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一週】波赫強暴營 竟成觀光景點 JK羅琳歸還人權獎 強調辯論解決衝突

轉自:苦勞網

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強暴營被包裝成觀光熱點

一間位於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簡稱波赫)境內的水療旅館,曾在內戰期間被塞爾維亞部隊用來監禁被強暴婦女,但是塞族共和國政府卻無視這段慘痛歷史,將它列為觀光景點,引發2萬5千人網路連署,要求谷歌(Google)搜尋器停止將這間旅館列為旅遊景點。

轉自:2020/09/01 公共論壇 陳韋綸 苦勞網特約編輯
https://www.coolloud.org.tw/node/94690

維利納弗拉什旅館(Vilina Vlas hotel)位於波赫東部的維舍格勒市。1992年,塞族部隊佔領旅館後,在此強暴至少200名婦女與女童,其中絕大多數是波士尼亞人,倖存者不到10人。被強暴婦女的丈夫與兄弟,也在旅館內慘遭酷刑、殺害。

一名匿名婦女向新聞網站「巴爾幹洞察」(Balkan Insight)表示,塞族準軍事組織「白鷹」領袖盧基奇(Milan Lukic)在她面前刺殺自己16歲的兒子後強暴了她,之後將她帶往維利納弗拉什旅館。「旅館內很多婦女,而且到處都是血」,該名婦女表示自己在旅館內被強暴無數次,「所有房間都上鎖,因為雙手被綁住,用餐時不得不用牙齒接住麵包。唯一被鬆綁的時刻就是被強暴的時候。」

維利納弗拉什旅館被塞族共和國放在官方旅遊網站上,並被包裝為「仙境般的水療中心」。包括「Trip Advisor」等訂房網站,也未提及這間旅館曾被用來強暴與殺害婦女。

2009年,盧基奇被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ICTY)判處終身監禁,罪名是謀殺、酷刑、迫害與違反人道罪,塞族部隊在斯雷布雷尼察屠殺8千多名波士尼亞男性,也被認為是二戰之後最慘重的大屠殺。儘管罪證確鑿,塞族政治人物卻對屠殺歷史持否認態度。維舍格勒市市長朱瑞維奇(Mladen Djurevic)否認聽聞旅館曾經發生過的暴行,他表示「我不知道那裡發生了什麼,對於回到過去也沒有興趣。如果我沒有興趣的話,又怎麼會想要閱讀相關資料?」

一名波士尼亞婦女特洛科奇(Amela Trokic)決定發起請願運動,要求谷歌停止將該旅館列為旅遊景點。她在請願書中寫道:「親愛的谷歌,如果有人決定將納粹的奧斯威辛集中營改造為『適合週末放鬆』的養生聖地,您是否允許它在谷歌上宣傳呢?」

請願書提到:「自1990年代的波士尼亞戰爭以來,酒店沒有太大的變化,客人可在眾多房間中擇一入睡。但是在這些房間與床上,婦女被強暴、男人遭酷刑、毆打並被殺害。」

「儘管我們不能停止瘋子執意造訪並住在這間令人噁心的建築,但是我們可以阻止積極宣傳」,然而谷歌並未回應請願。另一方面,Trip Advisor也表示,不會評論旅館過去的歷史,也不會將營運中的旅館自網站上撤除。

1992年,人口合計占一半的波士尼亞與克羅埃西亞人在塞爾維亞人的反對下舉辦公投,企圖將波赫自南斯拉夫獨立,於是兩方爆發內戰。約3年半的戰爭造成20萬人死亡、200多萬人淪為難民。1995年,交戰各方簽訂《岱頓協定》,在波赫這個單一國家下劃分兩個政治實體(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聯邦與塞族共和國)。

JK羅琳:跨性恐懼症言論爭議延燒 歸還人權獎

因為跨性別恐懼症言論而飽受批評的《哈利波特》作者、英國作家JK羅琳近日歸還了「希望漣漪」人權獎項,理由是頒發獎項的羅伯特·甘迺迪人權組織主席加入砲轟行列,發表聲明表達對於JK羅琳的失望。

JK羅琳在去年獲得殊榮。「希望漣漪」旨在表揚致力社會變革的人物,過往得獎者包括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南非大主教屠圖(Desmond Tutu),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K羅琳因為其兒童慈善機構「Lumos」而獲獎。

風波始於今年6月,JK羅琳在推特上發表關於性別認同的看法,表示「如果性別不是真實的,那麼全世界女性生存的真實性也被抹除。我認識且深愛跨性別人士,但是抹除性別概念也就移除了許多人以有意義的方式討論自己人生的能力。」這番言論遭到LGBT社群的抨擊後,JK羅琳再度撰文揭露被家暴與性侵的私密經驗,並在文中主張「沒有接受賀爾蒙療法或手術的跨性別女性,就不應使用單一性別空間。」

