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DOM NOW! 我們共同的呼聲!

轉自:勞工組

今天是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羈留者絕食的第37天,星期日起,甘神父響應羈留者的行動,在入境處外搭起帳篷開始50小時的絕食,CIC關注組的朋友連續三天的清晨8至9點——羈留者被允許在房間的一個鐘裡——隔著馬路舉起橫幅向CIC大嗌口號表示聲援。未到8點,羈留者就已經對著窗外揮手、吶喊、應和。隔著一條馬路都聽得見他們憤怒的咆哮: “Freeeeeedommmm NOW!”,我們回應:“Freedom! Freedom! Freedom! ”

眼淺的我,嗌著嗌著就喊左出黎。我想起因為來港尋求難民聲請已被囚數個月的S,他在訪客室一坐低就憤憤不平地告訴我:移民署的官員在訪談中提及他們是罪犯,所以要關起來,但他希望社會上的人知道他們並不是「罪犯」,他們是「人」。我想起已刑期屆滿出獄卻被無理囚禁於CIC的A,他比我還年輕,卻在獄中被剝奪青春和生活,甚至在絕食前絕望地寫下了遺書。我想起印度裔的J,他在絕食多日後被入境處放到名為「醫護室」的無窗小房間,名為觀察照顧,實為監視孤立、逼他們進食。

除了“We are human! Respect human rights!”,我們亦嗌“Abolish CIC! Release them NOW!”因為我們不僅是抗議CIC病態的羈押條件,更根本的問題是這些人根本就不應該被任意囚禁。A跟我說,入獄時每一個人都會發一張證件,上面會寫著出獄的時間,然而CIC更加可怖的是,羈押條件不透明,羈押期限不知道。「彷彿given a lifetime sentence」——A說。

在口號和口號中間,甘神父也帶著大家唱We Shall Overcome、Solidarity Forever和國際歌。這樣的場景讓我想起去年差不多這個時候,數百人在葵涌警署接放學,不斷大嗌不肯散去,為的是讓警署內辦理緊保釋的手足能夠聽見我們;想起過年過節的那幾晚,荔枝角看守所外人群湧動,大家唱歌、吶喊:「撐手足、撐到底」;想起旁聽師們把握每個機會送囚車比手勢嗌口號,為的是讓手足知道我地沒有忘記他們。

我一直覺得,我們每一個在監獄外的人都是多麼的幸運,但也只是「好彩」而已。在這個周圍是警察和封鎖線、隨時可能被任意拘捕的城市,我們每一個僥倖還在外面的人,更要和在裡面的人站在一起,他們不應該被國家扣上的罪犯的污名孤立,我們要撐他們每一個。

要離開的時候才發現, CIC停車場的樹叢後面原來是咖啡灣,因疫情被康文署以紅色封鎖線圍住。連續幾日的綿綿陰雨終於停了,今日的陽光特別明媚,藍天白雲海水湛藍,是這麼的美。但何其諷刺的是,在這猛烈刺眼的陽光下,有這麼多人——仍在我們看不見、陽光射不入的暗角被囚禁和酷刑。但是他們都沒有放棄,還在裡面掙扎和等待,等著我們在外面共同爭取自由的來到。

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午夜藍:撕碎對CIC被羈留者的三大標籤:https://www.facebook.com/midnight.blue.hk/posts/1945293352271706
立場新聞:青山灣羈留者絕食逾月 對窗揮白毛巾高呼「自由」 神父擬絕食聲援
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青山灣羈留者絕食逾月-對窗揮白毛巾高呼-自由-神父擬絕食聲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