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地支援處處漏洞】 ——保安清潔工人回應抗疫支援措施

轉自: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

武漢肺炎肆虐全港,除了嚴重威脅市民健康,也直接影響了基層工人的生計。物業管理及保安人員,每天需要面對及接觸人群,不乏確診病人曾經逗留甚至居住的地方;清潔工人每天消毒清潔及處理大量垃圾,更加面對巨大的病毒感染風險。他們作為社區防疫前線,卻往往沒有獲發足夠防護裝備。與此同時,大量康樂場館及會所受疫情影響而臨時關閉,從事這些物業的日薪制工人,更將迎來手停口停的困局。

政府於2020年2月24日公佈「物業管理業界抗疫支援計劃」(下稱「計劃」),向私人住宅和綜合用途樓宇的保安及清潔工人提供財政支援。但「計劃」推出逾月,我們卻收到大量工人查詢及求助,發現「計劃」中許多不完善的問題。4月8日,政府公佈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的支援措施,但卻未有考慮修補第一輪措施的漏洞,令人失望。以下將逐點列出我們發現的問題,最後提供幾點改善建議,期望政府能夠修訂措施,真正幫助到有需要的基層工人。

現況問題分析
一、職安健保障不足
目前前線保安及清潔人員,並未獲發足夠防護裝備。即使是政府外判清潔工人,也僅僅獲發每日一個懲教署製作的口罩。根據工會了解,絕大部份政府外判清潔承辦商,均以未能購入為由拒絕向清潔工人提供口罩。至於政府外判保安員,更加沒有獲發任何口罩,反而須要自備口罩工作。同樣,普遍私人服務外判員工,也面對防護裝備不足的問題。由於裝備不足,前線保安及清潔人員每天面對切實的健康風險,甚至可能導致社區傳播。近月新聞報導,甚至揭發部份確診病人遲遲未能送院診治,需要留在家中候醫。種種情況,令前線保安及清潔人員的蒙受極大健康風險。但是,武漢肺炎至今未納入職業病,即使前線工人不幸在工作期間受感染,可能也會因為難以証明為工傷,因此無法得到工傷補償。雖然政府已表示會考慮修例,但卻未回應物業管理前線員工是否在保障範圍。單單發放「抗疫辛勞津貼」及「抗疫清潔補貼」,顯然未能對症下藥。

二、津貼範圍狹窄
「計劃」津貼範圍僅包括私人住宅和商住兩用物業,加上資助金額只計算每住宅用途的樓宇,造成大量前線保安及清潔人員未能受惠。事實上,雖然疫情期間不少娛樂場所均告停業,而且部份僱主已安排僱員在家工作,但依然有大量市民需要如常往返工商業大廈工作,如常往商場購買生活必需品。在這些地方工作的保安及清潔人員,感染風險未必比住宅大廈為低。站在抗疫最前線的醫院外判清潔工,也同樣無法受惠。

三、津貼名額不足
「計劃」津貼名額的計算方法,是每幢大廈6名保安及清潔員工。目前大型屋苑的每幢大廈,通常已包括一名「座頭」及一名「巡樓」。如是行三更制保安,則「座頭」及「巡樓」已達6名,還未計算駐守「外圍」及中央控制室的人員。6個名額尚且無法應付保安人數,再加上清潔員工的數目,名額短缺的情況就更加嚴重。

四、無法公平分配
如上所述,由於名額不足,該筆津貼肯定難以公平分配。雖然物業管理業監管局呼籲申請人「以包容、公平為原則」發放津貼,但由於發放方式由業主組織或物業管理公司全權決定,屆時難免出現分配不公的爭拗,最後成為管理層操作「親疏有別」的獎懲工具。除了兼職及提早離職的員工容易被忽略,平常拒絕加班、不奉承上司、敢於捍衛權益的員工,也可能被僱主篩走。同時,由於申請人以物業管理公司為主,而不少物業管理公司往往會再將清潔服務外判,津貼發放會否先保安後清潔,也是令人憂慮的問題。

五、員工無主動權
如上所述,由於津貼名額不足,發放問題易生爭拗。對於物業管理公司的管理層來說,申請津貼於己無益,卻要處理一堆行政工作,以及可能引發的員工爭拗,很可能乾脆選擇不申請。如果物業管理公司無意申請,旗下的保安及清潔員工便申請無門。即使前線員工想利用辛勞津貼,填補自購口罩的支出,也沒有任何辦法。

六、自僱工人不受惠
香港有部份單幢式舊樓(俗稱三無大廈),沒有設立任何形式的居民組織,而且沒有聘用物業管理公司,但依然會有清潔工人負責清理垃圾,以自僱形式向業主收取清潔費。這類自僱清潔工人形式上如同小型清潔承辦商,但實際收入與基層清潔工人同樣微薄,而且沒有包括工傷補償等等勞工保障。由於「計劃」的申請資格為業主組織及物業管理公司,自僱清潔工人也是申請無門。

