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作客,你們收留了我?

轉自: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

文:邱智恆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炸一年後,本港累計確診接近10,000宗,外地傭工個案佔465宗,當中有212宗於本地感染。有立法會議員多次公開表示每逢假日,都見到多處地方有外傭聚集,懷疑違反限聚令,要求政府針對外傭實施「假日禁足令」,限制她們於假日不能外出,以減低外傭感染的風險。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已公開回應,表示這措施於法、理、情三方面皆說不通。他表示法律上這樣只針對外傭是有機會涉及種族歧視,在道理上,香港居民的本地感染大概是0.1%,而外傭只是0.055%,感染率低近一半,而一般所謂禁足令是要求人們留家,但如針對外傭實施禁足令的話,是要求她們留在於工作的地方,於「情」不合,總括而言,局長表示政府沒有計劃推行外傭假日禁足令。


單看一次半次的政策討論,就不同的防疫措施作出交流討論,當然是沒有問題的,這是我們應有的言論自由和空間。但某議員一而再,再而三針對外地傭工這族群,沒有根據事實而去提出批評,還要求政府推行限制她們活動的措施,明顯是一種歧視的行為。


無疑,假日在街上隨處可見外傭聚集。但為何她們會在街上,甚或在疫情嚴峻的情況下依然如此,難道她們樂於在街頭聚會、休息或進餐嗎?難道她們又不怕被病毒感染嗎?這都是現行政策造成的結果,政府一直聲稱以保護本地家務工就業機會為由,規定外傭必須居住於工作地點。在這政策下,僱主的住址成為外傭工作、居住及休息的地方,因此她們欲於假日離開工作地方,也須同時離開她們理應用於休息的居住地方。外傭工資微薄,她們於假日亦難以花費租借地方休息或聚會,結果一般只能流連於街頭,如行人路旁或公園,即使疫情有多嚴重,她們的處境也同樣如此。對於她們一直以來面對的問題及處境視而不見,反之更在疫情下進一步壓迫她們,這實在是落井下石!


福音中當耶穌論及天主的國時,勸勉大家「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在疫情下我們的社會面對林林種種的考驗,其中最大的就是如何堅持發揮愛鄰人的精神。外傭離鄉別井來到香港作客,收入微薄,我們如何在病毒的恐懼下,仍堅持以行動體諒及照顧不同弱勢社群的處境,而非自私地當對自身的健康可能受到威脅時,就立時犧牲其他弱勢群體,隨之而放棄我們愛鄰人的體諒和包容精神,這是值得我們在疫情下時刻反思和深思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