羅伯特·甘迺迪人權組織主席凱莉·甘迺迪在8月初發表聲明批評JK羅琳日前言論「有損跨性別人士的生存經驗」,「對於跨性別社群的攻擊並不符合本組織的基本信念與價值觀。」

「科學已清楚結論道:性別並非二元」,凱莉·甘迺迪遺憾指出:JK羅琳利用自己的巨大天賦,創造抹除跨性別與非二元人士認同的論述,損害跨性別社群的完整與正當性。

上週,JK羅琳在網站上宣布,由於與該組織之間的嚴重矛盾,因此將歸還獎項。她否認挺身為女權就是歧視、傷害跨性別社群的指控,「羅伯特·甘迺迪人權組織宣稱當前基進跨性別權力運動與女權之間沒有矛盾」,「上千名與我聯繫、和我一樣的女性則相信:不同權利之間的衝突,只有在辯論時容忍彼此的細微差異才能解決。」

哥倫比亞:總統不甩和平協議 鄉村青年淪犧牲者

哥倫比亞鄉村地區最近暴力激增,過去兩週以來已有39人遭殺害。專家將矛頭指向總統杜克未能實現與叛軍之間的和平協議,以及無法解決鄉村結構性的暴力問題,導致貧窮、少數族群與青年承擔巨大代價。

8月12日,卡賽多在哥國西南部的卡利市發現15歲兒子何塞的屍體,除了明顯跡象顯示生前曾遭虐待,一旁還有另外4具非裔哥倫比亞青少年的屍體。16日,武裝團體闖入納里尼奧省的一間房屋殺害8人。另一起案件中,3名青少年在安蒂奧基亞省被殺害。

當地衝突監督團體「Indepaz」將3人以上的謀殺案定義為屠殺;據此,哥倫比亞在今年已發生46起屠殺。

《衛報》指出,2016年,哥倫比亞政府與左翼游擊隊「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達成和平協議,終止長達5年的內戰。漫長戰事導致26萬人喪生、7百萬人流離失所。協議理應是為貧窮地區帶來和平與發展,但是FARC殘餘勢力、另一隻左翼游擊隊民族解放軍(ELN)、右翼民兵團體、毒梟,以及政府軍彼此爭奪勢力範圍,令和平曙光稍縱即逝。

安全專家帕爾瑪(Oscar Palma)表示,這類謀殺案並非新鮮事,安地斯山區的武裝團體為了製造古柯鹼及走私毒品而必須拓展領土,反對的居民時常被迫為他們工作,否則就會被殺害。

專家指出:杜克在2018年上任後,對和平協議保持懷疑,「政府無法遵守協議擬定的路線」,「哥倫比亞風險分析」智庫主人古茲曼(Sergio Guzmán)表示,「除非我們看見真正的改變,否則一味以軍事回應,只會延續殺戮。」杜克則將責任歸咎於毒品走私團體,命令部隊以「毫無寬容」的態度回應。

英國:班克斯資助救援船 地中海難民救不完

英國塗鴉藝術家班克斯(Banksy)資助的救援船28日於地中海救上200多名難民,不幸的是,等待救援期間已有3人罹難。由於歐盟國家不願收容來自北非的難民,現在仍有近400名移民滯留海上。

班克斯資助的救援船是德國籍的「路易斯·米歇爾」(Louise Michel)號,路易斯·米歇爾是19世紀的法國無政府主義革命家。船身以粉紅色與白色漆成,並有班克斯的作品:一位穿著救生衣的女孩手持心型的救生圈。

「路易斯·米歇爾」號船上的難民,已分別由義大利海防隊及另一艘德國籍救援船「海上監察4號」接手。「路易斯·米歇爾」號的推特呼籲:「歐洲!根據《海上人命安全公約》(SOLAS),你們有責任於海上搜救,現在就打開港口!」

聯合國難民署(UNHCR)與國際移民組織(IOM)也齊聲要求讓所有倖存者下船。「歐盟國家無法決定由誰接手難民,這不是拒絕給予難民安全港口與必要協助的藉口。」

地中海被難民署形容是全球最危險的移民路線。自2014年起,超過2萬名難民嘗試從非洲跨越地中海進入歐洲時死亡。這些難民來自非洲與中東地區,為了躲避戰亂、壓迫與貧窮鋌而走險。

南歐國家如義大利或馬爾他通常不願收留難民,他們抱怨承接的難民數量過多,要求其他歐盟國家分擔責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