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劏房兒童學習狀況調查發佈會

轉自:全港關注劏房平台

香港.2020 年 12 月 20 日 – 根據政府統計處的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香港有約209,700人居住於劏房,當中不少是兒童。壓迫的環境不但限制了居住劏房兒童的學習機會,亦會影響他們的身心發展和成長。有見及此,為了加深認識居住劏房兒童的學習狀況及影響他們學習的因素,並令社會更加關注此一議題,以促使政府改善各項政策,讓兒童享有更平等的學習機會,循道衛理亞斯理社會服務處聯同全港關注劏房平台,在明愛荃灣社區中心的協助下,於2020年7月至8月間向荃灣區的街坊進行了「居住劏房兒童學習狀況調查」(下稱:調查),以下是問卷調查結果的重點分析及建議。
是次調查成功收回有效問卷共193份。受訪對象均為居於荃灣劏房並至少育有一名在香港學習的小學生的家庭。為豐富數據,調查亦加入了質性研究,分別進行了4次家庭深入訪談及2節共20位家長聚焦小組。
居住劏房兒童成績難脫穎而出 超過七成自評為中等或以下
調查發現超過七成的受訪家庭評價兒童在學校的成績為中等或以下,受訪者在聚焦小組中表示,現時小學的教學內容較深,他們受教育程度所限,難以提供適切支援,影響了子女的學習進度,再加上居住環境未如理想,令子女無法有良好的學習表現。調查亦發現劏房租金佔家庭收入比例高、面積小、空氣質素差及嘈音多等因素對兒童學習表現有負面影響。
調查發現精神健康為中介變數(Mediator),劏房環境不但直接增加兒童壓力,對學習表現產生負面影響,同時亦增加家長精神壓力。而這些壓力又會間接轉移至兒童,加重兒童所承受的壓力,對學習表現的負面影響更加明顯。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在家網上學習成為新常態,調查發現疫情成為劏房與學習表現的調節變數(Moderator),疫情愈嚴重,兒童的學習表現會因為“逗留劏房的時數增加”、“家庭收入因失業或就業不足而減少”及“家長與兒童因在家學習而產生的衝突增加”而下降。
最後,調查結果發現惡劣的劏房環境中不利兒童的學習表現,故建議政府盡快訂立“適足住屋權”及增加房屋供應,以解決長遠房屋問題,並加快落實租務管制、資助設立“不適切居所社工隊”及其中心會址,以及以個案形式為居於“不適切房屋”的家庭提供網上學習支援,以保障基層兒童的學習權利。
居住劏房兒童學習狀況
調查訪問193個居於荃灣劏房並育有至少一名在香港學習的小學生家庭,當中71%的受訪家庭育有一名就讀小學的兒童,而受訪兒童的性別各佔一半。另有71%受訪者表示兒童學業成績為中等或以下。在訪談及聚焦小組中,受訪者認為子女在家學習時經常出現精神不集中的狀況,不但影響學習進度,並需要別人督促學習。另外,現時小學課業的內容較深,家長受教育程度所限,難以為子女提供學習上的支援。因此,大部分學童需要在課餘時間進行補習,才能勉強追上學校的教學進度。
劏房與學習狀況影響
租金高昂致壓縮學習開支
193個受訪家庭的居住單位的平均租金為$5740.7,平均面積為123.5平方英呎,每平方英呎的平均租金為$46。受訪者平均收入為$14365.2,租金佔收入的比例為39.96%,即每$100當中有接近$40作租金用途,比例高於2016年《中間人口統計- 主題性報告:居於分間樓宇單位人士》所統計的31.8%。在房屋佔大部分日常開支及房屋開支影響兒童日常開支的評分中,受訪者回應平均超過8分,反映高昂租金已蠶食兒童日常開支。
在訪談及聚焦小組中,受訪家長期望將最好資源供應子女,一名子女補習社恆常補習班每月支出接近2000元,即使不參加興趣,學習的開支已經讓劏房家庭吃不消。考慮到家庭收入不穩定及租金和水電費上升的狀況,大部分家庭入不敷支或需留有儲備以應付不時之需,難以長期支付補習費用,削弱兒童的學習支援。
居住環境限制兒童學習
193個受訪家庭在 “家裡環境影響兒童學習”的多項選擇問題上,超過90%受訪家庭選擇“學習空間大小”,其次為“空氣質素差”(50.3%)及“多噪音”(47.7%),反映極大比例的家庭認同居住面積對兒童學習有正向關係,根據受訪家庭的居住單位平均面積為123.5平方英尺和平均家庭人數為3.8人計算,人均面積為32.5平方英尺,不但低於公屋住戶標準,比懲教署囚犯倉人均標準49.5英呎(4.6平方米)還要小。
