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環外判制連接了政府的老人政策下的怪獸

轉自:程展緯FB
現時全港約有56萬老人領取老人生活津貼約$3585元,然而這津貼除了有資產上限的規定外,還有附加的是長者每月收入上限為7,970元(夫婦13050元)。這7970元的上限究竟塑造了一個怎樣的老人在職勞動市場呢?

把大政策連接到社區觀察:

先前分享過某區食環清潔工超過一半人是6O歲以上,三份一人是65歲以上,這大批社區中將進入或正在這長生津大政策影響下的老人家在職場中處境是怎樣?自主經濟的空間有多少?

首先,每月$797O元的入息上限限制了他們選工的可能。$3580津貼不足生活,市面上的工還有什麽是797O元以下的呢?他們衹可能選一些短時工作或以散工形式加入職場,有些倒樓工作是上午三小時晚上三小時,中間不計鐘。這種剪碎時段工作如果在正常的勞動市場多難請人是可想像的,但這56萬人就可填補。

他們根本就沒有一個公平的勞動市埸競爭力,相反社會上就着這56萬人因這制變而來的局限生產出/維持了不少不合理的工作崗位……政府現時外判清潔工作正好吸納這些「老人人力資源」,工作艱苦及行業長期沒有發展,經驗不會被重視而增加薪酬,這些工根本吸引不到其他人加入而成為一種消極的工種,營運為滿足合約人數而提供了相對彈性的工作時段及散工制度(雞頭制)。

彈性工作時段:
有些區容許這些清潔工衹返夠七千元就放假,這彈性處理對那些取長生津的人來說很是吸引。這種少有的配合,使他們也安於這種職場不理想的工作環境。

有工友長生津+被限額清潔人工後還是想多賺點錢,他們就去執紙皮跣入另一個更不被保障的工作環境。

散工制度(雞頭制):
如果沒有先前的彈性制,外判公司不易請足人,而就算有彈性制,大量員工的無薪假也須散工填補,散工制度下工人的每天工資雖然比長工高,但是卻沒有任何保障。你可想像喜歡你就叫你返,你有投訴就不找你……日常職場的權力就更加不均。
大部份清潔工都是原區街坊,可省點車費,如果得罪了雞頭,這區都不會有運行。現時不同區散工(雞頭制)的比例也有不同,我估計食環大約一半人是由雞頭聘用的。聽說東涌食環外判制曾經是全部都是雞頭聘請回來,有興趣研究外判制和雞頭制的朋友可能應看看那區。

老人就業本是經濟及退休制度不善的結果,我們當然要繼續爭取全民退休保障,但退一步去看現時老人在職場遇到的困境,我建議長生津的入息上限應調到20000元,在以往勞工團體長年努力爭取後,最近食環的外判清潔工快到46至50元時薪,如果政府其他的老人政策不變,這些成果對不少老人來說是享受不到的。

老人的工作比其他人更艱難的困境不是在於他們自身能力,而是不同制度對他們附加的緊箍咒。食環的清潔外判制制度環境長期欠缺改變動力,就是這外判制連結了不完善的老人政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