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租管研究小組缺基層代表 民間調查倡重推租管保適切居所

[草根.行動.媒體]綜合報導 

 

在2004年租務管制被取消前,租金被限於市價九成之內,每兩年一次的加租幅度亦不能超過三成。縱使十幾年來民間重推租管的聲音不絕,今年年初政府推出的紓困措施中,仍然只願成立研究小組考慮實行租管的可能性。政府於4月16日成立「劏房租務管制研究工作小組」(研究小組),卻沒有基層租戶代表,只見業主會會長、前金融界高層、銀行界人士和學者,被基層團體批評立場偏頗。有見基層租戶的聲音被忽視,[民間監察政府推行租管陣線](租管陣線)日前(5月28日)公佈兩份《基層租務狀況問卷調查》結果,反映無論劏房戶抑或公眾人士,皆認為政府應該重新引入租務管制,解決租戶捱貴租、濫收水電、隨時被迫遷的問題,保障基層適切住屋權。

 

基層租戶:濫收水電、逆市加租、無租約保障

針對劏房戶的調查中,租管陣線共收集了近400份問卷。大多受訪者居住在有獨立廚廁的套房,有部份在共用廚廁的板房居住,也有些住在天台屋、太空艙、床位、閣仔等惡劣居所。當中,不少人的居住面積少於100呎。超過五成租戶的家庭月入少於二萬,但每月租金為4千至6千的受訪者也超過一半,佔開支的主要部份。租金以外,調查發現沒有監管措施下,濫收水電費的情況於不適切住房中特別嚴重,通常是一般住戶的幾倍。

 

自從政府十大紓困措施推出後,有租戶已收到業主或地產代理通知將會加租,但疫情影響下很多基層失業或停工,加租定會百上加斤,有受訪者擔心將來會因無法負擔租金而露宿街頭。雖然大部份受訪租戶已申請公屋,但近一半已輪候3至5年,更有單身輪候者已等待超過10年。租管陣線表示,由於政府數字顯示未來五年公屋落成量將會創新低,公屋輪候時間只會更長,租戶被迫忍受不適切住屋的日子只能無了期延續,且孤立無援。

 

調查亦揭示,有不少劏房業主或地產代理沒有與租戶簽訂有效租約,租戶隨時面臨迫遷。許多租戶即使有簽租約,但業主或代理沒有打上釐印,日後若遇上租務糾紛要尋求法律途徑,該租約將不被法庭承認。事實上,因為基層找屋難,又時刻被迫遷,有瓦遮頭已算好,不少租戶根本不清楚承租人身份,租戶權益無從保障。

 

公眾明白基層住屋惡劣 認為現行政策無法解決

至於針對公眾人士的調查中,幾乎所有受訪者都認為劏房、板間房及天台屋為不適切居所。租管陣線補充,現時公屋單位人均居住面積最低標準為75平方呎,但不適切居所住戶人均居住面積中位數只有56.5平方呎。設施匱乏、衛生惡劣也是租戶面對的挑戰,例如缺乏獨立廚廁或妥善的排水系統。許多不適切居所更位於「三無大廈」(沒有業主立案法團居民組織或管理公司)。

 

受訪公眾普遍認為現行法律無法規管不適切房屋的租務問題,超過一半亦不相信市場調節可解決劏房的昂貴租金。租管陣線指出,現時政府依賴《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規管私人租務市場,但調查揭露種種問題,包括業主無須發出中止租約通知書、無須給予加租通知期、無須為租約打釐印等,根本不受條例規管,令基層租戶的權益置於罔顧。

 

重推租管 唯一出路

兩份調查均顯示,市民普遍支持重新引入租務管制,包括訂立終止租約及加租通知期、規管加租幅度、設立租客優先續租權。租管陣線呼籲政府及研究工作小組聆聽民意,盡快落實租務管制,並綜合調查結果提出具體租管建議,包括:

  • 嚴格執行簽署書面租約和打釐印,以保障業主和租客雙方的權益;
  • 規定租金和雜費分開清楚列明於租單上,並禁止業主收取高於水電煤費用的實際開支
  • 每份租約有設置固定租期,期間不得加租或要求遷離;
  • 中止租約通知期,由一個月延長至最少三個月,並且要嚴格執行書面通知的步驟;
  • 訂立加租通知期為三個月;
  • 如劏房租客希望續租,業主應優先讓原有租客續租,保障租客優先續租權;
  • 規管劏房業主的加租幅度,根據通脹∕通縮率釐定,上限為5%。

此外,租管陣線要求政府委任基層代表加入研究小組,並加入前線社福機構代表,以推動落實租務管制政策;研究小組亦應定期與租戶代表見面,直接聆聽基層聲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