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照顧者的故事】:「單親照顧者的心聲-阿美的人生」

轉自:香港婦女勞工協會/文:阿翹


對於照顧者一詞,相信大家也不陌生。人們會聯想到家庭主婦,預設父親工作賺錢,母親待在家裏照顧孩子。但若情況不是如此,而是由母親獨力養大孩子,背後會藏著一個怎樣的故事呢?今次很高興可以邀請到單親照顧者-阿美,與我們分享她當中的心路歷程。

#前言
年約30多歲的阿美,從女兒一歲幾開始做照顧者,至今大約已有十年。作為一個單親照顧者,賺錢養家和照顧女兒的責任都落在阿美一人身上。
被問到她如何形容照顧者的工作,「非常的身心疲倦。」每天重複做一樣的事情,只為顧好一頭家。對她而言,身為照顧者,就是為顧好女兒各方面的成長、照顧她的起居飲食、身心靈發展,幾乎就是把全副心機都投放在女兒身上。

#成為照顧者前
阿美憶述女兒還小的時候,有時可以依賴住在同一處的家人。到後來女兒長大便搬出去住,開始一腳踢的生活。

問到阿美的以前的職業,覺得她「復康行業」此選擇頗特別,繼問起她踏足此行業的原因。她笑着說:「不會式微嘛。」考慮到香港未來的人口老化,阿美決定修讀OTA(Occupational Therapy Assistant,即職業治療助理)課程,有一技傍身之餘,對日後照顧家裏的老人家亦也幫助。她做了好一陣子職業治療助理,不過都是半職。她表示皆因要照顧家庭,時間很難配合而堅持不轉做全職,工作便開始暫停,到現在已接近年半。
對她而言,最理想的選擇,是作為返半職的照顧者。

#最深刻的事
「細個都聽話嘅,大個就開始反叛。」大概是女兒的反叛期吧。
阿美把這事形容為嘔心瀝血。女兒逐漸有自己的想法,會以自己的出發點為先。一旦覺得自己的決定是對的,就會衝着事情去做,但不會三思而後行。不論阿美給她甚麼意見,就是常聽不入耳。阿美無奈的解釋,「是未碰過釘、撞過板吧。」對於這個情況,她說唯有在女兒做每一件事前,提醒她要先衡量後果。「提就提咗㗎啦,要等佢自己開竅。」相信孩子的反叛期是很多父母最難搞的階段吧。

#最辛苦的事
照顧者把生活重心都放在孩子上,難免許多的快樂和痛苦都源自於孩子。
說到最辛苦的事,阿美認為主要是女兒不聽教。她回憶,女兒中一的時候,跟朋友出街後不會接電話,有時很夜都沒回家,久久聯絡不上她。女兒沒有安全意識,常讓阿美擔心不已。為此一次次的舉出夜歸相關的報道,警告女兒當中潛在的危險性。幸好,經過阿美很多次的教訓、長時間的嘮叨,女兒最近開始有交帶和好轉變:起碼會接聽電話,外出時報個平安;慢慢學會接納,多考慮他人的意見,多加思考後果,學懂保護自己。

#最大的煩惱
阿美毫不猶豫地說:「想要工作。」除了是生計的煩惱,近一年因社會運動和疫情停課,女兒長期留在家中,阿美每天要為女兒準備一日三餐,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

#與女兒的相處之道
平日女兒上學的時候,阿美形容她與女兒的關係較好。因疫情停課之後,女兒經常留在家中,磨擦變相增加,易有拗撬。被問到如何解決磨擦,阿美承認女兒跟她性格相似,很易燥底。雖知要心平氣和卻做不到,兩人經常像火星撞地球。故母女倆的相處模式就是「嘈完最多嬲1、2晚,之後就無事」。阿美坦言,兩個人住在同一屋簷下,見到對方卻當她透明是不可能的。生一個人的氣很辛苦,亦傷感情,認為只要不踩到對方的尾巴,就能和平共處。

