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羅斯社運分析之五】

轉自:勞工組

白羅斯的民主運動近月引起全球關注。8月20日,多個組織聯合舉辦一場名為「The Sociology of Belarusian Protest」的講座,並有多名社會學家討論及分析白羅斯此場運動。我們特意將講者的發言翻譯成中文文稿,並將分段與網民分享。

[第一集:https://tinyurl.com/y67wsr2a ]

[第二集:shorturl.at/jzBC5 ]

[第三集:shorturl.at/wPV79]

[第四集:shorturl.at/pyAS2 ]

今日分享美國Western Michigan University及European Humanities University (Vilnius, Lithuania) sociologist Elena Gapova的發言。

//我想講左翼嘅反應、後工業、性別等角度。點解今次同以前嘅反政府運動唔同?我認為同階級有關。好多永世冇參加過政治,過住舒服生活嘅人離開屋企梳化,一齊出黎搜集簽名。

我地講階級嘅時候好多時候講經濟,但其實唔止,仲有各種資本,由特權分化嘅區隔。白羅斯嘅階級形成係好特別,同烏克蘭同俄羅斯嘅經濟分層好大相較?白羅斯經濟上不平等少好多。係白羅斯主要睇你係邊度做嘢,幫政府工作定係咩機構做嘢,亦有好多教育程度高嘅零散化無產階級。

政府所公布嘅80%得票率呢樣嘢令人好憤怒,因為好明顯同佢地觀感唔同,大家都覺得唔係真相。當工人罷工嘅時候,佢地好清楚講宜家唔係講經濟訴求,係講緊假選舉。

蘇聯係1989年崩潰,其實已經進入後工業時代,但盧卡申科傾向繼續有工業,佢想用蘇聯體制同生活質素,但呢種經濟模式已經行唔通,所以有危機。

我亦談談性別嘅角度,雖然呢個唔係一個關於女性主義嘅運動,但係當男人被捕,女人於是帶住玫瑰站出來,呢個同1981年緊急法在波蘭實施嘅時候一樣,當男人被捕,女人取而代之。競選都係呢個原理,候選人參選係話,我唔係想做呢樣嘢,而係佢愛佢老公,所以為佢做呢樣嘢。呢個參選聲明係講緊公民對抗政權,因為參選係公民權,但政權剝奪咗佢老公嘅參選權。

左翼嘅講法係自由派毒蛇同獨裁者嘅對抗,唔係社會主義革命。咁咩叫社會主義革命先?目前我們陷入一個兩難,要係醜陋嘅蛙同蛇之間做選擇——一係係一個冇民主但有工人福利嘅獨裁社會,另一個係過於民主但冇社會保障嘅社會。呢個革命要諗既係,我嘅問題係:我地可唔可以打造一個社會主義工人福利保障,但同時有言論自由同民主嘅社會?//

#白羅斯

#國際線

#反極權

#黑警

#警察無用論

#公平選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