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租客苦等多年 疫情下突然安置又遠了】 —— 這是新常態還是老問題?

土瓜灣庇利街至銀漢街一帶,六個重建項目自2016年開展至今已有四年多。

轉自: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社區的狀態,因重建宣布一刻就在發生轉變:租客被加租,捱不下去搬走了;居民及商鋪一戶一戶地搬走,本來充滿人而尚算安全的社區,沒了因為街坊存在的自然保安,市建局接管後保安措施不足,市建局又拆走大廈大門,產生治安的憂慮;伴隨人們的搬走,基層街坊無錢無時間處理的傢俬廢棄物及垃圾,引來大量蚊蠅、蟑螂、老鼠。

肺炎爆發,社會各界紛紛為新常態籌措。不少公司、機構紛紛要求員工轉以在家工作。然而,這幾個月市建局就像停工了一般,有受影響居民連負責自己個案都聯絡不到。以為等到每月一次的抽籤,又再因疫情延期。剩下來的居民就在終日要擔心自己安全、衛生環境惡劣的居所,等一個不知多少的時間。是這些居民「不幸」嗎?

制度和政策明明均容許市建局可以和居民商討,直接編配合適單位,但市建局卻堅持要以人群聚集的抽籤方式,拒絕在疫情期下作彈性安排,所謂以「人」為本,只不過是一個冰冷的笑話。

自重建開展,街坊都要配合市建局各個階段的工作:搜索全屋或是請求不同部門機構去集合不同種類的文件、多次特意請假去市建局辦公室提交文件,去證明自己的身份,證明自己是清白的基層小市民。明明只是核對身分及資格,「幸運」的街坊用半年就可,「不幸」的街坊,曾因職員更替遺失文件,同一程序用了差不多一年時間。項目開展立即進行的人口凍結,就是為了紀錄受影響人士的身份,待日後妥當安置。既然早已登記,那麼為何不可並行地處理業主及租客的事情?市建局準備更適切數量的人員,更好地計劃分批安置居民,讓他們在社區變得更惡劣前就搬走,這是可以計劃,還是無法計劃的事?市建局聲稱人手不足——不是在項目開展前或在開展內三日所進行的人口凍結登記中,就會知道項目當中居民的數量、狀態、需要的嗎?

市建局營運將近20年,灣仔、觀塘、大角咀、深水埗、旺角等都有他們的重建項目,多年來不同的街坊不斷反映重建的問題——並不是新常態才會發生的問題。

(圖攝於2018年8月,土瓜灣六重建項目開展兩年後,至今又再過兩年…)

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odaaghk/photos/a.140524282954600/1257052761301741/?type=3&theate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