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新專欄」~R爆黃藍綠/一/「黃」老闆?「藍」員工?不合理解僱?…….

R爆黃藍綠之說在前頭:


這年來我們都聽到不少故事,好多都不能簡單以立場回應,我們都很想知道,不同社會位置的人,會怎樣回應這個問題?每個月的處境題,我們都會不記名地邀請兩至三位人士回應。我們希望創造一個平台,讓大家的想法在此進行交流。
同時,必須澄清,R爆頭處境的故事,全乃根據不同人的故事重新組合,故如有雷同,實屬巧合,與不巧合,之外…

R爆頭處境題一:「黃」老闆?「藍」員工?不合理解僱?…….


有一天,某勞工團體接到一位飲食業工人的求助,該名求助阿姐年約五十幾歲,指稱老闆在疫情期間要求她自動離職,然後轉頭當炒散咁請番佢。佢唔肯,便被要求放無薪假,放左幾個月。她想問,老闆這樣是否合法。年青熱血的幹事心諗:又一個無良老闆!於是解過阿姐聽,話老闆超過一定日數唔派工作俾個員工,就可以當做解僱,應該要俾遣散費,老闆唔俾,都算犯法。

於是,年青幹事就與會內另一名資歷較長的幹事商討,年資較長的幹事說:呢個腦細在反送中前就已經時常在一個員工就快到可以領取長服的年期時,就借故炒人或者每日鬧果個員工,情緒折磨到人地頂唔順自己走,而且,在資金充裕的情況下,仍對於炒散員工經常拖久薪金。

年青幹事上網CHECK下間食店起下底,發現呢間食店是公認的黃店,年青幹事一時呆了一呆,諗緊係咪有誤會呢?於是打電話諗住問清楚,問到咁上下,都幾確定個腦細真係剝削員工,因為放左幾個月唔派工就等於炒人,最少應該俾遣散費。年青幹事盡力當腦細唔識法例咁講解佢知,講講下,個腦細話:其實係我唔想請佢地囉,係因為成班阿姐都好藍!日日係個餐廳到亂講野,狗打人都盲撐,得罪我就算啦,但係得罪哂啲客呀!同埋,無理由益啲藍絲架嘛,大家手足,你明啦!唉呀,我以家唔得閑呀,你有咩再打俾我,再傾啦!!

年青幹事放下電話,諗緊應該點做好……

R爆頭處境題:如果你是這位年青的工會幹事,你會點做呢?你是基於什麼想法而做這個判斷呢?

==========================

某勞工團體成員甲:

例如我收到食肆員工求助,我首先會CHECK嗰間舖係咪黃店

其次有時踩上門之前,會打去搵吓老闆(因為有時老闆同員工係兩個版本)

如果係我,黃店會傾傾先,比多少少耐性,真係唔得先行動踩上門。因為其實平時團體啲追糧也不是一嘢上門,有時都係先禮後兵的,咁黃店我覺得可以多少少空間。我諗現實拉扯較直接可能係,如果個求助工友係藍絲,咁仲接唔接求助。雖然其實佢係咪藍絲,基本上唔會知道,也不會特登去問。只係如果要假設一個處境,咁其實藍工友接唔接係一個比較直接既處境題。

純粹是人手時間心力有限,我地淨係接求助人手都唔夠。人手有限,揀下都好合理啫。而且我地亦不是一個無條件幫人既組織,所以萬一有深藍求助(又比人知佢係深藍喎),個問題唔係點解唔接,而係點解要接。除非有人覺得個CASE係應該要做,並且願意去做。咁就由想接既人去做。事主的政治立場可能係一個因素,但不是唯一因素。所以假設出嚟既處境題,對我嚟講係頗迂迴
以我為例,如果係中老年紀既淺藍,可能我又會接,因為出行動可能面對既警暴問題,有可能係佢轉變某啲立場同印象既機會,但係實際上,其實都睇我嗰排時間係咪許可去做多個CASE。

但上面僅代表我個人意見,因為我地團體都未正式傾過呢樣嘢。

==========================

某基層勞工工作者乙:



其實而家呢個時勢,黃藍拎出嚟咁講,真係唔太肯定係咪一件恰當回應到嘅事。

不論黃藍  唔該搞清楚勞法先
在於一個勞工團體嘅職員,我地當然係會同工友介紹左勞工法例先啦。

勞工法例嘅保障,平時不論黃藍,邊有人有心機聽丫,而我相信冇一個認真在香港打工人在入任何職之前會先睇勞法,記左乜野係最 basic 嘅權利先,再去揾工睇合約揾下有無不合符法例保障嘅條款,所以不論黃藍嚟到我面前,唔該聽左最基本嘅勞法先。

