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草為藝2020 第四回合:[藝術集體、個人藝術家與社區: 參與的煩惱 ]第三場/德昌里:油麻地的碎石與小路

轉自:影行者

第三場:德昌里:油麻地的碎石與小路
主要分享者:德昌里|主要對談者: 李維怡 lee waiyi影行者成員)
日期:12/12/2020 |時間:1530-1830
連結:成功報名後通知。

「德昌里」這個稱號,是一個似有似無的能指。認識他們的人,有人會想起第一次反跨國資本壟斷的佔領中環;又有人會想到在油麻地德昌里一角的素食合作社蘇波榮,有人會想到在為不同的邊緣社群抗爭做版畫的一班朋友;又有人會想到一些與其他年青人住在一起經營互助共同生活的人;又有人會想起無家者相關的橋城展覽……然後,他們有時會以不同的稱號出現……然後,一起共住的朋友或一起創作的朋友,又不會全都認為自己是「德昌里」的人」。然後,外界有不少人認為「德昌里」有很多藝術家,「德昌里」裡面也有人覺得自己一群人是喜愛藝術又想參與社會的集體;但又有在「裡面」而一般被認為是藝術家的朋友,不覺得這堆人是「藝術集體」……這群邊界不清晰的、時時呈液態的朋友,會怎樣理解我們今次開出來的「藝術集體」這個題目?讓我們拭目以待……

報名: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ecgwdECC5Q0-4lE31UPHU6OgcdZQybDNNgiWnylVZLbUZ5Pg/viewform
(活動後請填問卷: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P6jqWhwV_j45FbRi4H7d8ij1VfqGTcWjVz0UCvmRoLfp7Og/viewform)

**報名注意:1) 在疫情影響下,暫時所有活動已改為只能線上參與。2) 報名將以電郵確認, 請回電郵以確認報名。謝謝。3) 報名將於活動前一晚2100截止。

========
落草為藝第四回合前言:

在香港,如果有一班人一起做藝術,通常大家會叫這些群體做「藝團」,而「藝團」又往往因要申請資金贊助,而要成立「公司」,並被要求在團體實行「公司」體制的上下層級分明,或創作和行政部份必然分離的狀態。

不過,在世上很多地方(包括香港)都有些朋友在實踐「藝術集體」(art collectives)的理念。藝術集體,有很多定義,在這個回合,我們先作如下定義:

一群理念相近的朋友走在一起,一起做一些大家想做的創作,或者互相協助大家做自己的創作。有部份集體,更會成為類似公社的群體,除了在創作上平等分享,互相幫助之外,更可能會一起分擔工作室或甚居住空間的費用,一起分擔經濟和生活上的群體義務。有部份的集體,亦可能會宣告一些特定的藝術理念和實踐方式,又或沒有宣告地共同默默按著某些基本原則在運作。
由於藝術工作者並非人人一幅作品賣萬金,往往大家的集體工作室或居所總會身處於較草根、租金較低廉的地區。有志於做社區/社群藝術的藝術集體,就更加會特意處身於社區之中,與社區發生互動。

在當代藝術的理念下,創作可以不一定是一件物品,而可以是一個過程,或是一個概念,或者有人會認為,帶著藝術的角度去觀看世界,並因而作出反應的行為已經是藝術:可以是在社區內造就一個無特定用途並讓人休息的空間,可以是不停搞街坊活動,可以是經營一家餐館或圖書室作為一個藝術文化的交流點,可以是與街坊一起搞種植計劃……

不過,一起創作、一起生活,一起分擔,必然面對很多外在和內在的挑戰。比如社會政治環境壓抑程度不一、資源不夠、內部原則理念分歧、做事速度手法不一、對社區狀態的判斷不一、找不到進入社區的入口、藝術家家庭階級背景差異、共同創作還是個人創作、部份藝術家被藝術市場看中……等等。

可是,在資源匱乏,主流美學觀伴隨商業社會甚囂塵上的社會中,如不互相幫助,情況會更糟。那麼,不同地方的藝術集體,共同經歷了什麼?如何面對這些挑戰?「成功」或「失敗」的經驗為何?或如何定義「成功」與「失敗」?我們如何定位自己與身處社群的關係?這些都亟待互相分享和了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