#身兼父母的角色調節
對於身兼父職一事,阿美最大的體會就是:凡事只能依賴自己!生活上所有事要獨力做,所以很多事都要學懂如何去做,包括家中的大小維修、度尺寸更換電器。面對不懂得做的事,她認為「一次唔識第二次就要識」,「例如要換燈膽,就帶埋舊嘅去配,就包保冇錯。」早已適應的阿美笑說,把這些事當成是學習技能,對自己也有幫助。

#拮据的生活開支
以阿美半職的人工,根本不可能支撐兩人家庭的生活。縱使她有另外申請綜合援助,但兩者合加起來仍然是不夠用。花費最大的,除了女兒,其次是生活開支,尤其是買餸方面。舉例說新鮮肉很貴,她唯有將它們分開幾餐吃。疫情嚴重時,所有日用品被炒得很貴,一盒口罩差不多要3、400元。阿美坦言,當時根本沒能力負擔昂貴的口罩,幸得女工會在艱難時期的幫助,母女倆才有口罩可用。阿美憶述,那時候和女兒在超級市場,與人群爭先恐後地搶購廁紙的畫面,到現在依然歷歷在目。僅靠微薄的幾千元綜援,應付龐大而無可避免的生活開支,阿美也感十分無奈。

#壓力與生活平衡
上班族忙於工作,照顧者便忙於做家務。提到做家務,阿美形容女兒有時肯幫手做簡單瑣碎的,如買日用品、洗衫晾衫等。換作是厭惡性的抹窗、洗碗、洗廁所,她便會抗拒了。忙於做家務同時會產生壓力。作為照顧者,阿美說有負面情緒是免不了的。

被問到如何排解壓力,她會約朋友出街吃飯聊天,「同friend傾計真係可以唞下氣!」對她而言,有時分散注意力,抽空做有興趣的事,如製作護手霜、調配香薰油,也是不錯的減壓方法。
生活平衡得好,負面情緒也能減少。阿美表示,現在她幾乎把全部時間貢獻給家裏,沒甚麼自由時間可言。她再提到返半職可讓她有寄託,還能照顧家庭,時間上較好運用、較易安排。

#決定比較下的得與失
每個決定的背後有得必有失。
對阿美來說,做照顧者最大的得着,就是學懂編排時間。以前的她,會猶疑每日的工作鋪排,現在她一醒來大腦就能排好該天的日程了。她分享道,家裏做的都是機械式的工作,始終都要去做,現在她學會把各項平均安排在上午和下午,避免將工作堆起才做,這樣可更輕鬆。「熟能生巧吖嘛!」她笑言。

至於損失,阿美最大的遺憾在於工作。她坦言很難找半職的工作。雖說全職的工作更易找到,但是它們的上班時間、工時都是固定的,時間配合不到平日要照顧家庭的她。要找到一份半職、半晝、返5日、自己行業的工作,對阿美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被問到得着抑或損失較多,阿美毫不猶豫地說:當然得著比較多!她說,雖然做照顧者的工作厭惡又重複,但考慮到可以陪伴照顧青春期的女兒,見到她健康溫飽便足矣。「起碼個女唔使捱飯盒!」阿美認為,做照顧者的一部分是在履行作為母親的本份。因此,她不會計較付出與回報是否成正比,只希望正值青春期的女兒能夠長大、及早開竅。

#未來的職業路
既然難求一份合適的半職工作,不禁好奇阿美想沒想過轉做全職。她考慮了一下,「想過。」她解釋,一直做半職是女兒的緣故。她認為女兒在反叛期容易學壞,需要在這個階段看她緊一點,及時糾正、教導她錯的地方。等到女兒讀完中學,渡過反叛期,穩定下來的時候,阿美才會考慮返全職的工作。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
「你有後悔過做照顧者嗎?」
「沒有。」
「若可以選擇,你會做相同的決定嗎?」
「會。」
阿美說她從不後悔成為照顧者,不過需要取個平衡。於她現在的情況來說,最好還是邊做半職、邊做照顧者。

#後語
做一個照顧者很辛苦,做一個單親的照顧者更辛苦。擔起父母相兼的角色,獨力養活一頭家,不是當事人真的難以想像其中的壓力和辛酸。阿美的人生故事可能平凡,卻道出了許多照顧者的心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