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國總統大選分析三】拜登承諾止戰 卻引戰狼入室

轉自:苦勞網陳韋綸 苦勞網特約編輯

【苦勞網編按】因應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出爐,苦勞網推出「2020美國總統大選分析」專題,全面解析美國選後的情勢,包括川普落選後仍對美國存有巨大影響力的「川普主義」、備受爭議的「美國選舉人團制」對誰有利,並檢視新任民主黨總統拜登的政策及從政歷史,供讀者參考思辨。

當選美國總統的拜登任命布林肯(左二)為國務卿。(圖片來源:Jonathan Ernst/Reuters)

「我們早就應該終止犧牲無數人命與財富的永恆戰爭(Forever Wars)。」當選美國總統的拜登,在競選期間說明自己的外交政策時,曾經做出這樣的承諾。然而,檢視拜登外交與國防團隊的人選,卻不乏主張繼續戰爭、與軍事工業複合體關係密切,甚至包括在美國入侵伊拉克及阿富汗中扮演關鍵角色的人物。

競選期間領導拜登外交政策團隊的兩位核心成員是弗洛爾諾伊(Michele Flournoy)與布林肯(Antony Blinken),布林肯已經在昨日確定接任國務卿,弗洛爾諾伊則是國防部長的熱門人選。

在歐巴馬時代,布林肯擔任副國務卿與副國安顧問,弗洛爾諾伊則是國防部政策次長。進一步檢視兩人履歷,實在令人難以對拜登的止戰承諾抱持樂觀

拜登新任國務卿 支持空襲敘利亞

在歐巴馬執政時期擔任副國安顧問的布林肯,領導美國對敘利亞的政策,他主張對「溫和派叛軍」提供武器,但是後者卻與基地組織及伊斯蘭國合作作戰。布林肯曾公開表示,敘利亞戰爭不會向美國發動的其他戰爭一樣,耗時十多年,但是至今這場戰爭已經歷時9年,50萬名敘利亞人因為國內饑荒死亡。然而,弗洛爾諾伊與布林肯所屬的新美國安全中心,卻在受訪時將小麥當作武器,建議美國與庫德族盟友利用所掌控的糧食,對阿薩德政府施壓。

布林肯還為歐巴馬設計「畫紅線政策」,揚言敘利亞當局只要使用化學武器,美軍必定干涉。2017年,川普宣稱阿薩德政府使用沙林毒氣攻擊平民,援引歐巴馬的「畫紅線」說詞,對敘利亞發射50多枚飛彈,布林肯在《紐約時報》發表評論支持川普的決定。但是美國至今都沒有提出明確證據,證明敘利亞當局有使用毒氣。

「永恆戰爭」設計者被賦予止戰任務

弗洛爾諾伊在民主黨總統柯林頓執政時,則是國防部《1996年四年期國防總檢討》的主要作者,她在這份文件勾勒了美國「永恆戰爭」(permanent war)的軍事原則。弗洛爾諾伊認為,為了確保美國進入關鍵市場、取得能源與戰略資源不受阻礙,「單方面使用軍事力量」有其必要性。

2003年,共和黨總統小布希以海珊政權擁有大規模毀滅武器為由出兵伊拉克,在野的弗洛爾諾伊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支持美軍先發制人。2005年,弗洛爾諾伊簽署了新保守主義智庫「新美國世紀計畫」(New American Century)的公開信,支持大幅提升部署於伊拉克的陸軍與海軍陸戰隊士兵數量。2007年,弗洛爾諾伊創立「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CNAS)智庫,這個由美國政府、武器製造商、石油大企業、矽谷科技龍頭、億萬富翁們的基金會,以及大銀行所資助的智庫,日後持續推動永恆戰爭的概念。

2011年,歷時8年的伊拉克戰爭,總計造成10萬多名伊拉克人與4千多名美軍死亡,事後卻被揭露海珊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指控為杜撰。