七、沒考慮日薪制
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大量康樂場館及會所需要臨時關閉。從事這些物業的保安及清潔員工,僱主可能會與他們協議減薪或放取無薪假。至於日薪制員工,由於薪酬綁定工作日數,僱主更加振振有辭拒絕支薪。這些日薪制工人,很可能面對數個月無收入的情況,嚴重影響生計,是最需要政府支援的一群基層工人。可惜,「計劃」發放津貼的對象,僅為2月至5月有工作的保安及清潔人員。最需要財政支援的人,偏偏完全無法受惠。

建議改善措施:
甲、加強職安健保障
一、確保口罩供應
鑑於有為數不少的新增個案均來自家居隔離人士,衛生署反而遲遲不更新隔離人士居所名單,導致前線人員暴露於無型的危機之中。政府須盡快確保防護裝備供應,透過全球採購,以合適價格轉售予物業管理及清潔公司,並指明必須將政府轉售的口罩、保護衣、手套、眼罩全部向員工發放。同時,政府應督促僱主,如未能提供足夠防護裝備(每個口罩只能用4小時,疫症期間大廈亦須備存足夠保護衣、手套、眼罩及消毒物料,慎防大廈發現確診後有足夠物資應付),須容許僱員實報實銷購買有關支出。假如僱主未能提供足夠防護裝備,又拒絕僱員實報實銷,政府必須加強執法,控告僱主違反《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

二、武漢肺炎納入職業病
我們重申政府必須盡快將「2019冠狀病毒病」納入《僱員補償條例》附表2及《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附表2的職業病範圍。2005年政府將SARS列作職業病類別時,並未將清潔工及保安員納入為受保障的行業。相對於SARS,「2019冠狀病毒病」的傳播能力更強。前線清潔工及保安員,涉及抗疫前線的實務運作,包括處理垃圾、消毒環境、圍封現場、處理被檢疫人員等,我們認為絕對有需要將職業病的受保障行業擴展到免卻他需要證明自己因從事受僱工作而致病,加快申索補償程序。

三、確診病人須立即隔離
近月新聞報導,由於床位有限,部份確診病人遲遲未能送院診治,需要留在家中等待。我們認為,政府這種做法非常惡劣。香港居住環境狹窄,確診病人留在家中候醫,將嚴重危害同住親友及鄰居的身體健康。一般住宅的前線保安及清潔人員,也沒有適合的培訓及裝備,能夠為確診病人的住所提供物業管理及清潔服務。我們強烈要求政府,即使未能將確診病人立即送到醫院,也應該馬上送到檢疫中心隔離候醫。

乙、完善「抗疫支援計劃」
四、延長申請期限
目前「計劃」的申請期限為2020年4月15日,鑑於「計劃」安排出現諸多問題,政府應該延長申請期限至少三個月,給申請人與員工解決包括津貼範圍、津貼名額、如何分配等等爭議。

五、放寬津貼範圍及名額
將合資格物業及申領對象擴展到所有保安及清潔員工,而且不限名額,確保人人受惠。同時,將申請資格擴展到自僱清潔工人,並且從寬處理工作証明。

六、容許僱員申請
在業主組織及物業管理公司的申請期限過後,容許保安及清潔員工直接自行申請「抗疫辛勞津貼」。只要能夠出示2月至5月的在職記錄,包括保安人員許可證、強積金供款紀錄、僱主證明或糧單等文件,而且沒有透過業主組織及物業管理公司在所屬崗位領取津貼,即發放津貼到該僱員的銀行戶口。

丙、加強失業支援
七、設立緊急失業救濟金
政府應盡快設立緊急失業救濟金,協助受疫情影響而被迫停工或失業的基層工人渡過難關。由於保安及清潔工人已屬低薪行業,我們認為援助金額不應少於往日正常工資的八成,援助期限應相當於受疫情影響而被迫停工或失業的時間。

八、增設基層工作職位
政府4月8日公佈,未來兩年會在公私營界別,創造三萬個總值60億元的有時限職位。我們認為,上述有時限職位應該以基層工作崗位為主,同時特別考慮清潔及保安的行業需要。近月受疫情影響,前線清潔工人壓力大增。政府可以設立基金,增加人手處理醫療廢物,並且加強社區防疫。同時,保安工人的長工時已為人垢病多年,目前兩更制保安員每週工時長達72小時。政府可以撥款予物業管理業監管局,鼓勵僱主在人工不變下,將兩更制保安轉變為三更制。這個安排既可創造職位,也可縮短工時,移風易俗。

2020年4月10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