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口述史 系列4]香港「繁榮史」下的打工史#03

文:姍除線、maggie (第十一屆草根媒體工作者實習計劃 學員)
插圖:牛一
協力:維怡 (第十一屆草根媒體工作者實習計劃 媒體伙伴)

[系列四前言:阿娜現職是餐廳收銀,為人開朗,每天坐在收銀台勤懇工作。阿娜的人生不算大起大落,但1970年出生的她,親身經驗著整個香港當代史的起起落落,一個行業沒落就嘗試進入另一個,從工廠、金融到服務業;從山寨廠、工廈、經紀行、桑拿到大小餐廳;從思想前衛自由的旅行者到為人妻室…在波濤洶湧的社會中緩緩地保持著自己的節奏,可能她也未留意過,自己的人生其實見證著香港社會的各種轉變。]
⋯⋯

收銀員看世界

關閉美容院後,阿娜隨家裡搬到沙田居住,她也轉行做收銀員。阿娜形容,以前性格比較沉默,但做了收銀員後,說話也變多了,反應也變快了。回想以往不斷轉工的經歷,阿娜認為自己的性格喜歡嘗試新事物,只要對家庭經濟沒有造成負擔,一旦她感到工作沉悶,便會轉行,而天天要面對不同人的餐廳收銀員,就是她做得最長久的工種。

姐姐的朋友在銅鑼灣開了地舖餐廳,她便介紹阿娜做收銀員。除了一般的收銀工作,阿娜亦負責「夜庫」,即將每日的餐廳收入結算並存入銀行,當時餐廳每日營業額約3萬元。而「夜庫」的工作也不簡單,雖然阿娜做下午五點半的夜班,但餐廳的營業時間很長,凌晨3點放工後還要去存錢,非常辛苦。

做收銀員會面對很多不同的人,營業至凌晨的餐廳少不免有不同背景的人士。阿娜亦遇到不少有黑社會背景的人光顧,不少更是熟客。她十分記得,有一個黑社會的客人,不時與他聊天,有一天看報紙從圖片看到那個黑社會,發現他酒駕車禍身亡。三年後,餐廳的舖位被地產商以重建為由收回,她便被老闆調到尖沙咀的分店當收銀員。

2000年初,阿娜轉到位於尖沙咀新世界中心的分店工作。尖沙咀是個遊客區,附近有星光大道等景點,餐廳便與旅行社合作,為來自內地、台灣、日本、印尼、法國等地的旅客提供團餐。阿娜的工作增加不少,她指自己需要「一心多用」,工作除了收現金,亦有信用卡、處理外賣電話等。以前在銅鑼灣當收銀員時,在忙碌時會幫忙樓面工作,但來到尖沙咀的「大場」時,老闆要求她不要離開收銀台,專注自己的工作就好,因為老闆擔心有人會盯上收銀台的錢。餐廳收入增加後,阿娜亦不再需要負責「夜庫」,轉由經理或老闆處理。

談到這位餐廳老闆,阿娜慨嘆了她心目中一個「好老闆」應該是怎樣。阿娜初入去做,盡責勤懇,老闆有眼見得到,懂得用人唯才,升她職後她被邀請到不同分店訓練新人及負責「夜庫」,阿娜指工作內容輕鬆了,卻多了花紅。這個老闆,平時會設勤工獎、利是、花紅及一星期一日假期,在節日時又會讓員工短暫離開崗位觀賞煙花。雖然,老闆都是一個人,想他做到基本勞工法例要求和有少少人情味,不算好高要求,不過,比起好多連法例都不遵守的無良僱主,又或用人唯親不講道理的老闆來講,議價力較低的勞工一方能遇到這樣的老闆就算是走運了。而阿娜認為這位老闆最令她印象深刻的是:公道。

阿娜記得老闆的女兒十分橫蠻無禮,經常在店內因小事責罵員工。有一次大廚忍受不住向老闆投訴並表示要辭職,老闆立刻來到店內處理,在眾人面前摑了女兒一巴,並將女兒送到禮儀培訓班。阿娜認為,員工是一間公司最重要的財產,只有老闆對員工好才能留住他們,而餐廳老闆正正符合這點要求。為這位老闆工作了九年,阿娜說自己學到好多。

餐廳是服務業,少不免奉行顧客至上,而服務業總會遇到一些暴發戶或認為付錢就是大王的人,也少不免有些情緒勞動。駐尖沙咀餐廳時,她曾遇到一對內地夫婦令她印象深刻:他們每年會來餐廳一次,並在午市時段霸佔12人桌子。她和經理嘗試請他們到其他座位,但都被拒絕,於是這對夫婦點了12人份量的食物,餐廳員工便不再理會他們。阿娜指他們雖然無理,但餐廳老闆教導她「客人才是老闆」,遇到這些情況不能質疑顧客。

後來,由於老闆看重阿娜,邀請她到數碼港的新分店工作,但一來地點離住處太遠,二來她也要和拍了拖十一年的男友結婚,故便選擇了辭職。婚後兩小口入住丈夫在新界的丁屋,在暫時無經濟壓力的情況下,阿娜便選擇休息和四處旅行。休息數年後,由於生活苦悶,阿娜再次投入勞動市場,於連鎖快餐店做收銀員,但餐廳再次被地產商收舖而結業,輾轉又做了另一家同在沙田區的餐廳直至現在,不用收工後長途跋涉回家。經過多年的工作經驗,阿娜指收銀員的工作看似輕鬆,但長期走動令她頸椎及尾龍骨有勞損,不時會光顧按摩店按腳紓緩痛楚。

這個故事當中,沒有被阿娜提及又著實影響著她的事情,又有什麼呢?2001年,政府成立市區重建局,賦予收地大權,加快了全香港舊區重建的速度,也間接推動了地產商以更快速度在舊區進行收購重建。2003年沙士後,中國與香港簽訂了《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當時因沙士後的經濟衰退,許多香港人拍手歡迎CEPA的到來。2004年,政府修改《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全面撤消了租金管制和租住權保障,推動住宅連帶舖位的租金的瘋狂颷升,再加上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香港地產業也成了某些跨境不法錢財「洗錢」的投資方式……這一切的加乘效應,及後來引發了連串的社會問題,並非一個小小收銀員能預料。不過,她做餐廳收銀員的時間點,正是尖沙咀處於這個旅遊業過盛的時代;而幾次工作地點因地產商收舖而結業,明顯是因為工作地點身處舊區,而無論老闆是租舖或是舖的業主都好,都未能抵抗收樓重建的浪潮,引致她要轉換工作地點或直接轉工。

 

=================================

女工口述史系列簡介:
香港的基層女性,從幾十年前到現在,對社會的貢獻,絕不比達官貴人少,亦絕不比男性工人少。無耐,在社會變遷,工業北移老化,中港關係變遷,服務業零散化的等等的大環境中,基層婦女的貢獻往往被忽視。因為,許多人都充當了無償的家庭照顧者,或者被忽視的基層服務行業。這個系列的書寫,是希望社會看到這些女性的生命,因為,她們生命的過程,在紛紛陳陳的社會爭議中,,人口在各種上層政治的爭抝中,往往是香港社會中,沒有被足夠地尊重的聲音和故事。要了解整個香港社會的發展拼圖,可能這些故事,便是一直以來所欠缺的碎片了……


這個系列,將訪問各行各業的基層打工女性, 了解她們的生活,如何與整體社會對話,或者說,社會的問題, 如何影響了每一個個人。

系列其他文章請按:女工口述史系列

===========================
[草根.行動.媒體]

網頁: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assmediactio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actionofgrassmedi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