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家居照顧服務大聯盟對2021 – 2022年財政預算案意見書

轉自:關注家居照顧服務大聯盟

「關注家居照顧服務大聯盟」(簡稱「關顧聯」)是由十多個長者和殘疾人士團體、民間團體和前線社工組織所組成,一直關注家居照顧服務的現況及問題。面對人口持續老化,加上疫情來襲,長者首當其衝,政府必須盡早就此作出措施以減輕相應壓力。以下是針對 2021 – 2022 年度財政預算案提出意見,冀望可完善現時的不足,使長者能居家安老,殘疾人士亦可留在社區生活。 *

1) 社區照顧增資源,「零」輪候願望可成
政府於長期護理施政方針中一直提倡「居家安老」。要實現「居家安老」,社區支援必不可少。現時的社區照顧服務,包括綜合家居照顧服務、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長者日間照顧服務,承托著在社區生活的長者,支援他們在社區安老。遺憾的是,相關服務的名額遠追不上輪候人數,長者往往需輪候接近一年的時間,為的可能是一些貼身的支援,如送飯或陪診,以致不符政策原意,未能做到適時的支援。

另一方面,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綜合家居照顧服務中的體弱個案,及長者日間護理服務協助身體程度為中度至嚴重缺損的長者在社區安老。然而,這些照顧服務同樣面對資源不足及輪候時間過長的問題。截至2020年12月31日,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體弱個案)/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輪候時間為12個月;長者日間護理服務的輪候時間亦為12個月。但是,身體缺損程度已為中度至嚴重缺損的長者的護理及復康需要十分急切,他們的照顧者的壓力亦相當沉重,等候過程的12個月足以讓長者及照顧者的狀況急轉直下,敢問政府於心何忍?政府除了增加社區照顧服務名額,更應就不同社區照顧服務的輪候情況及實際需要增撥資源,制定短﹑中﹑長期目標,並協助培訓及增聘照顧人手﹑物色用地,方可真正解決輪候問題。

同時,本聯盟嘗試以政府提供之數字估算,建議政府應在每年長者住宿及社區照顧服務的恆常開支增加9.4億元,逐步增加服務隊及服務名額,以減短現時綜合家居照顧服務﹑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及長者日間護理服務的輪候隊伍,並按人口估算定期檢視服務需求及輪候情況,調整服務資源,以達至真正零輪候!

另外,就殘疾人士家居照顧服務,現時有兩項嚴重殘疾人士服務,但不僅服務名額十分少,只有嚴重殘疾人士才可申請;可能令一些長期病患未合符其資格,各區服務門檻亦未有統一。同時,殘疾人士家居照顧服務往往亦缺乏送飯、清潔等服務提供。政府應檢討不同計劃的成效及申請資格,並為此服務備存相關服務使用及輪候數字,以有效評估服務需要及增撥資源。同樣,地區支援中心作為主要為殘疾人士提供社區支援及訓練的機構,應增撥資源及加大服務名額,回應殘疾人士的社區照顧需求。政府亦應檢視地區支援中心是否有足夠設備及資源支援不同類別殘疾人士的需要,如為肢體傷殘人士提供全身吊機及治療服務,並改善其服務提供模式。

2) 安老市場化問題叢生、漠視長者苦況
長期護理服務市場化、爭議及問題無間斷
長者奔波一生,為社會作出貢獻,讓他們有居家安老的權利是政府應有的責任。過往,政府按市民的身體缺損程度以評估其申請長期護理服務的資格,確保長者能得到合適的支援。然而,政府近年來一直把照顧服務推向市場,使其私營化、市場化、商品化,例如透過引入不同類型的照顧券,要求社福機構自負盈虧,甚至引入私營機構營運等,讓長期護理服務市場化,導致爭議及問題不斷。