時至歐巴馬執政期間,美國民眾已厭倦美軍深陷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歐巴馬誓言「不派遣地面軍隊」進入伊拉克。取而代之的卻是無人機秘密空襲數量激增。根據倫敦調查新聞組織「the Bureau」,歐巴馬政府期間,無人機空襲次數是小布希政府的10倍。歐巴馬以反恐之名,在葉門、索馬利亞與巴基斯坦等國頻繁使用無人機攻擊,死傷平民約在300至800多人之間。正是時任國防部政策次長——這個職位被視為是五角大廈的大腦——的弗洛爾諾伊,將中情局(CIA)的無人機暗殺系統,納入了《2010年四年期國防總檢討》。

在阿富汗戰爭方面,弗洛爾諾伊反對美國撤軍。在歐巴馬時代,美軍在阿富汗的數量規模提升至10萬人,但是在2009至2010年間,叛軍與自殺炸彈攻擊數量不增反減,增加了65%。弗洛爾諾伊卻在參議院的軍事委員會諮詢中宣稱,美國與阿富汗政府正在扭轉局勢,擊退塔利班。

自2001年起的阿富汗戰爭,至今死亡人數已超過15萬人。

支持戰爭延續的弗洛爾諾伊,如今卻成為拜登賦予終止阿富汗永恆戰爭的熱門人選。

拜登政府的國防部長熱門人選弗洛爾諾伊。(圖片來源:Andy Wong/AP)

葉門止戰猶有變數

2015年,在美國武器的支持下,沙國及阿聯酋為首的聯軍開始進攻葉門,5年戰爭已造成超過6萬名葉門人死亡、1千萬人面臨糧食嚴重短缺,情況之險惡,被聯合國稱為「世界上人道主義最嚴重的國家」。美國則是沙國最大的武器出口國,自戰爭爆發以來,美國已對沙國出口130億美元的高科技武器。

去年,美國參眾議院不分兩黨通過決議,要求美國終止協助沙國涉入葉門戰爭,不但遭川普否決,他更為了推動自己的「中東和平協議」、完成以色列與海灣國家「關係正常化」的目標,無視阿聯酋涉入葉門戰爭的事實,進一步向阿聯酋出售230億美元的武器。這項決定也得到布林肯的肯定

拜登在競選期間承諾將停止出售武器給沙國,但是弗洛爾諾伊卻被揭露,在參加美國自由派智庫「美國外交政策」時,反對停止軍售,主張改以附帶條件的方式繼續支持沙國。

美國將持續追求全球霸權

在亞太政策上,《關注南半球》(Focus on the Global South)智庫創辦人、菲律賓學者貝約(Walden Bello)認為,儘管拜登不太可能延續川普對中國的貿易戰,但是「抑制」中國的策略,是從歐巴馬時代便已開始,川普政府只是將歐巴馬的態度推向極端。

歐巴馬時代的「重返亞洲」(pivot to Asia)策略,在亞太地區增加美國海軍部署,企圖抑制、包圍中國。「空海一體戰」(Air-Sea Battle)戰略,則明確將中國定位為「敵人」,一旦發生衝突,首要目標是穿越中國的「反介入/區域拒止」(Anti-Access/Area Denial,A2/AD)防禦系統,給予中國東南沿海工業基礎建設致命一擊。

川普執政時期,美國進一步在南韓建立針對中國與北韓的反導彈防禦系統(THAAD),並在2019年退出《中程核飛彈條約》(INF)後,於亞太地區重新部署瞄準中國的中程核飛彈。

拜登執政後,五角大廈將中國視為敵人的立場預料將不會改變。今年6月,弗洛爾諾伊呼籲未來的美國政府應該「磨利美國軍事的刀鋒」,具體做法是增加美國在亞洲的部隊部署,以及與盟軍的演習次數。她甚至呼籲美國增加毀滅性武器能力,如此才能「對中國發動閃電戰,殲滅南海的中國海軍與商船。」

隨著拜登當選美國總統,一批前歐巴馬時代的外交與軍事官員再度回朝,從這些人過去的經歷看來,很難對於拜登「止戰」承諾保持樂觀。相反地,美國持續追求全球霸權,升級軍事競賽,可能才是拜登執政的常態。

遭沙烏地阿拉伯空襲後的葉門首都沙那。(圖片來源:Yahya Arhab/EP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