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圖看懂】點解要將新冠肺炎納入職業病?

轉自:工業傷亡權益會

新冠肺炎全球肆虐,各國急忙封關,港人受過沙士的教訓,也嚴陣以待,免得了都盡量留在家中,避免與人接觸,減少感染機會。然而,一眾打工仔卻不得不冒着感染的風險,每天外出上班。

如果有一天,打工仔真的在工作期間染上新冠肺炎,可以得到甚麼賠償呢?染病後身體變差,影響收入,又有沒有補償?在目前的《僱員補償條例》底下,打工仔的權益少得近乎零。因此,本會提倡將新冠肺炎納入職業病,讓那些在工作期間染病的打工仔得到合理的保障。以下是我們認為打工仔應該得到保障的三大理由。

▊一) 工作期間染病,後果不應由打工仔獨自承受

新冠肺炎的傳染力驚人,早前更被世衛定性為全球大流行。病毒會人傅人,與人接觸就有機會患上,日常的社交我們可以避免,但手停口停的打工仔卻不能不上班。而且,不論是病毒的兇險,還是工作環境的不安全,都不是打工仔自己造成的。現時市面防備物資如口罩、消毒液等普遍昂貴,不是人人都能負擔得起,老闆又往往未能提供防疫裝備,很多打工仔都不得不在無法確保安全的情況下工作。

在非常有限的新聞資料中,我們也看到,有的確診者很大可能是因為工作而染病的。當中有的人因工作關係而需要與患者密切接觸,例如是四名確診的外傭,他們都是與僱主同住,僱主確診後他們也隨即確診,另外有兩人是為確診者服務的司機。有一些確診者在高危環境工作,例如是跟隨航班到外地,在飛機上工作的空中服務員,還有導遊。有一部份確診者本身並沒有外遊,也沒有家人染病,確診前都在上班,大膽推斷,他們很有可能是在工作期間染病,例如是一些從事與大量人接觸的工作,包括餐廳收銀員、保安、清潔工。

為了維持社會運作、維持自己生活而工作,要是最終患病,這種不幸,不應該由打工仔獨力承擔。將新冠肺炎列入職業病,是十分合理的保障。

▊二) 列為職業病後,打工仔能才得到合理保障

要是打工仔感染了新冠肺炎,有甚麼保障呢?政府早前引用《僱員補償條例》第36條,指出僱員因工感染新冠肺炎可向僱主追討。然而,新冠肺炎尚未列入職業病,如果以工傷的角度出發追討賠償,打工仔要證明自己是因工作而受傷,是有難度的。

很有可能,即使打工仔染上此病,權益也只是如同《僱傭條例》下一般患病的情況,領取有薪病假。但也並非人人都有有薪病假可放的。要放有薪病假是需要符合4項條件:
1 連續性僱傭合約(俗稱「4.18」),即連續為同一僱主工作四星期,每星期超過18小時;
2 提供醫生證明;
3 病假不少於連續4日;
4 累積足夠的有薪病假假期(僱員首12個月每個月可累積2日,12個月後每個月可累積4日,最多累積120日。比如,醫生批病假10日,但僱員只累積了4日病假,則只有4日為有薪病假,餘下6日病假,僱主可以不支薪)。

這意味着,不符合「4.18」規定、未累積足夠有薪病假的打工仔是無法享有薪病假,例如兼職工、散工或新入職的職員。由現時的資料看,新冠肺炎患者由確診至出院一般需要兩個星期,如果打工仔在公司資歷尚淺,累積病假不足,很可能有一段時間要放無薪假。

假如新冠肺炎列入職業病,工作期間染病的打工仔可得到與工傷相若的補償。相比起放取病假,工傷的保障則更為全面。不論是否符合「4.18」,只要是工作期間染病就可以得到保障。而且,在賠償方面,有薪病假只能保障打工仔在病假期間得到五分之四的工資,而染上職業病的打工仔則可得到獲僱主支付每日上限300元的醫療費(住院並接受治療之醫療費上限為370元)。

