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車站大廳擬永久禁坐 捍衛公共空間抗爭再續

[草根.行動.媒體]綜合報導/文:車仔

 

剛過去的星期日(5月24日)是反國安法大遊行,也是伊斯蘭教的開齋節。每年的開齋節,印尼移民工(外傭)社群都在維多利亞公園慶祝新年。但今年的新年,他們不得不在躲避催淚彈、軍警武力威嚇中度過。而一海之隔,台灣的穆斯林移工也過了一個不一樣的新年:和當地市民一起佔領台北車站大廳。

 

台北車站的黑白格大廳,對於常去台北旅行的香港讀者一定不陌生,甚至曾親身坐在大廳地板候車或打卡。但大家可能不知道,這塊旅客、市民共同享用的空間,是當地民間長年抗爭下來的成果——而最近,它再一次受到威脅。

 

當北車大廳的日常碰上商業化

翻看車站舊照,大廳空間一直是市民生活的一部分。九十年代,每逢春節或清明節,車站都溢滿排隊買車票返鄉的打工仔女。由於候車空間容納不了龐大的返鄉勞動人口,群眾便帶了睡袋、被子、食物甚至麻將,在大廳打地鋪,通宵等候。

北車1994

攝影:洪克紀 圖片來源:聯合報系資料照

 

除了買車票,台北車站也是重要的公民示威區。1991年,中華民國法務調查局拘捕五名參與或協助獨立台灣會的學生和學者,為捍衛言論自由,全國各大學的學生發起罷課並於台北車站夜宿靜坐;2006年,反貪污、要求時任總統陳水扁倒台的大遊行後,群眾也於台北車站休息。由圖片可見,當時的北車大廳還是設有座椅的。

北車2006

攝影:陳易辰 圖片來源: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然而,2011年台北車站進行翻新工程,將一樓大廳的座椅全部拆除。台鐵官方解釋,由於座椅經常被露宿者霸佔,為避免影響車站其他旅客,故拆除座椅。有學者指出,台鐵的說法並不成立,因為和香港一樣,台灣公共座椅的設計都不利於躺臥,露宿者多出沒於大廳周邊。除了是對無家者的歧視,不少民間團體表示,此舉是為了配合台北車站的商業化發展。

 

早在2003年,公營的台鐵便打算進行私有化,遭到台鐵工會罷工反對為利潤犧牲勞工權益和民眾福祉;私有化不成,台鐵2007年為了提高車站的營業額,將二樓商場外判予知名商場集團「微風廣場」經營;來到2011年,更將一樓空間一併交給微風廣場起商店。民間團體質疑,台鐵決定拆除大廳座椅,實際上是為了趕人上樓消費。

 

 

重奪公共空間的八年抗爭

不過,沒了座椅,群眾便在開闊的黑白格大廳上席地而坐。結伴的學生、行動不便的老人、帶小朋友休息的家庭、等車的背包客、週末放假聚會的移民工人,重新奪回公共空間的使用權。沒辦法讓市民聽話地消費,台鐵選擇先向邊緣社群的移工開刀。

 

2012年的開齋節碰上印尼國慶,近萬名印尼移工在台北車站舉行慶祝活動。台鐵翌月立即以阻礙旅客為由,用紅色的封鎖線將大廳空間區隔,引發第一次移工團體「佔領大廳」的行動。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指出,移工每週只有僅一天的休息日,不可能待在平日工作的工廠宿舍和僱主家裡,而台灣人慣常的娛樂(像看電影、唱K)又有語言障礙,況且每月領著微薄薪水,他們也負擔不起額外消費。再加上移工大多都分散在不同地區或郊區工作,台北車站成了最方便、省錢的聚會場所。台鐵將大廳的公共空間圍封,實質是剝奪外勞唯一休息的空間。

北車2012

攝影:孫窮理 圖片來源:苦勞網

 

