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南區調查 精神健康堪慮

轉自:明愛青少年及社區服務-明愛香港仔社區中心

「2019冠狀病毒病」,俗稱「武漢肺炎」或「新冠肺炎」,持續於全球散播,而香港在2020年7月起爆發第三波疫情,病毒在社區蔓延,陷入「失守」的狀態。有見及此,明愛香港仔社區中心第二次進行關於疫情社區調查,以了解南區區內人士於第三波疫情期間的生活及情緒狀況,並收集市民對最新防疫抗炎措施的意見,倡議改善防疫、經濟及精神健康支援政策。

是次調查於2020年9月進行,成功於本中心內及網上接觸共616名南區居民,共取得616份有效問卷。

調查發現市民於精神健康與經濟方面均面臨嚴峻處境,亦對政府的防疫政策甚感不滿。

精神健康方面市民精神困擾毫無紓緩跡象,社區繼續集體「情緒爆煲」。是次調查直接運用「Kessler六項精神困擾級別量表」( Kessler Psychological Distress Scale) (K-6), 評估各受訪者有否出現「嚴重程度的精神困擾」,結果發現超過三成 (30.63%)的受訪者出現「嚴重程度的精神困擾」,而超過半數的基層與中產群體分別於經濟與社交層面的生活感到出現沉重負擔、壓力及威脅。疫情已為市民身上加諸一種「隱藏慢性精神疾患」

經濟方面,長期疫情已令市民帶來「經濟生活下流化」的壓力,調查發現受訪者整體收入中位數下跌竟達一成,而貧窮及中產家庭的收入中位數之跌幅更超過兩成。更而甚者,分別各有一成受訪者由「非基層」跌入「基層」以至貧窮線以下,與及由基層階層跌落貧窮線以下。另外市民對經濟環境甚為悲觀,僅得三成(30.52%)的受訪者表示有信心能確保穩定工作及收入。而政府「經濟支援」方向並不符合市民的實際需要,竟只有兩成預計自己將會(繼續)失業或開工不足者表示會考慮申請綜援。反而,約七成的受訪者認為政府應實行多一次現金發放計劃,而超過一半的失業人士要求「設立失業援助金」。超逾六成半(66.8%)的市民認為「保就業」計劃無法有效保障自己與家人的就業狀況及維持收入,當中超過四成(42.23%)的相關受訪者認為由於沒有訂明僱主必須延聘所有現職員工,僱員仍可能被各種原因被解僱而失業;同時亦有約兩成半(26.21%)的相關受訪者表示自己是自僱人士,或從事零散工作,沒有固定僱主,故他們難以申領直接「保就業」計劃。

防疫政策方面,大部分市民認為抗疫措施多而無當,只有「強制口罩令」獲得超過七成(73.4%)的受訪者認同能有效防疫,「限聚令」、「限制餐廳經營時間及餐桌用饍人數」、「全民社區病毒自願檢測」等措施只獲兩成至四成受訪者認同,被認為是擾民無效用。超過八成受訪者認為政府應「全面撤銷對33類由外地抵港人士「豁免檢疫」的安排」,其他如「暫停於高風險的場所使用現金,改用非現金平台交易」、「擴闊香港健康碼」等額外措施均不足半數受訪者支持,甚至有接近四成受訪者表示應取消整個健康碼制度。

針對以上由長期疫情衍生的問題及嚴峻處境,本中心建議政府應「做實事」推行實際有效政策支援市民的精神健康及經濟生活,並回應民意及實際情況,推行實際有效的防疫措施,協助市民度過難關。

1.      精神健康方面:

u  政府需承擔責任,額外投入資源予醫管局、社福機構及區議會,支援因疫情飽受精神困擾的市民

2.      經濟政策方面:

政府應盡快開設以資產審查「短期失業津貼」項目,為疫情期間失業之人士提供定期每月的援助金,市民只需證明自己於疫情期間失去原有工作,便可申領失業津貼直至找到工作或疫情結束

u  再次為每名全港18歲以上市民派發一萬元現金,讓經濟受困的市民可獲「救命錢」,並刺激經濟

u  減收公共項目費用及稅款,並為住戶提供電費及生活燃料(如煤氣)津貼,與市民共渡時艱

u  審慎運用財政資源,維持及創造本地就業機會,暫緩或擱置接下來將花費龐大支出的「大白象」項目,改為直接投放資源來維持以至創造本地就業機會,刺激本土經濟重推新版「保就業」計劃,直接向每名受僱人員發放薪金津貼,或加入必須確保現職員工持續受僱的條款,真正保障勞工權益

3.     防疫政策方面:

全面撤銷對33類由外地抵港人士「豁免檢疫」,並取消對由中國返港者的「豁免檢疫」的計劃

盡快檢討、修正以至取消擾民而無效用的防疫措施(如限聚令、餐廳限桌令),並調配執法資源執行
實際有效的防疫法例,提升跟進與「口罩令」相關的執法事務的比例,專注跟進在室內外公眾地方不合作佩戴口罩的人士

不宜於大部分市民不太信任政府的情況下實行強制檢測及擴充健康碼功能,擱自「強制檢測」的法律工作、立法程序,將防疫重點放回「源頭防疫」、「促進個人預防感染」,並在未得到廣泛民意認同之前,不能將「健康碼」制度擴展至市民日常生活,避免政府與社會之間不必要的衝突

南區居民賴女士講述自己由疫情開始長期失業的經歷,其本身從
事零散工作,各有飲食業及家務助理的兼職,惟疫情開始,其任
職的餐廳沒再安排所有兼職及散工同事上班,同時也失去不少兼
職家務助理的工作機會,因原先聘用她的中產家庭,不是出於防
疫理由擔心感染,便是「自身難保」,要放無薪假收入下跌,故
無力再聘用她進行家居清潔的工作。賴女士拒絕申請綜援,應為
自己需自力更生,故疫情期間一直節衣縮食、依靠積蓄,與及申
請各類短期應急的慈善基金渡日,亦努力尋求零散工作,每月月
入僅得一至二千左右。
因應調查結果,本中心和各與會者均建議政府應正視市民精神健
康需要、調撥資源加強情緒支援服務,並推出免資產審查的短期
失業津貼支援失業人士,並審慎運用財政資源,維持及創造本地
就業機會,刺激本土經濟

調查報告全文: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0V4_pIS-fkCZJdaWUBzM5qO5-wQCd2p8/view?usp=sharin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