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節無法遊行去追討 跨行工友互助「㷫」祝勞動節

文:落草

五一勞動節的午膳時間,勞工組和mos burger的工傷工友阿wing到達mos burger的康怡分店,抗議該跨國企業暪報工傷、欺壓工人。

阿wing指去年三月入職mos burger的康怡分店,試用期間獲指派為該分店的副店長。及至四月,,有一天她臨收工因清理牛扒爐時滑倒受傷,當日她自己直接去了急症室。次日她向分區經理查問,分區經理說由於她未過試用期,沒有工傷假,更嬉皮笑臉叫她自己報工傷。後來,到六月,她試用期差不多到期時,她在醫院收到分區經理whatsapp,說公司已將她解僱,及後,到八月她公司人事部又問她為何無出勤紀錄。阿wing感到公司十分混亂和無理,令人無所適從。

公司告知她解僱時,阿wing已獲判工傷,而且她的手已受到永久傷害,且因爭取過程中情緒困擾而再度受傷。根據法例,工傷期間解僱乃非法行為。阿wing感到十分不公平,於是找民間團體勞工組的協助。勞工組是一個由各行業工友組成的小組織,乃因有感於勞工處和勞資審裁處經常無法協助工人爭取權益,故會鼓勵工友親自去公司做行動,透過自己的力量去追討。在去年的八月,勞工處已有和阿wing一起去公司總部抗議。

公司一直沒有和阿wing溝通,在知道她有去勞資審裁處申請索償後,便叫保險公司和她「私了」,並只願賠償五千元,更要求她不可以在媒體曝光事件。

不滿公司無企業責任 深感指出問題反被指責
阿wing除了不滿公司無理解僱,暪報工傷剝削員工之外,更對於公司其他有失企業責任的行為非常不滿。她指公司經常倡議健康食材,時常做推廣,但,時常會把推廣期間賣不完而並無過期的食材,當垃圾丟掉。

她在任期間,曾見到三日內分店丟了超過一千個面包。她感到震驚而詢問主管,經理指食物過期。「但我每日做stocking,我知道產品幾號過期,所以是騙我的…真的很浪費。」阿wing結連在工傷時的經驗,深深不忿,感到為何見到有問題而指出問題的人,反而被指是有問題、搞事的人。

深感現有勞工法例無能 造就無良僱主
來到聲援的快馬工友組(由速遞工友組成)的阿輝指出,勞工處是十分無用,幫不到工友,因此才往往需要自己親身做行動追討無良僱主。

勞工組成員阿英強烈指出,有僱員工傷而僱主十四日內不報工傷屬違法;僱員工傷期間被解僱是違法;解僱而無代通知金亦是犯法。可是,即使這間公司已經犯了這麼多法,工友要循正常途徑追討仍是十分痛苦,並且時間上也會拖很長。「老闆往往叫僱員有事找勞工處,因為明知勞工處幫不到你嘛!」他更指出,勞資審裁處要排期無了期,僱員可能要到區域法院的層次才有機會追討到,但這就意味僱員可能要自費法律訴訟。阿英指出,這種制度明顯是助長無良僱住。

控訴五一遊行遭打壓 呼籲各階層工友維護自身權益
追討期間,還一直見到mos burger的排隊人龍,做直播的勞工組成員阿花不斷大聲呼籲人們去食黃店不要光顧有工傷不報的無良僱主,並指無良僱主往往也因顧客支持就繼續肆意妄為。勞工組阿英則發言表示,了解康怡這一帶都不是基層勞工,但涉事的阿wing其實也非基層勞工而是一位副店長。副店長也會因為公司不重視勞工權益而遭此對待,因此,阿英呼籲人人都應站出來維護自己權益。阿wing指出,什麼員工都可能受傷,所以大家要維護自己權益。

阿英進一步指出,勞動節遭政府打壓不能遊行,所以選擇今天做行動,一齊撐打工仔和呼籲大家杯葛無良企業。勞工組另一成員區刀也指出,該組成員人人都受過僱主欺壓,呼籲大家要為自己站出來。他說,站出來做些事的方法,不只是「選個區議員出來做死佢」,也要為自己爭取。他指工傷不單肢體受傷,情緒也會很受困擾,很需要其他人的支持。至於如何支持,區說,第一是認識自己的勞工權益,第二是遇上不公平就要發聲。他也呼籲當地居民和正在上班的工友收取單張,雖然希望不會發生,但日後萬一有事時,都了解相關權益。

阿wing也作出她沉重的五一勞動節呼籲:「到底自己和自己的身體,為公司付出左幾多?而公司又是否真的合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