此外,假如身體功能受損,打工仔還可能可以得到喪失工作能力的補償,現行做法是根據醫療報告判斷失去工作能力的百份比、每月收入、年齡幾項因素以計算補償金額。據報道,瑪嘉烈醫院傳染病中心分析首批10多名出院病人資料,其中2至3名康復者步速較快時會氣促,估計他們「肺功能受損未至於一半,但都有二至三成」,未能如常做運動,甚至不能做回以往的工作。這說明康復後打工仔的體能或許會變差,生計受影響,因工作染病的打工仔理應獲得相應的補償。

▊三) 前車可鑑:沙士也立了例,說明可行性

有的打工仔可能會疑惑,職業病不是指某些特定工作導致的特定病患嗎?患上傳染病可以算是職業病嗎?事實上, 職業病類別有不少是傳染病。與新冠肺炎非常相近的沙士,在2005年也被政府列為職業病,這說明新冠肺炎列入職業病也不是天馬行空的幻想。可是,政府當年的做法備受批評,多年過去,政府應該吸取教訓,在這次的疫情中改善。

當時政府受到的批評,其一是做得太遲,沙士是在2003年爆發,政府卻在2005年才立例,法例不具追溯效力,可能導致當時受影響的打工仔無法追討《僱員補償條例》下的工傷補償。其二,受保障的工種過於狹窄。在列入SARS為例須補償職業病時,適用行業僅設定為醫療及護理界僱員、醫療研究工作者及實驗室工作人員、病理學家、驗屍工作人員或殯儀服務工作人員等。然而,新冠病毒傳播力如此強,因工作染病的打工仔何止這幾種工作呢?上文便已指出,空中服務員、外傭、司機、收銀員等都很大可能是因工作而染病,基本上,所有與人接觸的行業都成為了高危行業。

現時台灣已率先立例,根據身心障礙程度,讓受感染的醫護、清潔工獲35萬元新台幣(約9.1萬港元)至1,000萬元新台幣(約260萬港元)不等的賠償。本港有的保險公司也十分關注前線清潔工安危,為他們推出免投保的賠償,只要是全職清潔工,一旦患上新冠肺炎,即使事前沒有投保,也可以得到1.5至3萬元的賠償。

不同界別的人士及團體都已多番要求政府保障打工仔,將新冠肺炎列為職業病,包括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醫學界議員 陳沛然醫生議員,民間團體「勞工組」亦開展了聯署行動,獲多個工會、團體及個人聯署支持。
──
本會在此向政府提出嚴正要求:

▊▊1️⃣ 把新型肺炎即時納入例須補償範圍

不可拖延,不要SARS翻版!以免因法例不具追溯效力,而無法針對疫症可能造成的職業災害及時給予適當保障。

▊▊2️⃣ 補償應適用於所有行業

單單保障醫療及護理人員並不足夠,不少行業如清潔工、保安員、飲食及酒店業僱員等,日常工作亦須涉及抗疫前線的實務運作。只要符合工作期間染病的定義,僱員就應當獲得補償!

不為染病者設立指定職業之限制,即是適用於所有行業,只要符合工作期間染病的定義便適用。

▊▊3️⃣ 將「訂明期間」定為2個月

職業病的賠償會對僱員從事該工作的期間作出規定,意思是,假如工人在確診前兩個月內,因從事某工作而在該工作期間染病,則該僱主需為該傷病作出賠償。

按專家意見,新冠肺炎的潛伏期最長可達24天,故政府應將「訂明期間」定為兩個月。在列入SARS為例須補償職業病時,處方認為SARS的潛伏期不超過 14 天,並將訂明期間定為潛伏期的兩倍,即 1 個月。本會認為,按照中央專家組鍾南山醫生為首的團隊提供的資料,新冠肺炎的潛伏期最長可達24天,故政府應將訂明期間定為兩個月,才能適切保障僱員。
──
促請政府把新冠肺炎納入為例須補償職業病
https://bit.ly/2UkzzbV
──
戴好口罩 刻不容緩
http://bit.ly/wearmask123

消委會全城防疫懶人包
口罩、洗手液、酒精搓手液鑑定報告
http://bit.ly/choiceofmasks

#新型冠狀病毒 #新冠肺炎 #武漢肺炎
#僱員補償條例 #職業病
#保障僱員安全健康係僱主責任
#修訂例須補償職業病範圍係政府責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