不少劏房缺乏位置擺放固定學習書枱。部分兒童(尤其是多於一位需要在家學習的家庭的兒童)需要在床上學習或使用“朝桁晚拆”的多用途枱(用途包括學習、用膳、放置雜物等),令兒童需要不斷轉換學習環境,而且各家庭成員共處一室,其他成員觀看電視、談天或吵架等行為會直接騷擾兒童的學習。同時,學習空間不但影響學習質素,兒童脊骨及視力發展亦會受負面影響。
在空氣質素方面,根據全港關注劏房平台在今年(2020年)發佈的“香港劏房違規監管情況專題研究”,劏房違規改建通氣口或缺乏窗戶,導致單位內空氣不流通的情況屢見不鮮。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室內空氣質素管理小組在2003年發佈《辦公室及公眾場所室內空氣質素管理指引》,提及室內空氣質素差會令人出現胸部翳悶、頭痛、嗜眠、難於集中精神和煩躁等負面身體反應,大大減低工作效率及增加生病機會。這問題套用在劏房環境,劏房兒童同樣在空氣質素極差的單位內學習,大大降低了他們的學習效率。
在噪音方面,不少研究證實了噪音和認知發展及學習有顯着的關係(Pujol, Levain, Houot, Petit, Berthillier, Defrance, … & Mauny,2014;Haines, Stansfeld, Head & Job,2002)。劏房單位經過重新間隔,居住人口密集,而且主要集中在市區及較低樓層的唐樓,車輛及人為噪音較多。同時,劏房裡的空氣極不流通,多數家庭會開門窗,犧牲安靜以使空氣流通。聚焦小組受訪者表示現時受經濟情況所限,只能選擇面積較小的房間生活。由於所有人都處於同一空間,家裡各成員的任何動作都可能產生噪音和干擾兒童的學習,因此在兒童學習期間,他們不能在家裡進行任何事情。與此同時,價格較便宜的房屋常有衛生情況惡劣等問題(例如門外的垃圾囤積導致異味產生),加上空氣不流通令異味留在屋內,為兒童的學習和休息帶來困擾。
劏房環境不但令兒童難以專注學習,亦影響睡眠質素,而睡眠的缺乏會阻礙兒童的記憶力和學習能力發展(Van, Stansfeld & Haines,2003)。
精神壓力為劏房兒童學習的中介變數(Mediator)
循道衛理亞斯理社會服務處在2019及2020年分別發佈兩份調查報告,指出逾半荃灣劏房戶的壓力達高風險水平,而壓力來源主要是居住環境及對加租的憂慮。今次調查的“居住環境令受訪家長及兒童心理壓力評分”的平均分數分別為8.1及8.2,反映受訪者極同意居住環境會增加家庭成員的精神壓力。同時,不少文獻已經指出居住環境與成人及兒童精神壓力的正向關係,擠迫令人感到習得性無助(Evans,2003)。
經過深入訪談後,家長壓力的增加同時會增加兒童的壓力,家長與兒童經常同住在狹窄環境,環境已令家長煩躁不安,而兒童「不聽話」更成為觸發點,使家長向兒童指罵或發脾氣,增加兒童的感知壓力。調查而發現精神健康為中介變數(Mediator),劏房環境不但直接增加兒童壓力,對他們的學習表現產生負面影響,同時亦增加家長的精神壓力,而壓力又轉移至兒童,加重兒童所承受的壓力,對學習表現的負面影響更為明顯。
疫情成為劏房兒童學習表現的調節變數(Moderator)
疫情在2020年年初肆虐香港,小學停課逾九個月,各間學校採取在家網上學習的模式,令兒童在家時間大幅增加,劏房作為兒童學習的負面影響因子的影響變得更明顯,78%有網上學習經驗的受訪家庭表示子女在網上學習遇到困難,包括:缺乏硬件及網絡軟件、環境狹窄至未有足夠間隔能獨立上課、操作困難、專注力因環境因素變低等。
在訪談和聚焦小組中,受訪者表示網上學習大大增加子女學習的難度,例如在網上課堂內遇到難題時難以向老師發問;家裏沒有電腦和寬頻網絡的兒童只能以家長的手機進行網上學習;以及子女的眼鏡度數不合適等。倘若家中兩名子女需同時上課,更會互相為對方造成騷擾。調查發現劏房兒童在家學習難以吸收,在家學習的質素因硬件及環境因素強差人意,使他們容易落後於人,形成與其他同學的學習差距。
政策建議
調查結果發現惡劣的劏房環境不利於兒童的學習表現,受訪者在“多大程度希望改善家居”及“居住環境的改善有效改善兒童學習表現”兩條問題上的平均分超過9分,反映非常同意並期望居住環境能夠得到改善,從而改善兒童學習表現。教育是《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所列明的權利,也是社會重要一環,兒童不應因為經濟狀況而減少學習權利,故此,我們建議如下:

