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建局惡行│【先拆土瓜灣唐樓鐵閘 後阻街坊裝回 消防安全建築條例到底是理由還是借口?】

轉自: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早前本組報導了土瓜灣重建區中,《市建局拆大閘懶理居民死活 街坊欲自救裝回大閘 竟被報警阻撓》。市建局在土瓜灣這個重建區動用《收回土地條例》後,居民走得七七八八,樓下沒有大閘,就不時有陌生人上來,有時也擔心有劫案發生。事實上,以前在十室九空的重建區中有劫案也不是新聞。然而,市建局作為業主,不願意保障租戶的安全,更大條道理說政府物業不次擅自改動,更連租戶自費重裝都要報警阻截,為何要做到這般絕?

在此以外,其實眾重建義工內心感到有點奇怪,因為以前眾多重建區都好多樓宇在重建期間都有街閘的存在,怎麼忽然現在在土瓜灣的一楝樓就非拆不可了?


(藍屋重建義工may姐提供藍屋修復期間照片,這照片本來主要想紀錄棚架,但也意外拍到左邊藍色的鐵閘)

(深水埗東京街/福榮街重建義工小吉提供:當時主要想拍攝不知誰人撕毀居民反抗的標語〔見右下角〕,但也清晰可見右手邊的鐵閘)

曾在2014年協助海壇街劉女士的義工,便清楚記得這樣的故事,而民間媒體也有所報導:
「劉女士的兩位姐姐一直陪伴她左右, 今晨與劉女士三人一起抱頭痛哭落樓,泣不成聲, 劉女士持揚聲器向聲援者發言時,其長姐不斷搥牆, 哭道自己不該相信市建社工隊,不讓妹妹與外人聯絡。 劉女士則哭訴過往數月,市建局的保安人員不讓別人上去她家, 她病了無法下樓時,無人能上去探望,形同軟禁。同時, 過往三個月,劉女士精神不穩,市建局安排她看精神科, 她泣不成聲地說:〖佢地叫我去看醫生我就看醫生, 叫我吃藥我就吃藥,吃到人都痴痴呆呆,又找社工日日看管我… 我只想要番間屋住…〗」
(《街坊學生聲援重建戶 市建局以執達吏要脅離場 海壇街最後一戶終被清場》,2014.9.23)

劉女士的個案比較特殊,是丈夫外遇已事實分居,而丈夫而寫證明是把業權留給她與女兒,但市建局怎樣也不承認。因此,才弄到最後出執達吏。當時還有許多深水埗不同區重建街坊,還有利東街、衙前圍村的街坊去聲援。從報導的照片清晰可見,劉女士樓下有大閘,而劉女士當時的憶述是整楝樓剩她一人時,保安不開閘讓其他人上去探望她。

那麼,為何當年就堅守一道現在市建局口中「非法」的舊唐樓街閘?今日又為何堅持拆?原來市建局聲稱是因為鐵閘危險所以拆閘,而又因為《建築條例》不允許唐樓裝鐵閘,所以不會重新幫街坊裝閘。

因此,本組義工又去查問相關專業的人士,建築專業人士和建築工程工友的回答都相若:如果該鎖是在火災時可從內部無須鎖匙地打開,打開的門柄上無阻礙物。若為電子鎖會在火災期間自動解鎖,不會妨礙走火通道就可以了。

翻查條文可以找到屋宇署出版的《2011年建築物消防安全守則》,B項第13條2所述:「如果有必要確保護出口門以防從外部進入,則鎖定裝置應能夠不使用任何東西而從內部輕鬆打開的類型。安裝推板,推桿或單動手柄時,不應以任何物件包住。電動操作的鎖定裝置應能夠自動在動熱量或煙霧檢測系統啟動下,適時自動解鎖。設計安裝能滿足消防處處長的要求。停電時,電鎖裝置應處於自動釋放…」
(原文只有英文版)

換句話說,即使按例,也無法指出,為何市建局作為業主,不能安裝一個符合這些要求的鐵閘,去保障其租戶的安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