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 就業不足家庭 缺乏適切支援

轉自: 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

自2016年起,政府在民間多年爭取下,終於實施了「低收入家庭津貼」,翌年為增加申請誘因易名為「在職家庭津貼」,直至2020年已實施第四年了。教區勞工牧民中心-新界從爭取低收入家庭津貼,到協助工友家庭作出申請,多年以來一直服務社區內大量有需要家庭。

然而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之下,工友的申請卻遭遇到意想不到的阻礙。自2020年初,隨著疫情影響,香港的飲食、服務、零售與旅遊業首當其衝,建造業等緊隨其後,所有前線工友都面臨開工不足及收入驟降的問題。司機、樓面、收銀、售貨、運輸,不同的工作崗位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既有不少工人因被公司遣散而失去工作,更多的家庭則收入大不如前。即使勉強保住職位,但對前線服務業如司機等工種而言,很多基層勞工只有一半的工作,零售業方面由於以佣金作為大部份的收入來源,僱主卻只以微薄的底薪甚至八折支薪,工友在這情況下根本不足以糊口。

基層家庭面對疫情,購買防疫物資令開支大增,雖然政府在疫情下以特別津貼方式廣泛派糖,但是「在職家庭津貼」作為政府恆常進行補貼的福利手段,與長者生活津貼與綜援這些重要福利開支看齊,卻因為申請限制,反而令這批有迫切需要的家庭在現行制度下得不到真正的援助。

事實上「在職家庭津貼」按政府原有的邏輯,是為了長時間工作仍然處於低入息水平的家庭而設,當中又以解決跨代貧窮為主要目的,因此審批標準是以家庭人數、子女人數、工資水平與及家庭總工作時數,作為衡量津貼金額的主要基準。在經濟及就業數據良好的情況下,政府用以上準則作為審批津貼的基準乃屬無可厚非。然後疫情發展到今天已經足足一年,各行各業結業、裁員、重整等問題不斷湧現,經濟狀況與勞動環境大不如前,當局實在有需要對上述的審批準則重新界定。

在中心服務的基層工友家庭中,很多原來任職司機、運輸、零售的工友,都因工作大幅減少,令原本合符「在職家庭津貼」入息資產限額者,卻因工時不足以滿足申請所需的時數而未能獲批。此舉只會令有需要家庭更難獲得政府的資助,變相增加了在疫情之下有需要家庭申請在職家庭津貼的難度,甚至將因疫情導致的惡劣經濟環境所做成的壓力落入接近貧窮線的家庭,拒諸於受政府些微援助之門外。許多家庭既不合符申請低收入綜援的資格,同時也更難被其他民間機構列入資助優惠或補助系統之內,視為「有需要的人士/家庭」,令這一群面對社會環境驟變首當其衝的基層人士,在這個經濟一直未能復甦的時期內,承受著最大的生活壓力。

 

===========================
[草根.行動.媒體]

網頁: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assmediactio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actionofgrassmedi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