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雙週】瑞士公投禁蒙面 穆斯林批污名化/黑人遭警扼喉致死 美眾議院通過警務改革法/以色列涉犯戰爭罪 國際刑事法庭要調查/全球首例!澳洲立法 臉書Google須付費給新聞媒體/無視法院 馬來西亞當局驅逐千名緬甸移民/6,750移工因卡達世足賽工程喪生

轉自:苦勞網 | 陳韋綸 苦勞網特約編輯

【編按】在華文閱讀世界裡,國際新聞的焦點往往集中在美國、西歐和日本等地區,由於長期的資訊偏食,導致我們往往傾向用國際強權視角看待世界。苦勞網「南方一週」專欄,帶你用五分鐘時間總覽世界重要新聞,除特別側重第三世界與南方國家的事件外,在新聞來源方面,也嘗試更多採納各地非主流媒體的視角。

瑞士公投禁蒙面 穆斯林批污名化

瑞士民眾高舉「別慌,我是穆斯林!」標語,抗議當局舉辦蒙面公投。(圖片來源:Jean-Christophe Bott/EPA)

瑞士民眾高舉「別慌,我是穆斯林!」標語,抗議當局舉辦蒙面公投。(圖片來源:Jean-Christophe Bott/EPA)

3月7日,瑞士舉辦公投並以些微差距通過,禁止女性在公共場合蒙面。公投引發穆斯林團體的批評,認為將進一步污名化穆斯林社群,令他們的處境更加邊緣化。

蒙面公投以50.8%的投票率以及51.2%的贊成票,通過女性不得在街道、商家與餐廳等公共場合穿戴覆蓋全身的罩袍「布卡」(burqa)與覆蓋臉部的「尼卡布」(niqab)。不過,在祈禱場所或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配戴口罩這種基於健康與安全因素覆蓋臉部者,則不在此限。

在瑞士,幾乎沒有女性穿戴布卡。穆斯林團體批評蒙面禁令污名化穆斯林社群,並指在憲法中規定女性穿著並非解放而是倒退。瑞士穆斯林團體也發起募款,為未來受罰女性支付罰款。

就連國會裡頭也有不同聲音,認為人民僅需在當局查核身份時掀開面罩即可。旅遊業者則認為,蒙面禁令將減少阿拉伯國家旅客人數,損害瑞士旅遊業開放、包容的形象。

公投是由民粹右翼政黨「瑞士人民黨」的相關團體「埃格金根委員會」(Egerkingen Committee)於2016年時所推動,該團體曾在2009年時成功推動禁止新建伊斯蘭叫拜樓(註:叫喚信徒禮拜的建築)的公投。該團體的廣告呈現一名穿戴尼卡布與太陽眼鏡的女性,一旁標語寫著「阻止極端主義,支持蒙面禁令!」瑞士人民黨主席齊薩(Marco Chiesa)樂見公投結果,甚至表示「不希望基進伊斯蘭出現在瑞士」、「政治伊斯蘭威脅瑞士自由社會。」

瑞士政府網站稱「布卡或是尼卡布等宗教面紗,是壓迫女性的象徵,不符合瑞士的社會價值。」但是一項研究調查瑞士21至37歲配戴尼卡布的女性,結果顯示「女性被迫配戴尼卡布」的說法缺乏證據。

目前,瑞士26州中,已有15州禁止在示威與運動場合蒙面。瑞士860萬人口中,穆斯林佔了5%,約39萬人,大部分來自土耳其、波士尼亞或科索沃。

法國在2011年禁止於公共場所蒙面,奧地利、比利時、保加利亞、丹麥與荷蘭也完全或有條件禁止在公共場所蒙面。

黑人遭警扼喉致死 美眾議院通過警務改革法

黑人男子佛洛伊德遭白人警察扼喉致死,引發黑命關天的示威潮。(圖片來源:Kerem Yucel/AFP)

黑人男子佛洛伊德遭白人警察扼喉致死,引發黑命關天的示威潮。(圖片來源:Kerem Yucel/AFP)

