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生意增反借改制減薪 deliveroo罷工抗衡僵持五天

[草根.行動.媒體]特約報導/文:胡加怡

近月由於疫情關係,外賣需求極大,各大外賣平台皆因而收入大增。疫情中一片老闆叫員工共渡時艱的風氣不絕,即使因疫情而商機大增的外賣平台也不例外。繼早前爆出富臨變相解僱拖欠遣散費後,最大外賣平台之一的戶戶送(deliveroo)的員工指其改制變取消最低收入保障,於本月24日開始爆發工潮,至今日勞資未達協議議,雙方僵持中。

photo_2020-05-28_14-59-29

改制變相取消最低工資 假自僱下更迫人接單

事件成因,仍因戶戶送忽然改制。參與罷工的印度裔外送員bobby指出,舊制下,「車手」每張單最短距離最低收入為50元,「步兵」或「單車手」則為$35元,一公里路程訂單收入約$38。外送員可自行決定送接單與否。然而,新制下, 取消最低外賣收入保證,改為訂單費用再加「加乘獎金」,每周接單率低於8成,就會失去每張單基金薪酬百分之三十的「加乘獎金」,變相限制外送員不能拒絕接單,一公里訂單收入減至約$29。

至於車手與步兵為何有時會不接單,因為一張單無論上山或平路,繁忙時間與否,都是同價。可是上山與平路,勞動成本皆不同,而繁忙時間若塞車,車手也無法送更多的單。bobby也指出,懷疑最近公司有重劃車手的區域,每個區域變大了,變相每張單的路程也遠了,也就是說每個小時可接的單也少了。例如,走中環線的車手,若留在中環可以一個小時做四張單,但最近他們被要求送灣仔或上環的單,於是每個小時只能完成兩張單。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公司還要如此改制,變相若車手無法接更多單,便無法獲得加乘獎金,變相減薪。

photo_2020-05-28_14-59-30

嘆慢板一小時接一單  兩年內兩罷工反對改制  

外送員遂發起罷工抗議改制,似乎18區都有車手和步兵參與,這幾天皆每小時接一張單。同時,昨日有數百外送員於deliveroo中環擺花街的總部樓下集結罷工。雖然deliveroo向其他主流傳媒指自己有員工六千,參與工業行動的數百人只屬小數,但似乎第一天的按章工作,已令部份地區如柴灣的服務有癱瘓之象。

事實上,deliveroo外送員的工運意識,可以說是有傳承的。2018年,就曾有一次罷工。外送員指deliveroo與他們簽的合約指他們是自僱,但對於工作時間卻有種種要求。根據勞工法例,是否真自僱,還是實際上的僱傭關係,其中一個重要指標,便是工作時間是否自由選擇。可是,2018年,公司要求他們於周一至四擇日放假,周五至周日不能放假,同時更要減工時。車手收入與工時掛勾,此舉等同減薪。再者,由於香港樓高,車手外送員送貨上樓,有時耽誤時間便會吃告票,曾經公司會付告票錢,但當年公司要轉制不再付罰款。如此種種,引發車手不滿,遂罷工爭取公司負責工作時不得已帶來的告票罰款,以及清晰僱傭關係(如為自僱則不應限工作時間,如為僱傭公司應付福利和強積金)。

2018年的爭取,換來的是,外送員可以自由選擇工作時間,雖然實際工時(包括等單時間)是長於一般工人。2020年這次轉制,是公司想推翻2018年未算很理想的爭取成果,結果引發員工氣炸。工業行動兩日後,deliveroo提出在特定時間及地區,每張單增加獎金8元至15元不等,不過仍未能息眾怒。bobby指,今次不同族裔、full-time、part-time的員工都已站出來,不會輕易放棄。

photo_2020-05-28_14-59-3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