖: 截自Liberation film)

韓式迫遷:警察站後排 惡霸「用役」站前線
最近不少香港市民的韓風吹到政治層面,相信不少人都看過「逆權」系列電影和爭取民主的1980年代的韓國電影。因此對於韓國警民衝突的場面都可以想像。不過,當牽涉財團收地時,往往財團就會聘用一些惡霸流氓做臨時「管理員」,站在抗爭最前線指控抗爭者佔用私人土地,繼而打人、武力驅趕,而警察就團團圍住在後面圍觀。韓國人叫這些人做「用役」。

此次鷺梁津水產市場抗爭也不例外,清晨四點,400名用役在大量警察和政府人員的保護下,使用武力把鷺梁津水產市場外抗議的商販和聲援市民驅趕(影片)。商販嘗試以身體抵擋,但最終一個個倒下受傷,佔領物資遭到破壞,甚至連兩隻商販收養的貓,亦未能逃離被起重機夾起的帳篷,至今下落不明。


(圖: 截自Liberation film)

水產業協會不幫水產業商販
不過今次涉事的並非名目上的財團,而是一個自稱為發展南韓水產業而努力的Suhyup(水産業協同組合, National Federation of Fisheries Cooperatives)。

這個協會原初是由水產業者,為謀求共同福祉、保障業者權益的機構而成立。1971年,當市場搬遷至現址時,政府便讓這個協會管理市場。其後,水產業協同組合更成立銀行,鼓勵村落漁民自組合作社及借貨給水產業者。聽起來好像不錯,可是,謀求利益成為最高目標時,初衷的謀求共同福祉,便似乎開始不包括一些人。

在2004年,Suhyup在沒有徵詢商販意見的情況下,宣佈要對鷺梁津水產市場進行「現代化」重建。通過舊市場土地再發展,它能得到更高的土地收益。2015年,新的水產市場大樓落成,協會就要求原商戶自行搬遷。這次的用役,就是由這個水產業協同組合所聘請。

(橫額為鐵路工會反對公共事業私營化的聲援橫額)

(佔領抗爭的大帳蓬也是韓式社運的特色之一)

(照片提供:歌)

新市場貴租空間小  佔領空地繼續營生兼抗議
很多商販拒絕從舊市場遷出,因為新市場的設計並不適合商販的日常買賣,店與店之間和店面面積(店面比以往少三分二)都比舊市場狹窄。再者,新市場的租金更是比以前貴一倍。2016年開始,Suhyup開始把拒絕遷出的商販告上法庭,其後聘請「用役」,持續使用暴力恐嚇,滋擾拒絕搬出的商販。2019年9月,第二代鷺梁津水產市場正式關閉,不願搬到新大樓的商販,開始轉移到鷺梁津站外持續抗爭。他們搭建住宿和生活用的帳篷,一面做生意,一面抗議。不少民間團體加入抗爭行列,例如韓國鐵路員工工會以橫額聲援商販、Okbaraji Mission Center (Oksun),一個反迫遷的基督徒團體,和藝術解放陣線(Art liberation front,由一群反對迫遷的藝術家組成),不時在佔領區舉辦音樂會、集會,甚至崇拜活動。
(

(邊抗爭邊營生)

(被佔領的天橋)

被佔領的天橋
(抗爭中的生活)

(照片提供:歌)

土地戰爭四處蔓莚  發展之名驅逐基層
水產市場的迫遷只是冰山一角,和城市長期土地金融化,偏向土地開發的策略有很大關係。作為同期登上所謂亞洲四小龍的南韓,首爾的土地故事,香港人不會陌生:60-80年代,城市開發早期,政府實施都市化和工業發展,於是大量從國內其他地方移民到首爾的居民。這些人從事基層工種,未能在國家致富期間同時致富,卻成了現在都市內不受歡迎的、被驅離的對象。

自1984年以來,首爾市政府就不斷展開「都市更新開發計畫」,城市草根被迫遷離多年建立的家。不論是傳統市場或是住宅區,社區轉變成為一個個高級商業區和豪宅區,例如著名的旅遊景點清溪川一帶。業主、私人發展商和市政府能夠在重建過程中謀取暴利,而都市貧民和租戶因發展而失去城市居住權。回到今次被迫遷的鷺梁津水產市場,其用地早已被水産業協同組合規劃為酒店及賭場。

政商勾連變個樣  暴力循環從未停
另一例是2009年1月的龍山區發展計劃內抗議迫遷的租戶,佔領將要拆除的空置大樓,搭建臨時建築準備做長期鬥爭。1月20日,政府拒絕談判,為讓私人發展商的重建計劃得以順利進行,直接命令特警(SWAT)強行攻堅。期間,佔領大樓突然起火,火舌迅速蔓延整座大樓。慘劇引致5名居民和1名警察死亡,數十人受傷。主理的政府官員因事件下台,但居然搖身一變成為企業管理層和當選國會議員,反觀七名抗爭者,則瑯璫入獄。

綜觀多年後,似乎政府也成功把驅趕的任務完全外判化,今次被迫遷鷺梁津水產市場的,不是政府而是聲稱謀求水產業共同福利的水産業協同組合,而上前打人的也不用警方動手,由該組合在警方保護下進行。至於舊市場用地,將來成為酒店和賭場,其中的利益,丟落多少人的口袋也還未可知。

============================
[草根.行動.媒體]

網頁: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assmediactio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actionofgrassmedia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