經濟審查及共同付款制關卡重重 錯失黃金支援時機恨錯難返
現時推出的大部分試驗計劃或券化計劃中,服務的提供不再單純建基於服務使用者的需要,通過經濟審查反而是獲得服務的首要條件;而附設的共同付款機制亦按審查結果決定長者需負擔多少金額。制度有著重重關卡,成為有需要的長者使用服務的絆腳石。經濟審查中,同住家人的入息均需被計算在內;但現實是,並非每個家庭的財政狀況都彼此透明,過程中更會引來不必要之家庭糾紛;此外,做法脫離現實,預設了同住家人的入息必然用作服務申請者的照顧上。結果導致服務申請者可能會因此需要付出較多金錢而失去最佳的支援服務,更甚的是長者因經濟審查引伸的問題而放棄申請,錯失黃金支援時機,實例繁多。

申請及使用程序複雜 服務申請者壓力倍增
在市場化的情況下,服務申請及使用程序比以前為複雜,令長者及照顧者壓力倍增。以「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為例,在市場化下,不同機構會提供不同服務套餐及定價,美其名為長者提供不同選擇。然而,這做法卻忽略了長者可申請區照顧券時身體機能已是中度至嚴重缺損,認知或行動能力均已有一定程度限制,大量資訊對長者及照顧者理解及掌握並不容易,他們往往需游走於不同服務機構,以致心力耗損。有一定缺損程度的長者,難以知道自己有什麼服務可選擇,或因為未有足夠知識及能力去判斷合適服務,最終未能達到使用者能選擇合適服務的目的。

服務名額仍然不足 有券或會無服務
縱然服務推向市場化,但卻仍面對服務提供不足的問題,出現「有券無服務」,通過重重難關後,持有劵但卻沒有服務。從「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便可見,截至2019年11月底,在獲發社區券人數中,其使用率只有61.6%,即近4成持券者未有使用服務,當中一個主要成因是社區中亦未有足夠服務提供者或資源提供合適服務。以元朗區的日間照顧服務為例,只有6間認可服務單位是位於元朗區,合共只提供90個日間護理名額及118個家居護理名額;而離島區的亦只有1間認可服務單位是位於離島區,合共只提供各20個日間護理名額及20個家居護理名額。事實上,不少市場化服務的提供者亦是現時提供恆常政府資助服務的非牟利機構,把服務推向市場化不單沒有解決輪候問題,更與現時恆常服務互相爭奪資源,實在得不償失。

服務質素強差人意 適當監管長者安心
最後,市場化亦帶來服務質素監管問題。縱然長期護理服務面對市場競爭,引入私營機構服務,缺乏監管下致服務質素標準參差。「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院舍券)試驗計劃」為例,服務提供者主要為私營及買位院舍,然而,兩者質素十分參差,復康元素、社交康樂活動、收費監管的不足一直為人詬病。院舍服務若未能在確保適切的照顧原則下提供,非但不能令長者安享晚年,更甚會令長者落入兩難。因此,關顧聯重申:長期護理服務應按使用者的身體缺損程度為申請人提供有關服務,市民有安心接受長期照顧的權利!回顧現時長期護理服務,市場化並不是唯一而有效之方法,政府應該進行全面檢討及增撥恆常服務資源,重新考慮提供長期護理服務的資助模式,以確保有需要人士獲得有質素的服務。

3) 肯定「照顧者」身份貢獻 照顧者為本政策不可少
近年不停出現照顧者倫常慘案,政府必須正視照顧者所面對的問題。照顧有需要的被照顧的人士,如長者及殘疾人士,本應是社會共責,照顧者卻只能獨力承擔,犧牲了個人生活甚至健康。政府不但需要為照顧者提供足夠的支援,更應肯定照顧者的勞動及貢獻。「照顧者」的稱謂近年才在香港冒起,實際上,照顧者一直存在,惟相關政策制定圍繞被照顧者為主,照顧者被隱形於政策之中。所以,於服務不足的情況下,家人只可獨力肩負起照顧重擔,不少照顧者更未能獲得社區或政府的援助。面對無酬的照顧工作,大部分照顧者需要邊照顧邊工作以維持生計。部分在職照顧者更需要轉做兼職、辭工。照顧者的經濟、精神壓力之大,欠缺喘息之下,壓力怎能不爆煲?因此,為減輕照顧者壓力,社會福利政策的服務應以照顧者角度出發,設計以照顧者為本政策。

