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瓜灣舖租戶被要求遷出當日始與街坊會面 會上地政署市建局互卸責

[草根‧行動‧媒體] 重建特約記者:張加沙

沙中線鐵路將接通土瓜灣,土瓜灣亦將大變天。市建局目前在土瓜灣有七個毗鄰相近的重建項目,範圍由庇利街去到銀漢街和祟安街一帶,地盤總面積超過兩公頃。
其中六個土瓜灣重建項目,2019年9月6日地政總署宣佈收回相關的土地;自12月6日起,這些土地已經收歸政府所有,由地政署接管及市建局代理。然而,重建下小商戶面臨的困境及安置問題仍未解決,近日卻收到政府律師信控告,要求他們盡快遷出。

土瓜灣一眾受重建影響的舖戶成立「土瓜灣店舖關注組」(下稱關注組),一直透過不同行動發聲,要求市建局改善重建政策,落實「以人為本」理念,包括先安置後清拆,保障小店生存權,及保障已凍結登記舖租戶權益。然而,市建局一直對重建舖戶租客訴求充耳不聞。

關注組一眾舖租戶與市建局、地政署、發展局經數十封書信往來,疫情期間甚至曾向地政署提出線上會面,仍被拒絕,直至其中一舖租戶近日被地政署及市建局控告,要求於11月20日遷出,否則會動用執達吏強硬清場,然而直至2020年11月20日限期當天,地政署和市建局才終於首次與舖租戶會面。

車房袁生和土家故事館代表瑞玲會上手持橫額,熱烈歡迎經數十封書信往來才終首次與重建戶會面的市建局及地政署同志。

舖戶:不想「霸佔官地」 是想走也走不到

鴻福街車房租戶袁生,正是會面當日店舖已屆搬遷限期苦主。袁生坦言,這段日子很可憐,這一年內,每逢周六、日就到處找舖,睇了至少六、七十間,但月租由五至八萬不等,對比於原本月租只約萬多元,根本不可能應付巨額租金。袁生會上直言,「我做呢行做左四十年」、「二百多間車房,一時間全趕走!」、「根本解決唔到,舖頭養了我和員工三戶家庭,執笠的話幾個家庭生活就散晒。地政署職員只會坐在寫字樓歎冷氣,有冇了解我地的困難處?」

另一位銀漢街車房租戶寧師傅直言,「現在根本是焗退休」,「現時舖租仲貴過銅鑼灣呀!」

為何車房租金升得如此厲害?其中一主要原因是,法例限制只有樓齡1985年之前大廈地舖才可做維修車行,而舖位亦必須樓底夠深夠高,才可以擺車兼升起汽車作維修。不同舊區不斷面對重建,要找滿足種種條件的店舖又談何容易?

銀漢街車房寧師傅會上亦問地政署,「如果地政署容許我利用橋底空間入車維修,我可立即搬」,地政署代表回覆稱現行措施沒有此可能;而市建局代表鍾彩雲更稱其手頭資料顯示受影響車房只有六十間,會上街坊紛紛怒斥「肯定唔止」。

鴻福街電單車店租戶胡生亦怒言,「點解要告我地,我地冇諗住霸佔官地,係被迫留低,你地明唔明?」胡生指聽到有認為租戶是「賴死唔走」的說法,根本是「莫須有」、「扣帽子」。

收數十封律師信法庭傳票 情緒低落又失眠

而自土地已經收歸政府所有,舖租戶亦不斷接到多達數十封的律師信及法庭傳票,搬遷期限亦迫在眉睫。

鴻福街車房袁生稱接律師信也有數十封,還有法庭傳票,其心情實在「唔知點講」,過去一年為找舖位而失眠,付出了大量的腦力和情緒。「試過以為搵到合適店舖,但突然又話搵到地契唔可以做車房,或業主突然又話唔租」

鴻福街車房袁生訴說找不到舖位又不斷收律師信法庭傳票被迫遷苦況

除車行外,其他行業同樣面對困境。

鴻福街洗衣店英女士表示,自從一公佈重建進行確認受重建居民、商戶的凍結登記,附近舖租已立即升兩三倍,洗衣店的排污及排氣口的位置亦需特別留意,以符合法例要求(編按:相關條例包括《空氣污染管制(乾衣機)》(汽體回收)規例》及《空氣污染管制條例》),故要找舖位亦不容易。