  1. 正視不適切居所,訂立適足住屋權
    《基本法》第39條訂明“《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政府亦須根據公約定期向聯合國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委員會提交報告,並交代實踐住屋權的具體辦法和成效。適足住屋權七大住屋標準包括:(1)保障住房權、(2)供應服務、材料、設備和基礎設施、(3)可負擔性、(4)宜居程度、(5)無障礙、(6)地點、(7)文化處境全面保障港人能居住在「和平、安全和有尊嚴」之居所。
    我們建議政府需正視不適切居所,訂立適足住屋權,保障基層家庭住屋權力,還基層兒童健康成長及學習機會。
  2. 增加房屋供應,解決長遠房屋問題
    房屋事務委員會剛公布了截至2020年9月底約有156 400宗一般公屋申請,而他們的平均輪候時間達5.6年。房屋問題一直困擾本港市民,政府多次重調房屋政策是重中之重,然而公屋平均輪候時間屢創新高,政府“3年上公屋”的承諾遙遙無期,劏房家庭苦候公屋多年卻杳無音訊,兒童沒有良好的學習環境。因此,我們建議政府善用空置用地,制訂短、中、長期措施,包括改建過渡性房屋、興建更多公屋單位以及縮短公屋的輪候時間,以解決現時供求失衡的問題。
  1. 重推租務管制
    政府自從2004年廢除租管後,一直未有為租管重新立法,雖然政府於4月公布了「『劏房』租務管制研究工作小組」為劏房租管進行為期18個月的研究,重新成立「劏房」租務管制研究工作小組,可是截至12月,小組還未就租管方案提出任何建議。我們建議小組能在限制租金升幅、租客優先續租權、濫收水電等提出回應劏房住戶狀況需要的方案,而不止於可行性研究,以實際推行為前題,保障劏戶租客的租住權。
  2. 資助設立“不適切居所社工隊”及中心會址
    現時主要不適切居所的社區支援服務主要依靠非政府資助以時限計劃形式支持,房屋問題相信在短期內未能解決,而兒童發展及學習等社區支援及空間需要殷切,故我們建議政府恆常資助“不適切居所社工隊”及中心會址,提供空間及資源補足兒童對房屋的需要,設立有導師當值的社區學習室,同時協助他們解決不同的生活需要,例如租務糾紛、迫遷等。
  3. 以個案形式為居於不適切房屋家庭提供網上學習支援
    我們建議政府相關部門提供全面的網上學習支援套裝,為每個已知居住在“不適切房屋家庭”的兒童,以個案形式制定支援計劃,撥款資助與網上學習相關的家居改善、軟硬件支援及學習支援。
    家居改善可資助劏房家庭購買學習書枱、枱燈及空氣清新機等物品;而在軟硬件支援上,雖然關愛基金推出“援助項目–資助清貧中小學生購買流動電腦裝置以實踐電子學習”,可是大部分受訪家庭在九月申請後,到十二月尚未收到裝置,實在令人失望。加上不少劏房所在的唐樓網速不穩或未有提供固定網絡,故此我們建議為有需要家庭提供網卡及Wifi蛋等設備,同時鼓勵學校借出手提電腦或平板電腦,以在短期內確保兒童能夠在家學習。在學習支援上,我們建議學校應按個別需要,為學生在家學習提供個別或小組教學。同時,政府也應該加強區本計劃支援,增設個別功課支援及免費網上學習,進一步支援學生在家學習。最後,家長是兒童最重要的學習資源,我們建議學校及社福機構增設家長支援計劃,以提升家長的教學技巧,在不同層面合作建立有利學童的學習條件。
    改善基層兒童學習及發展社區計劃
    兒童面對長時間居於劏房所造成的環境壓迫,尤其是空間面積細小令住戶承受極大的困難與挑戰。空間不單代表生活上的面積,還代表家庭關係、兒童學習及遊玩質素、環境的危機、精神健康等。兒童及幼兒是居住環境惡劣的最大受害者。故此,樂施會在2019-2021 年資助循道衛理亞斯理社會服務處及全港關注劏房平台合辦,並由明愛荃灣社區中心協辦的“改善基層兒童學習及發展社區計劃”。該計劃包括以下內容:
    • “儲存易迷你倉集團”(“儲存易”)向參與本項目的劏房家庭免費提供迷你倉儲存服務
    • 資助有需要的劏房家庭進行家居改善工程及網上學習支援工程
    • 為居於劏房的兒童及家長提供不同類型的活動
    • 為社區人士舉辦探訪活動、工作坊和進行有關研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