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草媒採訪隊系列三:新冠肺炎納入職業病?疫情下香港各行各業

五一草媒採訪隊 系列三:

新冠肺炎納入職業病?疫情下香港各行各業

文:堯朗 (第十一屆草根媒體實習計劃學員)

協力: 牛、以諾(第十一屆草根媒體實習計劃伙伴)

2487e2c7-c7d4-42fb-9c8f-15c9408be040

2020年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在疫情嚴重打擊下,香港各行各業都受到影響. 特區政府推出兩輪防疫抗疫基金和一次共1200億元的紓困措施。但實際上對不同行業的受惠情況各異。另外,多個勞工組織如工業傷亡權益會、職工聯盟、醫管局員工陣線及醫院管理局職工總會,更有90個團體參與聯署倡議將新冠肺炎納入職業病。

工傷?職業病?

勞工組織持三個原因將新冠病毒應納入職業病:

第一. 新冠肺炎被世衛定性為全球大流行,但手停口停的打工仔卻為了維持社會運作和生活而工作,因此工作期間染病後果不應由打工仔獨自承受。

第二,新冠肺炎列入職業病後打工仔才能得到更合理補償。

政府(勞福局局長網誌)指感染新冠肺炎的打工仔可以引用《僱員補償條例》第36條向僱主追討。但新冠肺炎尚未列入職業病,如果以工傷的角度出發追討賠償,打工仔難以證明是因工作而受傷。

其中, 工傷指僱員若在受僱工作期間因工遭遇意外以致受傷或死亡,即使僱員在意外發生時可能犯錯或疏忽,僱主在一般情況下仍須負起《僱員補償條例》下的補償責任。而職業病則代表僱員在緊接喪失工作能力前的訂明期間內,受僱從事某類工作,並因該工作的性質引致患上《僱員補償條例》附表2指明的職業病,僱員便可獲得與意外工傷同樣的補償. 

由於只需要在訂明期間患上職業病,同時符合其行業、工業和生產程序性質便可申請職業病索償,所以索償職業病補償比索償工傷更容易.

第三,沙士先例說明了可行性。雖然沙士為職業病的訂明期間只有一個月,但只要受雇於從事緊密和經常接觸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病源的職業,便可申請職業性索償。證明政府可將傳染病列為職業病。

 

為何要將新冠肺炎納入職業病?

有見及此,勞工組織倡議

第一,把新型肺炎即時納入例須補償範圍,2003年沙士爆發,但至2005年沙士才被納入職業病,在沒有追溯期情況下,患者無法得到應有權益保障。

第二, 補償應適用於所有行業, 抗疫前線的實務運作不單是醫療及護理人員, 不少行業如清潔工、保安員… 都付出不少. 因此染病者不應如沙士一樣設立職業限制。

第三, 將「訂明期間」定為2個月, 按照中央專家組鍾南山醫生為首的團隊提供的資料,新冠肺炎的潛伏期最長可達24天,故政府應將訂明期間定為兩個月,才能適切保障僱員。

 

政府:列為職業病後不一定能保障勞工

但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於4月19日發表網誌表示,截至4月18日, 1024宗確診個案中,社區感染個案佔絕大多數,只有一宗涉及醫護人員在工作期間受感染,唯局長網誌強調「確實感染途徑仍未證實。」

,他又指2003年沙士中,感染沙士的醫護人員比例遠高於一般人口,而勞工處處理的415宗就沙士提出的僱員補償申索中,為醫護人員佔380宗,認為新冠病毒有否被列為職業病,並非獲保障的必要條件。政府對建議淡然置之,到底雇員在疫症下的需要有否被滿足?

