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的政治》藥廠專利與全民健康的悖論

轉自:苦勞網

編輯:陳韋綸

在新冠肺炎疫苗問世前,美國、英國、瑞士、歐盟國家、以色列等國家,已經和輝瑞(Pfizer)、莫德納(Moderna)、阿斯利康(AstraZenca)等藥廠達成協議,取得優先購買疫苗的權利。這些全球最富有的國家,累計採購的疫苗已高達3,900萬劑,但所有貧窮國家的疫苗總計卻只有25劑。獲得俄國研發「史普尼克V」疫苗的幾內亞,是目前唯一有施打新冠肺炎疫苗經驗的低收入國家。

全球醫療與人道團體組成的「人民疫苗聯盟」(People’s Vaccine Alliance)發布報告指出:佔全球人口僅14%的最富裕國家,購買的疫苗劑量已佔總數一半以上。這些富國囤積疫苗的數量,可為國民總數的3倍人口接種。最極端的案例是加拿大,購買的疫苗數甚至足以接種該國人口的5倍。美國也不遑多讓,已購得18億劑疫苗,足以為人口的2.3倍施打疫苗。另一方面,全球最貧窮的67個國家,截至2022年前,每10人中仍有9人無法獲得疫苗。

世衛組織秘書長譚德塞嚴聲警告:全球疫苗分配不公,已令世界陷入「災難性的道德崩潰」。他指出,富國的健康年輕人,比窮國的醫療人員與老年人更早接種疫苗,「這是不對的」。

非洲新冠肺炎感染病例突破310萬人。(圖片來源:Zanele Zulu/African News Agency)

藥廠智財權 vs. 窮國人民性命

當西方國家逐漸展開疫苗接種計畫,非洲的疫情卻持續惡化。截至2021年1月中,非洲新冠肺炎感染人數已經超過310萬人,死亡案例超過7萬6千人。其中最嚴重的是南非,有126萬人被感染,超過3萬6千人死亡。在2021年1月10日,南非感染案例在一天之內就暴增2萬多起,死亡人數增加844人。專家預估,5月之後南非恐怕將迎來第三波疫情,但是南非至今卻未獲得任何疫苗。

南非以及感染人數全球第二多的印度,從2020年10月開始,連續三個月在世貿組織(WTO)提案,要求暫停實施《貿易相關智慧財產權》(TRIPs)的專利規定。提案主張在疫情期間內撤銷包括疫苗在內的新冠肺炎相關醫療產品的智財權,讓會員國可以自行生產學名藥版本的疫苗。如果提案通過,不僅能提升疫苗產量,也會讓疫苗價格更便宜,有利於南方國家即時獲得救命疫苗。

這項提案雖然獲得了99個國家同意,但卻被美國、加拿大、歐盟、英國、挪威、瑞士、日本、澳洲與巴西等已開發國家聯手反對,由於世貿組織採共識決,最後導致提案闖關失敗。

美國代表宣稱:保護智財權有利創新與競爭,是確保疫苗迅速供應的正解。輝瑞的執行長艾伯樂(Albert Bourla)受訪時也表示:「智慧財產權是私人企業的命脈,也是新冠肺炎疫情的解方而非阻礙。」但是無論是輝瑞或莫德納,都有產能不足的問題,而且兩種疫苗都要價不菲——莫德納疫苗在美國本土以外的價格是25至37美元(約新台幣700至1,000元),輝瑞疫苗則為20.5美元(約新台幣570元)——結果是全球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口在2022年前都無法獲得疫苗。

專利並不保證創新

艾伯樂一席話背後的邏輯是:創新需要壟斷,獎勵那些挹注私人資金並承擔巨大風險的藥廠。但是目前新冠肺炎疫苗的研發資金,實際上卻幾乎來自各國政府:輝瑞獲得德國4億5千5百萬美元的研發資金,以及美國及歐盟60億美元的預購金。莫德納也坦言研究資金100%都來自政府支持——包含來自美國生物醫學先進研究與開發局(BARDA)、為促進疫苗迅速研發的資助計劃「疫苗神速行動」(Operation Warp Speed)與聯邦政府共計10億美元。阿斯利康則獲得了美國與歐盟共計20億美元的研發支持與預購金。換言之,藥廠研發新冠肺炎疫苗的經費,幾乎都仰賴人民的稅金,但人民對於疫苗生產的數量、價格與分配方式卻無從置喙。

「藥廠將疫苗研究列為機密,決定生產數量、價格,以及誰有權接種疫苗,卻棄數十億人口而不顧。藥廠將『利潤』而非『人民』置於優先,但是他們的事業是由數十億納稅人的錢所資助。我們不應允許一小撮藥廠的執行長們決定我們的未來。企業必須分享研究成果,我們才能為所有人提供安全的疫苗。要終止新冠肺炎疫情的唯一方法就是團結。」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UNAIDS)執行長布奈馬(Winifred Byanyima)如此評論。

歷史殷鑑不遠,2001年有效控制愛滋病的抗反轉錄病毒藥物問世,專利藥價格高昂,一個療程就要價1萬美元。當時南非已有高達25萬人因為感染愛滋病而喪生,為抑制愛滋病疫情,南非政府在2001年實施《藥品與相關物資控制修正法》,授權醫療部門進口與生產價格較低廉的學名藥,卻引發輝瑞與其他39間藥廠聯合抵制,宣稱南非政府侵害了它們的專利權。當年輝瑞將自身利益置於2,600萬名非洲愛滋病患者生命之前的案例,令艾伯樂「專利是疫情解方」一席話的可信度大打折扣。

小兒麻痹疫苗發明者沙克曾言:你可以申請太陽的專利嗎?(圖片來源:Keystone Features/Getty Images)

全民接種疫苗 不只是道德問題

相反地,世衛組織公布流感疫苗配方,讓各國自行生產這個完全沒有智財權的疫苗。從1970年代以來,已有數十億人得益於這個合作共享的知識系統。

另一個案例是小兒麻痹。在1950年代,美國每年超過4萬5千人罹患小兒麻痹。約納斯·沙克(Jonas Salk)在1950年代末期成功研發疫苗,到1962年,美國小兒麻痹感染人數下降至910人。沙克希望疫苗盡可能地被普及,因此從未申請專利或因此獲利,當他被問及疫苗的所有權問題時,沙克反問:「你可以申請太陽的專利嗎?」

富國肩負公平分配疫苗的責任,這不只是道德問題,更關乎全球疫情有無終結的可能。聯合國副秘書長阿米納·穆罕默德(Amina Mohammed)提醒:「除非所有人都安全,否則沒有人是安全的。」約納斯·沙克的長子、現任美國匹茲堡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教授的彼得·沙克(Peter L. Salk)表示:富國不應只想著為自己國民接種,或是囤積稀缺的疫苗,然後要窮國自己看著辦。撇除富國的義務與道德觀感,在高度移動的當代,除非全球疫情終結,否則病毒就有可能在富國鬆懈防護措施的時刻再度傳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