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草媒採訪隊系列二:採訪深水埗五一街站 建造業員工皆對政府有所不滿

五一草媒採訪隊 系列二:

採訪深水埗五一街站 建造業員工皆對政府有所不滿

訪問: 玫瑰、小江(第十一屆草根媒體實習計劃學員)

協力: 善怡(第十一屆草根媒體實習計劃伙伴)
photo_2020-05-01_23-58-38

今天是五一勞動節,職工盟曾申請五一勞動節遊行,卻未獲警方批出不反對通知書,遂轉戰各地區,設立五十八個街站,宣傳工會,在派發防疫物資之餘亦回答與防疫抗疫基金相關的問題。我們到了建築地盤職工總會在深水埗黃金商場外的街站,街站的工會成員指出,勞工問題源自於制度問題,加上官商勾結現象,令他們決定要站出來抗爭:一方面對抗地盤無良判頭為投標壓低工人工資,同時期望改革不公平制度,例如懲罰拖糧無良老闆、設立[集體談判權]及[罷工權]。

我們亦和路過街站的工友聊天,以了解他們在疫情期間的工作情況,以及對防疫抗疫基金的看法。我們共訪問了四位工友。

紮鐵大工只能打散工 建造業防疫抗疫基金攞唔到?

曾先生是中年人士,出身於建造業訓練局,近一年卻只能以打散工維生,從事跟車等工作。曾先生之前任職紮鐵工人,有6至7年經驗,持有紮鐵註冊熟練技工資格(俗稱大工)。他指這行業的薪金是海鮮價,在市道好時,他日薪可達2,300元,後來市道不好時則降至1,600元左右,近一年因為整體工程數量減少,而他老闆是小公司,接不到工作,因此未能安排他開工,他唯有暫時打散工。

問及防疫抗疫基金對他的幫助時,因為散工並不符合領取基金的資格,而他已有約一年沒有在地盤工作,因此認為自己大概不合資格領取建造業防疫抗疫基金。後來曾先生向工會街站了解如何申請防疫抗疫基金,得知申請人必須為註冊建造業工人,並於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2月19日內在總承建商有提交出勤紀錄才符合領取資格,所以他亦只能嘗試申請,最後能否領取仍是未知之數。

photo_2020-05-02_00-00-40

曾先生的手和工會單張

「我做咗6﹑7年,好多樓我都有份起架,香港政府都係做唔到野架喇,靠政府都係死,不如靠自己啦,我有手有腳唔會餓死嘅。」當提及工會向政府爭取失業援助金時,他說自己對此有所聽聞,但並未了解詳情。我們向他簡介了職工盟提議設立的失業援助金方案,免入息資產審查,發放期為六個月,金額是正常工資的八成,以1.6萬為上限。他在了解後表示「有就梗係好啦。」

李先生: 已達退休年齡仍未退休 望全民退休保障盡快落實

李先生任職園藝工人,常進入地盤和新樓盤做園藝工作,持有地盤工作證。 疫情並未對他的職業造成影響,反而園藝行業常面對人手不足的情況,皆因行業本身薪資低,而且工作環境辛苦,常需在 30多度的太陽下工作,「好多人做做吓就唔做,都係再登報請人,好難搵人入行架。」他指註冊樹藝師只負責指揮工作﹑園藝設計師可在冷氣房中舒服地工作,卻都比他們需要體力勞動的工人更高薪。

雖然他有時進出地盤工作,但因園藝並非包括在防疫抗疫基金內的工種,他也不符合資格領取建造業防疫抗疫基金。

他現年67歲,已達退休年齡,但仍未退休。他十分支持免審免查的全民退休保障方案,認為每位長者每月應領取三千多元,他說:「周永新都有詳細研究過啦。」2014年八月,周永新向政府提交的研究報告建議政府實施全民退休保障,但政府一直拒絕回應,只推出長者生活津貼。李先生認為長者生活津貼沒有幫助,因為需要資產審查,「很多香港長者在退休時都會有十多廿萬積蓄,否則也不夠生活。」現時領取高額長者生活津貼 ($ 3,585) 的資產上限是夫婦二人合計不超過港幣 235,000,其中包括強積金﹑保險和非自住物業等;而全民退休保障則無需資產審查。

何先生:經歷香港四次災難 今次政府處理最糟

何先生是水電維修註冊小型承建商,主要替物業管理公司工作。他從事目前行業約二十五年,疫情對他自己的工作沒有太大影響,但他有一位從事物業管理的朋友在三個星期前開始就被迫放無薪假期,每上班兩天就需放一個星期假。

當談及防疫抗疫基金,他大罵防疫抗疫基金偏幫老闆。我們翻查資料,除了旅行社員工﹑的士及小巴司機﹑學校興趣班導師﹑註冊體育教練(註1)﹑建造業工人﹑保安﹑清潔工人(註2)及具有強積金戶口的自僱人士每人可獲特定津貼金額外,其他行業都只有老闆獲發放防疫抗疫基金,員工則只能任由老闆安排。他又以為只有受疫情影響而失業的人才可領取防疫抗疫基金,在街站了解後才知道自己也可能合資格。

photo_2020-05-02_00-02-10

何生也概歎說:「我都經歷過香港四次災難(97金融風暴﹑03沙士﹑08雷曼事件和本年的武漢肺災)」今次卻令他最憤怒,認為汲取零三年沙士教訓後,醫護早於一月底已建議政府封關,「已經有專業人士俾晒意見又唔去做。」

當我們問及何先生是否支持把武漢肺炎列入職業病時,他說當然支持;早前多個工會包括職工盟﹑工業傷亡權益會﹑早前發起罷工的醫管局員工陣線等多個團體亦有向政府爭取把武漢肺炎列入職業病,但他擔心若爭取成功,會被工聯會搶作是他們的功勞。

黃小姐:有年輕地盤工人下班時被盤問 望工會能為年輕人發聲

黃小姐在地盤任職安全督導員約5年,今次疫情對她任職的地盤並沒有太大影響,因為地盤本身需要趕工以符合工程進度。

問及防疫抗疫基金她能否受惠,她指已領取第一輪防疫抗疫基金$1,500,認為可用作幫補早前買口罩開工的開支。因為早前連公司也說買不到口罩,她們要進入地盤工作必須自備口罩,「有口罩才有工開」。她任安全督導員的職責亦包括要求工友在開工時戴上安全帽﹑帽繩及口罩。

photo_2020-05-02_00-03-20

她持有平安卡及工人註冊證,早前有工友whatsapp 告知她今日在深水埗會有建築地盤職工總會街站,因此她今日專程到街站登記加入工會,還希望成為義工。她期望工會能為年輕人發聲,因為有一次下班時看見有幾個年輕地盤工人下班時因為持有安全帽而被警察盤問,「俾差佬蝦冇人出頭,唔知可以搵邊個求助,若有年輕人被捕,工會可以支援及引路。」

—————

註1 但有體育教練擔心未能取資助,詳可參考以下報導:

防疫抗疫基金︳工會:體育教練經中介到學校機構教班憂無法取資助 – 香港01

https://bit.ly/35qO4yz

註2 有保安清潔工會指很多工友未能取資助,詳可參考以下報導:

【離地支援處處漏洞】 ——保安清潔工人回應抗疫支援措施 – 草根.行動.媒體

https://bit.ly/3f7yvAl

===================

[草根.行動.媒體]

網頁: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assmediactio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actionofgrassmedia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