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工盟要求財政預算案:全民回水一萬、設立失業援助、補償強積金對沖

轉自:職工盟

在暴政和武漢肺炎疫症雙重打擊下,香港經濟遭受重創,失業率升至近16年高位,不少有幸保住份工的市民,亦因疫情而收入大減。職工盟批評「防疫抗疫基金」只向老闆傾斜,「愈有錢所得援助愈多,愈窮則愈見鬼」,打工仔女和基層家庭多未能受惠。

職工盟並要求政府在二月底公布的財政預算推出三項措施,包括向市民回水至少一萬元、補償全數被對沖的強積金權益,以及設立臨時失業援助,以解市民燃眉之急。

[防疫基金只益老闆]
政府去年初設立「防疫抗疫基金」,並三次向基金注資共1,623億元,以應付武漢肺炎對經濟的衝擊。截至今年1月,基金先後推出四輪共118個項目,涉及開支達1,605億元。職工盟翻查每個項目的受惠對象,發現超過四分之三撥款為直接給予僱主或經營者,工人可直接受惠者不足撥款的八分之一,而一般市民更不足2%。
鑒於「防疫抗疫基金」未能支援受疫情打擊的工人和基層市民,政府有必要在下年度財政預算糾正錯誤,職工盟要求政府推出三項紓困措施,包括全民回水至少一萬元、補償全數被對沖的強積金權益,以及設立臨時失業援助。

[全民回水至少一萬]
財政司長去年初宣布全民回水一萬元,是政府近年罕有受市民歡迎的措施,推行首日已有200萬市民在網上登記,對比「安心出行」程式推出三個月,下載次數仍未達50萬,民心背向,可見一斑。
職工盟要求政府在今年上半年再次向全港市民回水不少於一萬元,涉及開支約700億元。全民回水不但可為受疫情打擊而收入大減的市民帶來及時雨,同時亦可刺激消費,對疲弱的零售、餐飲和娛樂市道無疑是一劑強心針,其經濟和社會效益,肯定比將儲備存放外匯基金可賺取的投資回報高得多。職工盟同時要求政府因應經濟狀況,考慮在下半年第三次全民回水。

[補償積金對沖權益]
武漢肺炎疫情令裁員個案大增,2020年第二季,僱主提取強積金對沖遣散費的款額首次突破10億元,較2019年同期飆升近一倍;連同對沖長期服務金的近8億元,該季度從強積金提取的56億元中,剛好有三分之一是落入老闆的荷包。雖然林鄭政府一上任已承諾取消對沖安排,但同時計劃強制僱主設立專項儲蓄戶口,用作支付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拖慢整個立法程序。現時估計取消對沖最快要到2025年方可正式實行,期間又有再多數百億元打工仔女的退休金被「沖走」,大大削弱強積金的退休保障功能。
為保障打工仔女將來的退休生活,職工盟要求政府預留500億元,以「特別供款」形式補償僱員全數被對沖的強積金權益,直至正式取消對沖安排為止,並將補償追溯至2020年1月。2009年政府向僱員強積金注資6,000元時,已訂立所需的法律框架,上述措施不用另行立法,只需通過撥款即可實行。

[設立臨時失業援助]
幾乎所有勞工組織和政黨,都先後要求政府設立臨時失業援助,為受疫情影響而失業、開工不足,或被迫放無薪假的僱員和自僱人士提供財政支援。可是林鄭政府卻一口拒絕,並辯稱暫時放寬申請綜援資格,已可幫助有經濟需要的市民。不過,只要對比武漢肺炎期間增加的失業人數和綜援個案數目,即可證明有關說法只屬自欺欺人。
2020年12月,失業人數約有275,000人,較同年1月時增加約155,000人,而同期失業綜援個案只增加6,917宗,意味武漢肺炎爆發期間,大約每22個新增的失業人士中,只有一人領取失業綜援。由於失業綜援類別亦包括每月工作少於120小時的就業人士,如加入就業不足人士,大約每35個新增的失業或就業不足人士中,只有一人領取失業綜援。由此可見,即使放寬申請資格,絕大部分受疫情打擊的市民,仍無法透過綜援制度獲得所需的財政支援。
職工盟再次要求政府設立臨時失業援助,為失業、開工不足或被迫放無薪假的僱員和自僱人士提供現金津貼,津貼額為損失收入的80%,以月薪計上限為每月16,000元,以日薪計上限為每日535元,最多可領取津貼6個月或180日,估計涉及開支約100億元。

2021年2月15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