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工傷及職安大事回顧

轉自:工業傷亡權益會

(一)職業傷亡數字分析

勞工處數字

根據勞工處數字,截至2020上半年,一共發生12389宗工傷意外,另有113宗職業死亡意外。對比過往幾年數據,預計全年因工受傷數字會下跌三成,致命個案數字則與過往相去不遠。

 2018年2019年2018上半年2019上半年2020上半年
致命個案218249106121113
受傷個案35,74632,64316,70516,54912,389

當中,一向發生最多工業意外的建造業及餐飲服務業(工業意外即指受《工廠及工業經營條例》規管的工業行動),其受傷個案錄得約兩至三成跌幅。

工業意外2019上半年2020上半年
建造業受傷個案1,4471,095
餐飲服務業受傷個案2,3011,518

工業傷亡權益會統計數字

工業傷亡權益會(本會)於本年度共跟進或記錄了53宗職業死亡個案。按本會紀錄,截至目前為止,本年致命工業意外最少發生25宗,較去年增加3宗;而建造業致命工業意外的個案最少有19宗,同樣較去年增加3宗。當中「人體從高處墮下」佔9宗,仍是最嚴重的意外類別。
(最終數字以勞工處公佈為準)。

 2018年2019年2020
致命工業意外162225
建造業致命個案141619

(二)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意外趨勢

本年因工受傷數字大幅度下跌三成,最大原因應該是受到肺炎疫情影響,各行各業都有裁員、開工不足和間歇性停工等情況。但與此同時,死亡個案的數字並沒有因經濟影響而減少,建造業致命工業意外的數字反而比去年增加了3宗(由於個別個案仍在調查中,相信實際數字會更高),反映安全風險仍非常高。

尤其是在本年7月14至23日期間,本港在10天內發生了4宗建造業致命工業意外;剛過去的12月7日至14日,亦在8天內發生了5宗致命工業意外。這兩段短時間內發生的致命工業意外幾乎已佔了建造業全年個案的百分之四十!

我們發現,7月14至23日正值第三波疫情開始爆發,而12月7日至14日亦正值第四波疫情爆發期。意外頻生原因是否追趕過去停工的進度,還是擔心疫情再爆發導致停工?有業界工友反映需要經常加班,甚至每月工作28日,趕工可能是其中一個意外頻生的原因,但本會認為重點還是風險評估不足、安全設備不足、施工流程不當的情況沒有得到改善,以致每年的致命意外仍居高不下。

建造業陋習必須杜絕

以上的致命意外當中涉及了建造業的某些陋習,例如嚴重意外沒有即時報警而改為召喚救護車;沒有即時通知勞工處;以及懷疑事後改動現場環境的情況。不報警不即時通知勞工處,讓警方和勞工處無法入內進行調查及發出停工令;而改動現場環境,逃避責任,企圖瞞天過海更加是違法行為,絕對不能容忍!本會相信大部分地盤都能遵守法律法規,但如仍有人維持這種陋習,最終損害的是工人的性命和權益,因此陋習必須杜絕!

本會的呼籲

就意外不斷,本會認為勞工處僅向有關僱主發出「暫時停工通知書」,及未有快速發出「職安警示」,根本是後知後覺,無助業界加強對施工安全的關注!本會強烈要求勞工處從速向公眾公開交代意外成因及處方的跟進工作,並加強對全港地盤的突擊巡查,採取更嚴厲措施嚴懲違例僱主,積極監察施工安全,方可保障工人性命!