暫顧暫託宿位不足 漠視照顧者也有喘息權利
其實現行不少服務若資源充足,可助照顧者減輕壓力,可惜事與願違,令照顧者壓力大增。以日間暫顧服務及津助的暫託宿位為例,暫顧服務及津助的暫託宿位的目的是讓照顧者可暫時放下照顧工作,讓他們可上班﹑處理自身事務,或有短期的喘息空間,例如照顧者需要入院做手術或外傭放假時,被照顧者亦可好好被看顧。然而,根據社署網頁,截至2020年11月,全港的殘疾人士日間暫顧服務的名額僅有160個;截至2021年1月,長者日間暫託服務的名額僅214個,而空缺數目只有50個。相比超過20萬名的「同住照顧者」,社區上的日間暫顧服務或暫託宿位只是杯水車薪,遠遠比不上需求。最後,不少照顧者無論任何時候皆需要照顧著被照顧者,寸步不能離開,未能有任何喘息的機會。更甚,不少照顧者若需要入院,被照顧者未能被好好看顧,不少照顧者最後不聽醫生勸告,只可選擇中途出院又或延期入院。如斯看來,照顧者根本未能有任何支援,亦會慢慢形成一宗宗悲劇。

照顧者津貼門檻之苛 不能申請如虛設無異
經濟援助也是照顧者們舒緩經濟壓力其中一策。現行政策下,雖有照顧者津貼,但當中門檻之高,名額之少,金額之低,以致有需要人士未能受惠,有違政策原意。以門檻作例,一如政府的作風,需要程度往往被忽視;反之,入息及資產審查卻幾乎是每個現金援助的計劃的必備元素。而照顧者津貼內的門檻更為嚴苛,要求照顧者不能接受綜援、長者生活津貼、傷殘津貼,同時就照顧時數亦有要求。各種支援措施資源匱乏下,全靠照顧者扛起照顧工作,令政府在長期護理上的開支大減。反觀政府推出支援,卻用更多條件阻礙照顧者申請,實為幌子罷了!因此,本聯盟促請政府增撥資源照顧「照顧者」,關顧照顧者精神﹑社交﹑工作及經濟的需要,並大幅增加的日間暫顧服務及津助的暫託宿位,紓援照顧者壓力!政府應肯定照顧者的付出,擴大照顧者津貼的合資格範圍,增設無經濟審查及無福利對沖的照顧者津貼!

4) 疫情下基層長者更見困難 全面支援保障晚年

二零二零年,疫情席捲全球,長者及基層均為首當其衝的一群;疫情反覆不定,政府必須支援弱勢,共渡時艱。防疫物資頓成必須品,尤以長者及殘疾人士,他們的支出大增,經濟負擔加劇。更甚,有傳政府將長者乘車收費由2元增至3元,但只會令窮困長者的經濟壓力增加,政府應研究可行機制杜絕濫用,而非向弱勢開刀!同時,本聯盟亦留意到失業率高企,不少家庭面臨經濟困難。因此,本聯盟也建議短期內,可進行一次性的經濟援助,派發$10000予港人,同時特別對應正領取公共福利金的家庭,亦進行一次性的金錢派發,額外提供一個月的金額以作支援,以解燃眉之急。長遠而言,本聯盟建議應改革整個綜援制度,讓長者或殘疾人士可以獨立申請綜援,取消提高長者綜援的歲數至65 歲,並推行全民退保,讓長者在晚年有所保障。

總括而言,本聯盟有以下訴求:
1. 在每年長者住宿及社區照顧服務的開支上增加9.4億元,並按人口估算,定期檢視服務需求及輪候情況,調整服務資源投放!

2. 增撥更多資源於地區支援中心並加大服務名額,並檢討不同有關殘疾人士的社區支援服務的成效及申請資格!

3. 反對長期護理服務市場化!按市民的身體缺損程度而提供長期護理服務,讓市民有安心接受長期照顧的權利!

4. 增撥資源照顧「照顧者」;大幅增加的日間暫顧服務及津助的暫託宿位;擴大照顧者津貼的合資格範圍,並增設無經濟審查及無福利對沖的照顧者津貼!

5. 全港性派發$10000及公共福利金出雙糧,支援基層弱勢渡過困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