 

就打工仔而言,你接受得任何長散或自僱,無論老闆用避強積金嘅論調定係乜野講法都好啦,你都率先揾左自己笨,咁老闆起之後任何環節再揾你笨,都只不過係你已經俾左揾笨權俾個老闆先囉。

 

咁大部份飲食業從業員呢,都係長期慣於被揾笨,包括用長散,唔夠418(連續性僱用,簡單來說即是連續四周每周十八小時為同一僱主工作即有權獲得各種勞工福利)、自僱等等嘅方式,令工友一開始就唔受法例保障。

 

但將老闆養成大怪獸唔係一朝一夕,係需要大量從業員一齊冇抵抗力,一齊唔聲唔聲,一齊乜條件都接受,先至足以生成到咁畸形嘅行業生態。

 

同所有工友講:請嘗試令自己做到418  令老闆炒你有代價
但就算條氣幾唔順都好,一旦離職,你作為打工仔嘅保障係得返好少,所以首要知嘅係,就算老闆有冇揾你開工都好,請持續搲撈,持續地問住老闆有冇工開!


因為起解僱保障入面,其實有幾樣野,係工友成日一知半解嘅。只要任何工,佢講你嘅工時,係滿足到連續4星期每星期有18小時你就係有所有勞法嘅保障。一旦你合乎左呢個保障,佢炒人或你走都有多少少代價。
咩代價呢?

第一,要炒人係需要一個月通知,或者一個月人工作抵償,僱傭一方先可以提出解約。咁如果好似呢個個案的工友果個情況,首先就冇一個月代通知金啦。

第二,一份工話放你假,即係有工作安排啦,個工作安排就係放假嘛,所以,老闆唔叫你返工,都請日日問佢拎 order 係咪需要放假。口頭或 whatsapp 都計。如果幾個月都係安排放假,然後老闆再炒人,仍然在代通知金上有得爭抝。

第三,勞工法例入面有樣野叫停工/開工不足。事實上一份工,只要連續4個星期內,個工作安排的日數少過原有的1/2已經算叫做停工,而停工在勞工法例層面講就已經係炒人。

所以當番工日數已不及完整返工月份嘅一半,就等於老闆已經炒左你。直接上勞工署登記啦唔駛講野。

第四,勞工法例起上兩年新加左一個保障,叫做有權要求復職。咁究竟工友又想唔想復職呢?只有呢樣野係事必要上勞工署去要求,由勞資關係科約埋你同老闆進行調停,甚至上去勞審由審裁處去判令老闆俾你復工。

如果你係藍工友  你又有幾想復工呢?
咁當然仲係咪想返去做,工友都要自己諗下,因為工友返工,究竟係想得到 d 乜?工友平時點諗去食野嘅人?其實覺得大家有冇計傾先?如果仲想返去做,工友又係咪接受佢要服侍一班黃絲?究竟工友平時會唔會都去同 d 食客吹下水,定其實唔理佢地,都做得開心?始終,呢個問題要工友自己搞清楚。

 

因為既然公司係擺明黃店,黃絲就係會嚟幫趁,咁去食野嘅人,真係需要個空間同聲同氣,因為而家係用呢樣野賺錢。咁呢種情況工友有幾接受到呢?如果唔想服侍佢地嘅,咁可能老闆炒得,也唔代表工友仲好想做嘅。

 

如果工友都想返去做呀,可能本身同同事係好 friend,或者本身都鐘意果個工作環境,咁工友都要諗下,要求復工嘅同時,究竟返工係咪一定要在食客面前,去傾咁多社會問題呢?話晒,呢間嘅然變成左黃店,咁入去俾錢食野嘅人都係想用自己嘅錢,去支持一個對社會問題有反思,對市民大眾一般人有同情心憐憫心,大家可以有同一陣線安全感嘅地方,咁究竟工友自己又覺得,佢係咪仲想對住呢 d 爭論呢?

