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照顧者的故事】:「SEN兒童照顧者:教養之路何從何去?」

轉自:香港婦女勞工協會/文:小蓉

-作為一家五口的照顧者阿瓊,她表示在家照顧SEN兒子的工作不比以前在職時少,甚至更為辛苦。她比喻照顧工作像24小時 on call,沒有個人休息時間。

#為愛選擇照顧家庭
一句「想兒子(得到)更好的」,30多歲的阿瓊於四年前選擇作家庭照顧者,守候剛出生的兒子,希望他能在自己手把手的撫養下茁壯成長。買菜、打掃、教育兒子等等的照顧事項,在與公婆、丈夫和兒子同住的家庭中由阿瓊一力承擔。這個本來擠擁而平凡的家庭,由於兒子於兩歲時被確診輕度過度活躍症,令阿瓊他們不得不開闢另類教育之路。阿瓊猶如故事中的孟母一般,為兒子得到「更好的」學習環境,不斷尋找坊間各種合適的SEN教育課程。可惜,事與願違,她尋找中才發現,SEN教育少之又少。

#SEN教育之路艱難崎嶇
面對坊間SEN教育的稀少,阿瓊表示社會對SEN兒子的學習支援根本不足夠。對於政府資助SEN語言及綜合訓練班,她表示課程時數過短以致未有對兒子的學習有大幫助。現時兒子上政府資助課程為一星期一堂,每節時數只有45分鐘,每期課程只有四節課堂。她認為課程過短的問題以致未能持續指導兒子,並不能有效教導小孩。另外,對於私人開辦課程,她表示其昂貴的學費令家庭財政造成壓力。她指出現時私人課程開支,每四節課程費用由$400元至$1000元不等。處於基層家庭的她來說,只能咬緊牙關去為兒子供書教學,這些龐大的教育開支更有時成為他們家庭爭吵的一部分。她說:「(財政)壓力真的很大,可是想兒子進步……這真的沒辦法。」本於有限制的學習環境下,兒子的學習狀況在疫情的阻礙中更為欠佳。由於疫情下多間訓練中心暫停,兒子的SEN教育基本上停頓。即使有個別課程以網上形式教授,在缺乏實體專業指導、兒子專注力不足和缺乏電腦知識等因素下,兒子的學習成效大減。阿瓊個人更缺乏相關教育指導的專業培訓,自己親自教導兒子亦是難關重重,例如在教導功課時,兒子會專注力不足而扭計,不肯寫字。

#對SEN兒童照顧者的支援猶如乾旱沙洲
相比SEN兒童教育的短缺,社會對SEN兒童照顧者的支援更為缺乏。對於社會上開辦的 SEN家長輔導教育課程,阿瓊表示課程不多和時間安排未能配合照顧工作。平常兒子上課時間只佔三小時,基本上她沒有空間去參加課程。她亦曾經抽出時間去參加相關訓練班,可是課程內容因兒子性格不同以致未能完全套用,訓練班對她照顧工作的幫助不大。至於家人支援方面,因為大家對她「照顧者」的角色期望大而甚少幫忙。阿瓊嘆息,家人不會主動提出協助和較少關心兒子,這些「瑣事」遲早都是自己做。她說:「(家人認為)反正我沒有工作,那就(負責)去照顧孩子,做家務。」被賦予過大的「照顧」角色期待,阿瓊缺乏個人安靜時間,甚至造成就一定程度上的壓力。她會擔心兒子是否得到合適的照料和會否因而得到改變。幸好,在照顧者的路上,阿瓊得到丈夫不時的幫忙,縱使在過程中仍會跌跌碰碰:阿瓊笑稱丈夫買餸的菜比他自己更老。被問到期望的SEN照顧者支援,她希望社會可提供更多輔導教育課程、政府提供更多兒童教育的資助,以讓兒子能成長得更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