最後英女士「很幸運」地找到一個六十多年樓齡的新舖位,只能夾硬搬,且因原先店舖已經營三十多年,搬舖也必須買新機,由美國訂購的新機最快也要12-15星期才送抵,而其相關單據之前已經全數交予市建局的跟進職員,問可否批准延期,及暫援發出法庭傳票,但該職員只回覆稱法庭信件仍會照樣發出,仍拒絕承諾給予搬遷的緩衝期。會上市建局代表回應稱未了解事件,會先回去與相關職員了解跟進。

市建地政互卸責 誰做決定仍是謎

關注組與地政署和市建局的會面,歷時長達兩個半鐘,過程中兩個部門不停互卸責任。
市建局代表張偉成甫開始時便稱,之前已聽到舖戶心聲,是次聯合會面是希望讓地政處聽到舖戶的心聲再作跟進。

而地政署代表謝卓健一方面承認在土地復歸政府後他們是最高負責人,今年年尾明年年頭會開展清拆工程,可能要展開法律行動,洽商同時盡量希望舖戶在項目開展前遷出;但同時又強調已轉交市建局以「代理人」身份收回物業管有權。

地政署代表謝生會上強調,已轉交市建局以「代理人」身份收回物業管有權。

電單車店租戶胡生追問「究竟誰是對頭人?」在兩個部門花了大量時間遊花園後,市建局代表才指負責申請拆樓的是市建局,而審批是否拆樓的是工務局,但對於究竟誰能暫緩法庭迫遷程序,讓街坊有緩息期繼續找舖位復業,兩邊都推來推去,誰都不肯給予承諾。

市建局代表張生對誰是暫緩法庭迫遷程序的決策人,一直遊花園。

地政署隱藏賠償公式 市建職員誤導街坊拒承責

租用鴻福街16號的土家故事館在11月16號亦收到法庭傳票,被告霸佔官地。土家故事館代表阿彬直言,市建局職員一直在誤導街坊,恐嚇稱「你哋土收前唔走,之後就會少啲錢㗎…」、「你哋依家唔簽,之後我哋就唔會理你哋個個案…」很多商舖在經濟壓力下簽紙離開。然而,在土地復歸日後,部份商舖發現地政署給予的賠償方案,竟然高於市建局收地前的賠償方案,關注組過去多番追問地政署如何計算賠償,地政署始交待會以「營商面積」計算,但該公式卻未有在地政署供業主及佔用人參考的指引中出現過。阿彬表示「好彩我地一直唔了解政策細節所以唔簽,但好多街坊以為土收後才簽紙離開補償會少好多。市建局會否檢討要求前線職員唔好恐嚇街坊?」

地政處代表謝生指,政府收地賠償的政策是是合法佔用人被政府收地的補償安排不應差於寮屋業務經營者,地政處一直沿用有關準則至今,至於以「營商面積」計算賠償的方式,並沒有記錄在有關指引的問題,謝生僅表示如相關的指引不清楚,會向部門反映及跟進。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的ken亦追問「現時市建局於土收前給予舖租戶的賠償方案,竟然少過地政署收地後的方案,而地政署和市建局均隱瞞資訊,被誤導而收少左賠償走左的街坊,市建局點處理其誤導街坊的責任?在新的重建區市建局又會如何處理?」

會上市建局代表鍾女士只稱,項目在土地復歸日前,是根據市建局賠償政策補償,與地政署無關。而市建局補償中的[營商特惠津貼],是地政署補償所沒有的,職員可能是如此交待,並不存在有誤導。市建局代表鍾女士更稱「如有街坊認為有問題,可以上法庭申索」,以所謂的「法治」來輾壓手停口停根本無力玩法律遊戲的基層市民。

市建局代表鍾女士拒承認有誤導街坊,只稱「如有街坊認為有問題,可以上法庭申索」

雖然是次會面出席的街坊以土收前仍未簽文件為主,但對此回應皆大為不滿,市建局代表鍾女士與另一位市建局代表張先生耳邊細語後,才稱最近有優化方案,便把誤導街坊的責任蒙混過去。(但事後再查閱市建局網站,市建局在過去一年並沒有新的優化方案)

經過兩個半小時的會面,市建局承諾會就車房袁生及其他街坊的個案會反映給上級,看看會否可有更長時間的緩衝期暫援申請執達令,並會最早25/11,最遲30/11回覆。

====================================
[草根.行動.媒體]

網頁: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assmediactio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actionofgrassmedi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