如果藍絲工友本身都唔想做   咁就教佢爭取遣散費囉

但如果工友本身都唔想再做,咁就簡單好多。

因為雖然個黃老闆或者都有意圖走數都好啦,但事實上有一點,又係不論黃藍,不論僱主僱員都係要睇清楚個情況,就係遣散費主要部份只不過係由強積金去俾。如果工友即時生活都有困難嘅,拎份強積金出嚟真係解到燃眉之急嘅,咁其實好簡單,盡快去到勞工署又好,自己出封信俾老闆又好,按照返開工紀錄,証明自己已被停工,已經合乎資格申索遣散費,然後請老闆安排填一份表俾強積金公司,由公司証明完結僱傭關係,咁強積金公司已經會自動幫你計埋有幾多遣散費,而戶口入面有幾多僱主供款及累算權益嘅錢可以拎出嚟幫補。

 

話晒,林鄭上台咁多年,由 day 1 開始講要取消強積金對沖,到到上年搞逃犯條例開始,滿城無法安寧,強積金對沖都仲生勾勾起度,冇取消冇改例,所有勞工仍然要提早消耗自己嘅退休金先可以在被炒之後,拎返少少尊嚴。

 

咁我當大家而家都唔理林鄭,眼望中央都好啦,遣散費都係問 mpf 拎架咋,所以老闆在收到工友書面去要求拎遣散費之前,佢真係冇責任。法例冇話過老闆要主動俾。所以老實講,唔理你係撐黃定藍啦,撐政府之前,真係都要知下,究竟你撐緊嘅人,為你做漏左幾多野,帶來你今日咁委屈先。

 

但幾委屈都好,怨有頭債有主,不過政府條法例就將工友個債仔由老闆轉變左做強積金公司架喇。

咁我會咁做囉…  做大個餅大家都好呀…

咁老實講,既然法例就講明出信俾公司呢個程序,咁我都會幫工友手,一齊度下封信點寫啦,然後提返老闆,其實遣散費真係冇幾大件事,又唔係佢要拎錢出嚟,就算拎都唔見得多,咁嘅情況之下,幫個手 send 封信俾 mpf 果面,就大家無數算啦。

 

我呢堆野真係一字一句會去同個工友解釋,又同返個老闆解釋,因為我自己係真心相信,如果社會上嘅人,有人去解釋社會情況俾佢地知,俾佢地了解到佢地嘅權益,咁佢地就會有一次機會離開佢原先嘅限制去理解佢身處嘅處境,當佢重新明白到呢個處境點樣限制佢,佢其實係無可能話可以會再不假思索,就可以繼續信任一個出賣自己嘅制度。

 

咁當然啦,僱主層面都係一樣。如果佢係黃嘅,想炒人,起現行制度入面係就算冇小動作乜乜乜,佢炒人都冇乜成本之嘛,如果佢明白呢點,都會少左誘因去諗咁多無謂野點走數點炒人啦,快快脆脆搞返條數俾個員工仲好啦。一方面,咁做都係一個機會俾藍嘅員工見識到,黃絲係心存公義嘅人,唔係同大陸一樣乜都大恰細去解決問題嘅。

始終,黃絲口講要突破嘅都係各種現有制度嘅不公不義,咁究竟公義係乜野樣,點樣做,都係靠黃絲日常一言一行,去話俾個社會知,點樣先係[人人都當他人係人]嘅世界,點樣齊上齊落,點樣令到藍絲去明白一齊贏,係佢地都有野贏到,話唔定少少地,呢間黃店仲成為孕育到藍轉黃嘅基地呢?

 

講完咁多 ideal 世界 dreamy world 嘅野,當然都係想不論黃藍都對個世界心存希望啦,因為今時今日國安法殺到嚟,就只有壯大自己,唔好跌 d 屎俾對家有機會傷害自己,傷害運動,傷害入面每一個人。

咁如果工友唔係上勞工署,而係玩其他野去督灰搞事,文革化所有野,到時大家一樣大獲,黃圈亦都好易冧晒。所以我都係想,做大個餅,圈大個爐,少少地起日常生活入面俾到周圍嘅人明白人民之間有平等唔係用 d 藍絲邏輯可以用強權壓倒一切,都已經係幫緊個運動唔會完。而就算未必好快可以轉化一個藍絲,但公平公正咁對待工人,你請到個黃嘅都一樣要咁做架啦,需要工作嘅手足唔通就唔需要公平的僱用對待咩?

呢個個案的老闆咁樣做野法,根本好易出事。到時仲俾人唱,搞爛左個牌頭對大家對運動嘅損失仲大啦。所以趁而家仲有空間去宣揚,作為一個黃絲老闆,如果怕惹官非唔想講最白果 d 野,都起碼可以抵抗各種侵蝕香港的潛規則,包括用人唯親,利字當頭嘅社會環境。咁先可以sell 俾所有人睇,大家想相信果套建基於[人之間平等信任]嘅世界即係點樣,令到藍嘅人都有機會明白黃絲真正想守護嘅係乜野囉。

 

出嚟打工本身都係想聽話,想穩打穩紮有生活咁啫,慢慢由日常位置去教育囉。反正個運動都可能會在表面上沉下來,咁呢段時間咪發掘下軟性地扭轉藍絲嘅空間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