 

行行有本難念的經

任職運輸倉務的阿強表示,疫情之下有同事被減薪10%,而他也被要求放無薪假期。雇主在工作時之有提供洗手液,「規定員工佩戴口罩但無提供口罩」。而且儘管僱主有在工作前量度體溫,但由於新冠肺炎疫情長潛伏期(本港為例,曾經出現完成14天點擊後回到社區才確診的超長潛伏期個案,患者是一名確診者的女兒,潛伏期長達21日。),故認為「不足夠」,他認為自己工作有機會患上新冠肺炎,原因是來自不同地方的貨物,「都有機會帶菌,而我地唔知」,而且新冠肺炎具高傳染性。針對將新冠肺炎納入職業病,阿強認為會對員工保障更高。而且當員工明白患病後會有保障後,便可令員工更安心工作。

老人院護理員吳小姐表示其工作有高風險患上新冠肺炎,尤其院友(老人院友)因病進出醫院(新冠肺炎高危地方)後,雖然需要房間隔離14日,但院友未有被安排正式隔離。被問到是否於單人房隔離,吳小姐表示「其實唔會係單人房,純綷有個簾隔」由於空間不足,吳小姐坦言「其實冇分別,我哋(姑娘)平時都要接觸佢哋」,她認為「隔離是對工作者完全冇幫助。」

她指出安老院受到衛生署、社署監管,為護理員提供口罩、保護衣等防疫用品,認為保障達標。而且除了進出醫院後要隔離14天,院友離開院舍後也需要隔離七天。但疫情對行業的衝擊除雇員健康外,疫情期間安老院暫停家屬探訪,雖然避免與其他人接觸,但護理員工作量增加,例如安排面診代替醫院覆診。而且病人家屬對急症室或醫院的高戒備,也為護理員帶來難題。若然院友健康出現問題,家屬會因認為醫院更危險,而拒絕前往急症室求診,但若然院友於安老院出現健康問題但並沒有送去醫院,安老院也需要負上責任,她認為安排責任含糊不清。

她又對將新冠肺炎納入職業病表示支持,但對立法機會不感樂觀,認為新冠肺炎屬於傳染病,而安老院護理員面對不少其他傳染病,「若然新冠肺炎是工傷(職業病),咁其他傳染病都係工傷(職業病)。」她表示除非簽雇傭條約時列明在工作期間受感染會得到賠償,否則索償程序困難。

任職工程檢測的胡先生表示疫情下不少工程都被推遲,例如要檢測的建築物出現感染個案,檢測工程便被推遲。他又指公司要求僱員放儲下的有薪/無薪假期,但沒有要求員工減薪。問及將新冠肺炎納入職業病,他認為難以分辦/追蹤有關感染源自工作抑或個人時間,但認為若感染源自工作,應將新冠病毒納入職業病,所覆蓋行業應該涵括全部工種。

根據保險業聯會於日前發出「就有關新型冠狀病毒的回應」,提出雇員申請工傷注意事項。例如在家工作受傷,對勞保保障範圍下,雇員需要證明該受傷與其工作有關,而在普通法損害賠償中,雇員則要證明意外由雇主疏忽引致才可獲得賠償。例如公司沒提供口罩予在家工作員工,根據《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僱主需為僱員在工作地點,提供安全及健康的保障,但條例並沒有清楚列明雇主責任。國際專業保險諮詢協會會長羅少雄認為政府應盡快透過聲明或修例處理。可以減少追討補償時的爭議。

胡先生指出其公司為註冊工人提供$6000至$7000的津貼。綜合香港機電業工會聯合會資料,於首輪措施當中,政府已透過建造業議會向逾20萬名工友提供一筆過$1,500元資助,補助相關人士添置防疫裝備。後來政府針對擁有建造業工人註冊證未但能成功申請首輪資助的註冊工人,資助每人港幣1,000元。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資助進一步擴闊支援對象,並將津貼金額提高至7,500元,曾申請$1,000或$1,500資助者亦可重複申請,他表示抗疫基金至今仍未到手。被問到金額足夠與否,他表示取決於個人開支程度。

 

五一勞動節與勞工訴求

在疫症下,雇員都希望可以從政府安排或雇主保障下得到更多保障,他們都明白判斷感染新冠肺炎源自工作的難處,但依然希望政府將疫情納入職業病,以保障打工仔權益。香港政府在吸取2003年沙士疫情經驗後,對付今次新冠疫情有否變得更得心應手?國際勞動節紀念1886年,勞工成功爭取8小時工作制, 到底100多年後的今天,政府對勞工權益原地踏步還是與時並進?

===================

[草根.行動.媒體]

網頁: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assmediactio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actionofgrassmedi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