3月3日,美國眾議院以220票贊成、212票反對,通過民主黨提出的警務改革法案。法案旨在回應去年(2020)5月黑人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白人警官殺害而引發的黑命關天(Black Lives Matter)示威潮,內容包括禁止警察執法使用扼喉等,儘管能否成功闖關參議院仍在未定之數,已有運動團體與評論認為改革力度不足,並且呼籲刪除警務預算

民主黨籍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表示,《喬治·佛洛伊德警務正義法案》旨在回應制度性種族歧視以及遏止警察暴力,內容包括授權聯邦司法部門與檢察長調/…………………………………………………………………………………./查警察不端行為與濫用武力、確保執勤警察使用隨身錄像機、創立紀錄警察不端行為的資料庫、限制向地方警察移交軍用設備與武器,並且取消警察的有限豁免權。

相對於總統與國會議員的無限豁免,警察享有的有限豁免權(qualified immunity),被認為能保護執法人員免於被氾濫興訟,除非能證明警察執法時過度使用武力,且其在過程中清楚認知自己正違反明確法律,否則免於遭民事起訴。

去年5月,佛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蕭文(Derek Chauvin)單膝壓喉長達8分鐘後窒息而死,影片於網路上流傳後再掀全美黑命關天示威潮。佛洛伊德家人的律師在眾議院投票時發表聲明,肯定法案是「改革警察與有色人種社群之間關係,以及究責執法人員的重要一步。」

光是去年,美國就發生1,127起警察殺人事件,其中近三成犧牲者是黑人,但是黑人僅佔全國人口13%,顯然不符比例。

黑命關天示威潮爆發不久後,也就是去年6月,美國眾議院曾通過類似法案,但是當時參議院由反對法案的共和黨議員佔多數,加上前總統川普揚言動用否決權,因此卡關。拜登政府執政後,目前參議院中民主黨與共和黨席次各半,如果表決時贊成與反對票相同,則身兼參議院議長的副總統賀錦麗將投下關鍵的一票。另一種情況是共和黨使用冗長辯論來拖延議事,那麼民主黨則需要五分之三的票數才能終結議事拖延程序。

此外,法案是在蕭文審判前夕通過。蕭文被控二級謀殺與過失殺人罪,預計將在3月8日開庭。

以色列涉犯戰爭罪 國際刑事法庭要調查

國際刑事法庭檢察長本索達宣布將調查巴勒斯坦領土上的戰爭罪行。(圖片來源:Bas Czerwinski/AP)

國際刑事法庭檢察長本索達宣布將調查巴勒斯坦領土上的戰爭罪行。(圖片來源:Bas Czerwinski/AP)

3月3日,國際刑事法庭(ICC)宣布將對巴勒斯坦被佔領領土上的戰爭罪行展開正式調查。無論是巴勒斯坦當局(PA)或是哈瑪斯,都對國際刑事法庭的決定表示肯定。相反地,以色列與美國則表示堅定反對。

巴勒斯坦當局稱,國際刑事法庭的決定是「令人引頸期盼的一步,符合巴勒斯坦對於正義與究責的渴望。」位於加薩走廊的抵抗團體哈瑪斯,也肯定國際刑事法庭決定調查以色列佔領該國領土時的戰爭犯行,並且強調巴勒斯坦人民的抵抗行動完全合法。

國際刑事法庭檢查長本索達(Fatou Bensouda)表示,將以獨立、公正、客觀的方式,對2014年6月以來在以色列佔領的西岸、東耶路撒冷與加薩走廊所發生的事件展開調查,包括以色列對加薩走廊的軍事攻擊,以及在西岸的佔領行為。此外,不僅以色列,哈瑪斯也被列為調查對象。

