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政」下的勞資糾紛 勞審與公審的抉擇】

轉自:職工盟

當香港人面對勞資糾紛,好多時第一刻都諗起搵「勞工處」去「追糧」。往往去到勞工處先發現,原來佢只係可以幫我約老細去「調解」。當調解談判破裂(即僱主無出現或僱員不接受條件),法律上就要去勞資審裁處追討。

勞資審裁處一般入稟手續程序較多,面對唔同嘅表格同口供紙要填寫,又要約見調查主任,由排期再到審訊,已經係要成一年以後嘅事。

以往好多人以為可以用法律途徑去「追討」屬於自己嘅賠償,屬於自己嘅公義。反送中運動後,一個又一個放過「情操高尚」市民嘅法官出現,香港人見證著司法機構嘅墮落。尋求公義之路,亦變成一條無盡嘅不歸路。

制度失效,民間就要自救。正如今年5月,一班富臨工友親身「踩上」富臨,向管方以及食客抗議富臨單方面放無薪假以及拖欠遣散費,將富臨嘅無良公諸於世。而9月份,則有Bauhaus員工網絡公審公司,員工親身使用網絡攻勢「踩上」公司專頁,向公眾控訴公司嘅剝削。

今日(編按: 10月12日)嘅「山水盈」油漆師傅追討欠薪,亦係一班工友親身落地盤控訴大判「Buildking 」以及三判運志欠薪。欠薪還錢本身天經地義,依家要員工循「法律途徑」追討,先拎得番屬於自己嘅人工,就算建造業有「大判代償」嘅責任,但亦只限於兩個月內嘅薪金。

運志工友今日即場追討返約七十幾萬嘅人工,同富臨工友、Bauhaus 工友一樣,靠嘅唔係程序或制度公義,而係靠自己,去搵返屬於自己嘅公義。

「齊上齊落」並唔單只係響街頭戰線上出現,更加係響日常生活中體現呢一種精神。

勞審好多時被形容為一個鬥長命申索過程,面對呢一個無法治無公義嘅時代,可能靠嘅唔再係司法機構,而係靠自己,亦係靠所有人嘅集體力量去杯葛不公義嘅制度、不公義嘅財團、不公義嘅人。

勞審不如公審。

轉自:https://facebook.com/HKCTU/photos/a.557772130929731/467840576219966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