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署:社會漠視智障朋友,一離校就要見天神

轉自:卓新力量

請支持聯署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6He71_-zneH19Cc78ccALDOnxpgzOFFzKu41wLg8L24XRaw/viewform

智障朋友有話說:

鍾Wing:「我要《殘疾人權利公約》」

嘉敏:「我已經係成年人」

泰耀:「我要24小時助理」

佩華:「我唔想再住宿舍,如果有生活助理,我要搬返屋企陪我90歲嘅阿媽」

德雄:「青年要回家生活,青年和家人都要適應,完全冇在家支援,大家都好大壓力」

家長應為:

Monica:「政府未確實去執行《殘疾人權利公約》,覺得不重要,官員冇遠見」

Mo Ling:「冇生活支援,點實踐社區生活」

Edith:「家長無奈又無辜,冇資訊,冇服務,可以點」

Mother:「我都差不多90歲,香港啲服務大退步,冇為個別家庭著想」

卓新力量作為智障人士的自我倡導組織,

對九月五日半夜葵涌發生的慘案,我們感到非常難過、憤慨及失望。

對這位21歲的大好青年及其家人感到難過,

對政府尤其是教育局和社會福利署的處理感到憤慨,

對勞工及福利局、醫管局、康復專員、復康諮詢委員會的工作和監察感到失望。

這位青年之前一直在智障人士特殊學校院舍居住超過十年,回家僅4日便發生了命案。

如果他回家生活時,能夠有即時的、持續的、專為他個人及其家人的居家生活支援,

便可避免這宗悲劇。

雖然這宗謀殺案的被告將會是他的母親,但真正謀殺他的是政府、教育局和社會福利署。

我們提出以下問題:

1. 這位青年在特殊學校寄宿多年,是否有持續的輔導,協助這位青年回家生活?

2. 特殊學校畢業要離開學校和院舍,這位青年的生活安排有多少選擇?

3. 有沒有人提供更好的居住安排讓他選擇?

4. 決定要回家生活前,有沒有評估回家後,青年和家人的適應需要和提供即時支援?

5. 作出搬離院舍的安排時,有沒有個案經理跟進這銜接適應期?

跟進的範圍和方式是甚麼?

6. 即使這位成年智障朋友回家生活,政府為何將照顧這位成年智障朋友的責任,加諸他家人身上?

7. 這位青年已是成年,應以獨立的身份獲得政府的各種支援,政府為何完全漠視?

8. 政府有沒有按《殘疾人權利公約》(《公約》) 第十二條和第十九條去修改政策、計劃方案和服務,去支援我們智障成人的社區生活?

9. 單是增加家長資源中心和地區支援中心的數目,而不改服務模式有用嗎?

所以我們要求:

1. 立即成立全天候24小時緊急支援服務隊

2. 疫症隔離期間,要增加資源開展疫期要留家/留院/限聚的創新服務模式

3. 為所有居於特殊學校宿舍的畢業生離校準備:

3.1 做社區生活評估機制,做離校適應及風險評估

3.2 要提供以家庭為本、尊重成人身份的無縫銜接24小時社區支援服務

3.3 教育局和社會福利署要立即為現時制度做檢討、跟進和做改善計劃

3.4 做檢討和計劃時要有家長和我們智障人士自我倡導者參與

4. 建立社區為本全納通達支援網絡和服務:

4.1 區議會和房屋署發展好鄰舍社區支援網絡

4.2 十八區/公、私營屋苑建立通達服務中心和網上資訊和溝通平台

4.3 發展主流服務殘疾主流化,建立全納通達服務

5. 發展《殘疾人權利公約》角度的智障成人生活支援

5.1 要有終身的生涯規劃服務

5.2 要有24小時生活支援,保障我們的成人生活自主,減輕家人照顧我們的責任和壓力

5.3 要有成人倡議制度,保障我們的尊嚴和人權

5.4 要發展決策支援服務,有不同形式決策支援,保障我們自主自決的權利

5.5 要為在社區居住又在輪候宿舍的家庭提供到戶生活支援和購買服務的費用

5.6 要有創意、有彈性去發展以智障人士個人及其家庭的社區支援服務

5.7 所有服務要提供易讀、簡易圖文版,保障我們知情自決的權利

5.8 做檢討和計劃時要有家長和我們智障人士自我倡導者參與

6. 香港是《殘疾人權利公約》締約地區,政府各部門有切實執行《公約》的義務

6.1 要還所有受障人士法律人格和成人身份:政府要按《公約》原則、檢討和修改現在有違《公約》的法例、政策和服務模式,包括剛完成的殘疾人及康復計劃方案2020

6.2 要定時間表、邀請我們智障人士和家長/照顧者一齊用《公約》原則去檢討和計劃

6.3 教育、醫療和社會福利要改革,教育家長、智障人士有自立生活的觀念和準備

6.4 要尊重智障人士社區生活權利–《公約》第十九條

6.5 要尊重智障人士自主決策權利–《公約》第十二條

6.6 政府要撥款成立獨立部門/機構 – 殘疾事務和人權監察局去監察各政策和部門執行《公約》及其他國際人權公約的成效

全世界大部分先進國家和《公約》締約國都已摒棄的監護及院舍制度,現在政府的「康復」觀念和服務模式仍用醫療角度去箝制我們自主決策權利,以保護為名去抑制我們自立生活的權利,包括獲取通達資訊和技能的權利,完全違反不同國際人權法的原則和標準。

我們強烈要求政府立即切實履行《殘疾人權利公約》締約地區的責任,以《公約》委員會的審議報告建議及問題清單,廢除監護制度、停止以大型、小型院舍式圈養及虐待受障人士,更不要將我們成人生活的照顧和支援,推給我們的家長。

要立法和制定政策,包括提供全通達資訊、24小時個人社區/生活助理,現時無論居家或住院,我們都要有決策支援和人權倡導服務去保障我們的尊嚴和生命。

社會和政府要正視一個現實,若要我們智障人士在院舍住一世,

無論如何增加供應,單靠院舍是不可能照顧到大部份的智障成人和長者,政府更不要將照顧已是成年的我們的責任推給我們的家長,又沒有適切支援服務提供,所以急需發展家庭為本的社區支援服務,為居於院舍的朋友,有計劃的支援我們重返社區生活,與家人同住,否則無論我們身處院舍、醫院或家中,我們智障朋友的生命權都會被剝奪。

請政府不要將成熟一項就推一項,搞到變成見一宗慘劇、枉死一個人,才急急補一鑊。

我們的家人不應該背負一生的創傷,

我們更不應該用生命去換取政策、制度和服務的改革!

我們的生存權不容剝奪!

我們是智障人士

我們是香港市民

我們是人

**********************

卓新力量

2020年 9月7日

聯絡 : 5119 2756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