經過外勞團體的抗議,台北車站撤走了紅色封鎖線,但翌年(2013年)的開齋節後,又打算在大廳張貼告示禁止飲食和躺臥。當時網上有號召「台北車站吃喝躺」行動以示抗議,數百人來到大廳席地而坐,連同本來就在車站等車、休息的市民,一起詮釋公共空間的意義。當日(9月15日)除了吃喝躺,有民眾把電腦和懶人檯搬到大廳工作,有移工、反核團體、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在場表達訴求。到了下午,一邊廂有市政府舉辦的鐵路歷史活動,宣傳台北鐵路的發展和地理變遷;另一邊廂又有因鐵路發展而被迫遷的抗爭者,在官方的鐵道地圖上貼貼紙,講述在現代化下強拆、重建、迫遷基層社區的抗爭史。展現了席地而坐/過道暢通、官方宣傳/民間抗爭可以在大廳空間和諧共處後,台北車站的態度相應放軟,表示大家都可以在大廳辦非牟利性質的活動。

北車2013

圖片來源:自煮公民

北車20131

攝影:孫窮理 圖片來源:苦勞網

北車20132

攝影:孫窮理 圖片來源:苦勞網

 

應疫情擬永久禁坐 群眾再現一百種捍衛空間的方式

然而來到今年,這塊幾經波折的公共空間又遭到威脅。因應新冠肺炎爆發,台北車站自2月29日起推出「禁止群聚」的規定,禁止公眾於大廳席地而坐。但在本月18日,車站突然宣佈擬無限期延長規定,以防疫為由永久禁坐,引來本地民眾、移民工、無家者等一眾空間使用者的抗議。5月23日,應網上號召,近五百名民眾自發參與了一場「坐爆北車大廳」的行動。當日的行動無大台,參與者自發表達使用公共空間的方式、如何與其他使用者共處。他們有的展示抗議橫額,有的野餐、跳舞、帶小朋友玩玩具;也有聲援香港、反對港版國安法的台灣民眾和在台港人進行快閃,他們合唱「願榮光歸香港」,並高舉「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旗幟。一位接受焦點事件採訪的林同學說,自己平常也會在大廳寫作業、討論報告(香港俗稱「傾pro」),因為若每次都光顧咖啡店,對於無收入的學生來說很吃力。

北車2020

攝影:梁家瑋。圖片來源:焦點事件

 

但第二天(5月24日),大廳位置已被封鎖,由警察、台鐵員工把守,慶祝開齋節的移工只好坐在大廳外圍或其他角落。一位印尼移工Wiwin接受苦勞網採訪時表示,由於他們的薪水很少,負擔不起到車站樓上的餐廳消費,大廳成了他們可以不用花錢、在每週唯一一天假期裡與朋友消遣數小時的地方。當日下午,移工團體舉行記者會,以「空間還人民,自由還移工」為口號。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的研究員陳秀蓮指出,移工一週六天都住在僱主家或工廠宿舍,車站是休息日聚會的方便選擇。況且他們的休息時間短,大多只是週日的下午時段,並不構成阻礙。

 

除了移工,本地市民使用公共空間的權利也將被剝奪。陳秀蓮進一步表示,台北車站自委託微風廣場經營以來,已愈趨商業化。現時地下一樓也讓給誠品書店作地下街,北車內的公共空間本就所存無幾。她認為,北車不該是一個空洞的大廳,而是讓不同文化的族群都有權共同使用的空間。最後,連同一眾關注街友、殘障權益、同志的團體,移工和本地群眾一起踏入黑白格大廳並席地而坐,要求台北車站在疫情緩和後重開大廳空間。

北車20201

照片右邊的移工舉著印尼語的黃色標語:「我們需要公共空間」(Kami Butuh Ruang Publik)

攝影:張智琦。圖片來源:苦勞網

 

===================

[草根.行動.媒體]

網頁: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assmediactio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actionofgrassmedia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