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蟻民藝風景]/[落草尋藝]08/09~阿婆整籃之菜園村高婆婆/阿婆整籃之深水埗zhura

[蟻民藝風景]/專欄收集者:張羅藝民

最平凡的螞蟻也有精神生活,砂粒之美,也只有鏡頭放得超低的螞蟻,才能看得到。螞蟻也有會飛的時候,也有離地角度的世界景觀。所謂真實,在貼地與飛行之間,結合視覺經驗又會是如何?所謂觀點,又是否有在簡單真偽以外的「藝」?世上螞蟻何止千萬,故這專欄會收集不同朋友的相關文章/影像/訪談等,讓我們從間中飛行的蟻民角度,看一看平時或許錯過了的蟻民風景。
========================================

轉自:影行者落草為藝:社區/社群藝術工作者交流

08~阿婆整籃之菜園村高婆婆

現在社會運動大型得很,也年青化,不知還有多少人記得2009年的反高鐵護菜園運動。當時挺身擋住高鐵路的菜園村村民,在堅持維護自己原有的生活方式和社區網絡之下,爭取到集體搬村。這在新界,是非原居民村沒有得到過的待遇。不過,並不像外界謠傳,他們搬村,一分一毫都要自己付,經過了好多年的建設,終於完成建村,現在終於叫做安樂。村民當中,也有不少人,自此在社會運動多有參與。

今次要同大家介紹的,是菜園村可愛的高婆婆!

在建村期間,有好多建築物料要運送到村裡,於是,就有好多膠篾。在好多長者眼中,廢物永不是廢物,而是等待被改裝變成另一種事物的[未完成物]。高婆婆就是這樣,將大量原本會被當作建築廢料倒成棕地上垃圾山的廢物,一條一條執起,變裝成一個又一個的編織品!!!

除了手藝之外,意念/概念都是藝術的重要一環:什麼是素材(可造之材)?什麼素材可以變身成另一個什麼東西?這種種都是創造性的判斷啊!如果這不算本土在地藝術,怎說得過去啊!!!

====================

09~阿婆整籃之深水埗zuhra

認識這位婆婆是因為影行者答應協助一位社區中心拍攝一些少數族裔長者的生活,而那天人手不夠叫我幫手。

那天是疫情還未嚇到人人戴口罩的日子。

友人做著訪問,忽然見到屋裡有一些明顯是手工燈籠,受訪的婆婆本來一直有點悶,這時眼睛忽然一亮。旁邊尼泊爾裔的社工表示,那是樓下她們中心的共融活動,在中秋時邀請華裔和巴裔的長者一起做燈籠。燈籠色彩鮮艷,婆婆自己很喜歡。不過這不是最叫人驚訝的,最驚艷的是他兒子馬上轉身到廚房翻了一下東西後,把這個籃子拿出來:阿媽做的!(當然是烏都語啦)

婆婆便高興趣講解,那裡是頭那裡時尾……說真的,她不講,我們真的會以為那是機器做的!翻譯的巴基斯坦裔男生笑說,幾乎所有巴裔婦女都能做這個。我們問婆婆她是怎樣學習做這些手工藝的,她忽然佻皮地說了一句話,翻譯男生、她兒子和尼泊爾裔社工都笑不停口,剩我們三個拍攝者傻傻地站在那裡。最後,翻譯男生說:佢話佢喺阿媽個肚到就識架啦!

或許我們對身邊的少數族裔的朋友,還是認識不太夠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