2014年7月,以色列連續轟炸加薩走廊50日,發動超過千起空襲,造成1,800多人死亡,其中絕大多數是平民,更有1萬多名巴勒斯坦人民受傷,空襲還摧毀了加薩唯一電廠與其他基礎建設。2018年3月30日,加薩走廊內人民在圍牆附近發起返鄉大遊行,以色列軍隊射殺示威者與醫療人員,造成137人死亡,受傷人數超過15,000名。此外,以色列當局也在佔領的西岸地區恣意逮捕、驅趕巴勒斯坦人。

不同於巴勒斯坦的反應,以色列外交部長艾希肯納齊(Gabi Ashkenazi)批評國際刑事法庭的聲明完全是「政治決定」,強調將盡全力「保護人民與士兵免於司法迫害」。以色列堅定盟友美國也堅定反對,拜登政府的國務卿布林肯不僅對國際刑事法庭表示「失望」,更否認它對以色列的司法管轄權,並稱巴勒斯坦根本稱不上是一個主權國家。

以色列與美國皆非制定國際刑事法庭組織架構與管轄權的《羅馬規約》的簽署國。美國前總統川普更因國際刑事法庭欲調查美軍在阿富汗的戰爭罪行,對本索達與其他人員祭出禁止入境等制裁。拜登政府強調人權與多邊主義,在與國際刑事法庭的互動上,原被預測會奉行歐巴馬時代的「積極參與」策略,但至今卻尚未宣布終止對國際刑事法庭的制裁。

事實上,2012年聯合國已通過決議,將巴勒斯坦地位由觀察員實體提升為非成員觀察國,等於承認巴勒斯坦作為主權國家。此外,包含57國的伊斯蘭合作組織(OIC)與22國的阿拉伯國家聯盟也已承認巴勒斯坦的國家地位。

全球首例!澳洲立法 臉書Google須付費給新聞媒體

澳洲立法要求臉書為刊登新聞付費,引發臉書封鎖當地媒體反制。(圖片來源:BBC)

澳洲立法要求臉書為刊登新聞付費,引發臉書封鎖當地媒體反制。(圖片來源:BBC)

在臉書封鎖澳洲新聞長達8天並與政府密集談判之後,2月25日,澳洲國會通過立法,一改原先要求科技鉅子強制付費的立場,鼓勵臉書及 Google 與媒體機構達成協議,之後臉書也解除對澳洲新聞的禁令。

澳洲國會通過的《新聞媒體議價法》,鼓勵臉書及 Google 與媒體就其平台上的新聞內容費用進行談判,一旦談判未果將交由獨立仲裁機構決定價格。此外,臉書及 Google 在更改演算法時必須通知媒體,相對地,政府也必須在實施該法的一個月前,通知臉書與 Google 。

澳洲政府的市場管理機構「澳大利亞競爭與消費者委員會」歷經一年半的調查,確認臉書等科技平台與新聞媒體之間存在著權力不平等的現象,威脅當地新聞業生存。在每100元的網路廣告收入中,Google 與臉書分別賺走53元與28元,對此現象,新聞媒體卻幾乎缺乏議價的能力。

立法消息公布後,臉書不僅移除澳洲新聞媒體的專頁與連結,一些醫療與緊急服務的機構也遭封鎖,令1,300多萬的澳洲用戶無法獲得火災等通知。Google 原本預計將澳洲新聞自搜尋結果移除,但是在最後一刻取消決定。

立法是在臉書與澳洲財政部經歷長達11小時的協議後通過。Google 方面已在本週與當地四大媒體之一的七西傳媒(Seven West Media)達成每年3千萬美元的協議,臉書也正在與澳洲媒體進行談判。

無視法院 馬來西亞當局驅逐千名緬甸移民

馬來西亞社群媒體用戶以「移民亦人」標籤反對當局遣返緬甸移民。(圖片來源:Fahmi Reza)

馬來西亞社群媒體用戶以「移民亦人」標籤反對當局遣返緬甸移民。(圖片來源:Fahmi Reza)

2月24日,馬來西亞無視法院命令,將1,086名緬甸人遣返回國,由於緬甸目前正上演反政變示威潮,而被遣返者當中也可能包括羅興亞人,馬國此舉引發聯合國與人權團體的譴責

