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幹事手記】生命結束的26小時:見再多也不習慣

轉自:工業傷亡權益會

「雖然我和我的同事見得多生死,但我們並沒有習慣生死。每一個生命之於每一個人都同樣重要。」

※    ※    ※

近日處理一宗工業意外,遺下年輕的妻子和只有半歲大的兒子。我和我的同事一如以往地奔走於醫院、地盤和殮房。家屬需要強逼自己面對失去摯親的事實,匆匆看過遺體,未及細想道別的說話,就眼看遺體送上黑箱車,永遠無法觸摸尚有點點餘溫的身體。然後一整個無眠的晚上。第二天一早,家屬到達冰冷且充斥陣陣屍臭味的殮房,進行認領遺體手續,然後去殯儀公司傾談招魂和殮葬事宜。到了中午,家屬強逼自己吃一點點東西使自己能撐下去,再到地盤與僱主商討恩恤安排。看着出事的地方,家屬狠狠地叫喊着:「回來啦,回家吧!」

這一共是26個小時。

一個生命,在出事的幾個小時便這樣匆匆完結。一個生命的完結,在這26個小時便殘忍地要家屬接受。

※    ※    ※

十一年前,我大學畢業不久,便入職 #工業傷亡權益會。處理工業意外遺屬個案時,看着資深同事梁金愛安慰家屬,只能默默站在一旁或偷偷抹眼睙。跟着當時的總幹事陳錦康出席會議,商討恩恤安排,時有雙方唇槍舌劍擦槍走火場面。

縱使年輕,未必經歴過生離死別,但家屬的痛我又怎會不明白。年輕的我也曾試過不小心在家屬面前流了眼睙,反而得到家屬的安慰。那刻的心靈互通,真切的感受,讓我的工作更添意義。

五年前摯愛的母親離世。這經歴把我與意外遺屬拉得更近,我更能理解他們失去摯親那種痛不欲生。陪伴着工傷家屬,安慰着家屬,提點着家屬,希望家屬化悲痛為思念,就當作摯親仍在身邊一樣生活。其實在協助家屬的同時,我也在救贖自己。

四年前成為人母。這角色讓我更深刻明白帶着年幼子女的太太,在丈夫突然離世時,那種像世界末日一樣的崩潰和無助。而我更明白稚子無辜,成人很容易因為自己的情緒深遠地影響孩子的成長。我喜歡將自己看過的育兒書籍和學習過的育兒方法分享給各家屬,希望為他們帶來啟發。

一年前總幹事 #陳錦康 先生突然撒手人寰。接手陳先生的工作後,在處理嚴重工業意外和政策倡議的議題上,我比以前走得更前,角色更重。幸得工傷權益會多年訓練和陳先生的祝福,我以一顆強大的心勇敢前行,得到各方的幫助,這必然是陳先生36年耕耘得來的成果。

雖然我和我的同事見得多生死,但我們並沒有習慣生死。每一個生命之於每一個人都同樣重要。

24年來我們一直爭取成立「#工殤紀念日」、「豎立 #工殤紀念碑」,正正是為了帶出尊重生命,做好職安的信息。

文:#蕭倩文(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