我們一直呼籲政府勒令全港地盤暫時停工,好讓業界全面檢視施工安全,加上新冠疫情對地盤的夾擊,考驗將越來越大。勞工處必須採取更積極措施,方可保障工人性命。

(三)提高職安罰則 終有望落實

政府曾於2018年提出修法提高職安罰則,並咨詢各界意見。唯自當年提出後,一直進展緩慢。最近,政府終將方案交到勞工顧問委員會和立法會討論,並有望於下年落實。

該方案下,違反相關職業安全條例下「一般責任」的罰款由最高50萬元增至300萬港元,最高監禁刑期由6個月提高至2年。針對造成嚴重傷亡的個案,則以「可公訴罪行」方式提出檢控,罰款為600萬至5,000萬港元,最高監禁期為3年。

本會對此表示歡迎,事實上,我們在過去多年曾一直爭取提高罰則,因為現有的罰則對資方毫無阻嚇力。建造業一向是職業傷亡的重災區,由於違反相關條例的刑罰遠低於承建商改善地盤安全的費用、延誤工程的成本,資方衡量過後,可能寧願被罰款也不願做安全措施,最終導致嚴重傷亡。故此,大幅提高刑罰是一個正確方向。

唯即使大幅提高罰則後,法庭如何量刑也是重點。過往,即使違反相關條例最高可被罰20萬元或50萬元,從未有個案觸及此上限,不少導致工人死亡的個案最後也只罰款幾萬元了事;條例實施以來也只判決過3宗緩刑,從未有即時監禁的案例。

然而,新措施若要對資方構成阻嚇,仍須更多配合:勞工處應盡力搜羅資方違法證據,讓法庭有更全面判決,遇有判罰過輕情況亦須積極上訴;相關法例條文中亦應參考英國做法,加上合理的量刑指引予法官參考,以示違反職安條例的嚴重性,如資方不為員工提供完善安全措施,其實形同傷人,理應設置更高的量刑標準。

最後,政府提出建議之初,曾有一方案是「可公訴罪行」的罰款設定為「承建商營業額的10%」或「600萬元」,以較高者為準,但最後可能因業界反對而擱置。我們對此抱持觀望,並會於新例落成後持續監察其成效,如未能對資方構成阻嚇,政府則應採取更積極的方案,將罰款與營業額掛鈎;或針對建造業而言,將罰款與其「工程費的10%」掛鈎。

(四)新冠肺炎的僱員補償事宜

截至本年12月9日,勞工處正跟進257宗懷疑因工感染新冠肺炎的僱員補償個案,唯當中僅18宗(7%)的僱主確認承擔賠償責任。本會認為數字極之不理想,如果僱主或保險公司沒有推卸責任之嫌,就反映了僱主或保險公司是否界定為工傷之認識不足,同時,僱員可能對自己的權益也認識不足;而政府一直逃避把新冠肺炎納入例須補償職業病範圍內,引致僱員、僱主和保險公司均無清晰概念和準則情況下,對如何處理工傷毫無頭緒,不如持觀望態度,等待勞工處調查結果。

如此做法,對僱員權益的保障無疑是最差的。據我們理解,不少僱員即使懷疑自己因工染疫,也只會以普通累積病假方式向僱主索取病假期間的五分之四人工。然而,如果該個案屬工傷,按《僱員補償條例》,僱員除了病假期間的五分之四人工外,亦可報銷醫療費及有機會需要判傷而得到額外補償。對於病情較嚴重和反覆的僱員來說,工傷病假錢和醫療費絕對是他們維持生計和持續醫療的出路,如果個案被界定為懷疑個案,意味着他們將暫時失去此權利,在經濟、醫療和情緒上造成壓力。事實上,我們亦聽聞不少染病者康復後仍有後遺症,例如失去味覺、不能跳高、肺部纖維化等,理應可接受判傷獲得補償。

現時,可能因為社會普遍對患者,甚至是康復者都有負面標籤,又或工友因怕麻煩而傾向大事化小,不欲呈報,我們希望呼籲懷疑自己因工感染肺炎的工友不要輕易放棄自己的權益,要求僱主或自己主動呈報予勞工處。

勞工處亦應積極對外宣傳相關事宜及關於僱員補償的權益,例如跟進方法、成功完結個案的案例,給予因工感染的僱員充足資訊及信心,讓他們願意將個案交由勞工處跟進。

當然,最終把新冠肺炎納入《僱員補償條例》指定職業病補償範圍,才能解決問題,保障僱員權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