根據《路透社》報導,2月12日,緬甸軍方與馬來西亞政府達成協議,派出三艘軍艦,載回馬來西亞移民拘留中心的1,200名緬甸國民。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後,馬來西亞政府曾在去年(2020)5月1日大規模掃蕩首都吉隆坡的移民社區,逮捕700多人。

緬甸軍艦在2月20日抵達,預計23日返回緬甸。但此前馬來西亞高等法院已經接受國際特赦組織(AI)的要求,裁定終止遣返行動直至24日早上。國際特赦組織認為,被遣返者回到緬甸後可能遭遇生命危險,其中包括10多名父母其中一人仍在馬來西亞的孩童。此外,也有人權團體指出,被驅逐者包括為躲避緬甸國內衝突與迫害而逃亡的羅興亞人。

對於眾多爭議,馬來西亞移民局局長多德(Kairul Dzaimee Daud)表示,所有遣返者都是「自願返國」,並保證不會驅逐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UNHCR)登記的尋求庇護者或是羅興亞難民。

然而,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從2019年8月起,便無法進入移民拘留中心進行面談並確認真實身份,加上馬來西亞不是《聯合國難民公約》簽署國,並未正式承認難民。換句話說,被拘留的羅興亞人可能被認定為「無證」或「非法」移民而被列為驅逐對象。

馬來西亞的移工人數高達上百萬,包括有證或無證工人,這批人大多在馬國從事本國國民不願做的低薪工作。根據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估計,在馬來西亞的難民與尋求庇護者將近18萬人,其中絕大多數來自緬甸,人數超過15萬人,包括10萬多名羅興亞人。

2月1日,拒絕承認去年選舉結果的緬甸軍方發動政變,並且逮捕國務資政翁山蘇姬、總統溫敏與其他全國民主聯盟的領袖,引發的民眾街頭示威持續至今。馬來西亞當局同意緬甸軍方的遣返訴求,被外界認為是默認軍政府的合法性,因此飽受批評。

6,750移工因卡達世足賽工程喪生

因世足賽引入大量移工的卡達,卻被質疑未能妥善照顧工人。(圖片來源: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因世足賽引入大量移工的卡達,卻被質疑未能妥善照顧工人。(圖片來源: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2月23日,英國《衛報》報導,海灣國家卡達在2010年12月贏得主辦世界杯足球賽後,已有6,750名移工在過去10年間死亡,平均每週就有12名移工喪生。這些移工主要來自孟加拉、印度、尼泊爾、巴基斯坦與斯里蘭卡等五個南亞國家。為了2022年的世界杯,卡達大興土木,建造球場、機場、飯店與道路,這些工程因此衍生大量引入移工的需求。

《衛報》報導是根據卡達政府官方資料,並推測因為世界杯相關工程而喪生的移工數量應該更高,原因包括官方數據未將菲律賓與肯亞等亞洲或非洲國家的移工納入計算。

在6,750名死者中,以印度的2,711人為最大宗,其次分別為尼泊爾的1,641人和孟加拉的1,018人。

《衛報》質疑卡達政府移工死亡數的紀錄「欠缺透明度、嚴謹度與細節」,對於移工死因的交代也不清楚,近七成的死因被歸咎為「自然因素」,例如急性心臟或呼吸道衰竭;其他還有包括高處墜落導致的鈍傷、窒息,甚至也有因屍體腐爛而無法確認的案例。

一旦移工死因被歸咎為自然因素,當局就不會進行驗屍,因此無法深究導致死亡的真正原因為何。國際勞工組織(ILO)與人權團體推測,許多死亡案例與工人長期於炙熱環境中工作有關——在夏季,卡達高溫可達到攝氏50度。

國際人權與勞工團體對於移工在卡達遭遇的不當對待屢次表達關切,並且要求卡達政府改善工人生活條件,確保工安,以及起訴並懲罰違反工人權利的單位與個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