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三村寮屋支援組成立 支援牛池灣及竹園村民

轉自:九龍三村寮屋支援組

土盟自2019年開始落村認識受影響戶,由於人手所限主力集中在牛池灣和竹園接觸村民,並就著寮屋的查詢及土地糾紛個案提供支援。2020年7月,牛池灣及竹園村民出席與區議會會議後,開始認知到今次發展並非「講左幾十年」的計劃;與此同時,在兩次村民大會上,愈來愈多村民亦發現510方案事實上並非真正的「安置補償」,希望守護家園、反對拆村、捍衛居住權的訴求亦開始出現。

與此同時,地政總署亦開始針對寮屋區的社工職位。其實政府借助社工游說和拆遷時「協助村民」的手段並非首見,發展局早在洪水橋、古洞北、元朗南委託路德會設立社工隊;市區重建局亦設有社工隊,當中也曾經發生想法進步的社工隊遭撤換的爭議——這是另一個故事。另一個執行拆遷的政府部門屋宇署同樣設社工隊,以協助政府傳票或樓宇結構出問題而需要清拆的劏房或天台戶。但地政總署的社工,在清拆時以其技巧遊說村民接受安置補償,實質上正在執行的是「毀人家園」的任務。

無論前線社工有幾大熱誠和善良,都無法否定政府實際上借助社福界的力量,利用社工及社工技巧,將反對聲音安撫與夷平,令收地工作更順利的事實。更有社福界人士批評帶有強烈意識形態的公民社會參與者,藉介入拆遷左右或煽動村民達成自身政治目標。

然而,民間組織者並非要「騎劫」村民意願,而是要將政府不民主規劃、居民無法選擇未來生活、保留原有適合自己生活方式的事實講清講楚。即使談安置補償的制度,「510方案」的制定完全缺乏廣大寮屋居民的參與,與村民生活需要背離。即使受到壓迫的村民接受安置補償,都不代表欠缺民主的規劃方式應受到認可。只著眼安置補償政策上的小修小補,並沒有回應規劃權力由行政機關全面主導、諮詢淪為橡皮圖章的事實。

九龍三村寮屋支援組除了曾參與多場土地運動(確實也是無法阻擋拆遷)的參與者,亦包括來自四面八方關注三村發展的市民。這些工作在缺乏資源下舉步維艱、進度緩慢。即使如此,公民社會仍有人不怕艱辛,深耕社區;支援者不只為「送暖」或「成為後盾」,更是希望在社區組織的過程裡,與受到各種壓迫而被標籤成苦主的村民同行,共同承擔苦難、一起成長、砥礪前行,捍衛土地正義,爭取令整個規劃過程尊重社區原有生活方式。
可能是一或多人、大家站著和外套的圖像
圖一:地政總署清拆組在橫洲收地
可能是一或多人、大家站著和大家在舞台上的圖像
圖二:牛池灣百幾位村民見地政總署
圖三:組織者與村民討論拆遷事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