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工會陪檢權一退再退 勞動部「打小孩給大人看」的荒謬劇碼 抗議才改!勞動部發新函釋「工會人員可陪檢」

[草根‧行動‧媒體]編按:
違反勞工法例的公司,不請台灣、香港或各地都會有。
香港勞工處雖有舉報電話熱線讓不論工會或是個別工人可舉報欠薪/沒買勞工保險/聘用童工(也接受匿名舉報,如工會舉報,視察後勞工處一般也會把結果回覆工會),但卻沒有制度讓工會人員可陪同勞工處人員視察。
原來在台灣,有規定部份工會的工會人員可以陪同勞動部人員檢查公司是否有違反勞工法,雖然有關法例近日有所收緊,但在工會抗議下,總算保住了一點的工會人員陪檢權。

轉自:苦勞網

文:
魏豫綾 臺灣鐵路產業工會秘書長
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秘書

勞動部在2020年12月28日發布勞職授字第1090205626號函釋,不只再次排除產、職業工會的勞檢陪同權(下稱陪檢權),甚至進一步限制企業工會只有受檢事業單位所僱勞工才能參與陪檢,這份函釋不僅比勞動部在2018年發布的勞職授字第1070204351號函釋還要退步,更完全無視兩年前工會團體曾發出的嚴正抗議,對勞工權利的侵害無疑是軟土深掘。

為什麼工會要推派非事業單位勞工出席勞動檢查?

在現行產業分工日益細緻化的趨勢之下,各行各業勞工所處的勞動環境也越來越複雜,進而不論在工資計算、班表輪替和職業安全等各面向上皆有著形形色色的樣態,即便是擔任理、監事的受僱勞工也不見得能夠完全掌握,因此組織健全的工會往往會外聘秘書、幹事、律師、顧問等各會務專業人員,倚仗其專業長才協助辦理相關會務,在過往的實務經驗上,會務人員的參與往往能在更短的時間內,使勞檢員充分瞭解該事業單位內的工作樣態,進而協助其更有效率地找出問題。

除此之外,以桃園市產業總工會旗下的會員工會為例,撇除掉交通運輸業、貨運業、零售業等原來就在各地設有站所或營業據點的企業工會,即便是傳統的食品業、化學業等製造業工會,其組織範圍在現行產業分工的趨勢之下,也往往會橫跨至各縣市的廠區,倘若勞檢員突然到場檢查,工作中的工會幹部根本鞭長莫及,過去,工會可以推派會務人員陪同檢查,達到監督及協助勞動檢查的效果,但勞動部此次公布的函釋扼殺了這個可能性,變相使工會更難到場參與陪檢、也使勞檢更難查出不法情事。

工會年初赴勞動部抗議排除產、職業工會勞檢陪同權的新函釋。(照片提供:桃園市產業總工會)

工會年初赴勞動部抗議排除產、職業工會勞檢陪同權的新函釋。(照片提供:桃園市產業總工會)

產職業工會陪檢權究竟在爭什麼?

工會陪檢權的法源依據為《勞動檢查法》第22條:

勞動檢查員進入事業單位進行檢查時,應主動出示勞動檢查證,並告知雇主及工會。

此處所指的「工會」自2011年新版《工會法》通過後,一直以來都是新興自主的產、職業工會在勞資鬥爭上的重要焦點。

依據母法《工會法》第6條規定,工會組織類型包含「企業工會」、「產業工會」與「職業工會」,即凡是依照《工會法》所組織成立的工會,在陪檢權的行使上應是完全一致的,然而,勞動部卻在2018年針對母法條文進行限縮解釋,規範此處所指的工會僅限「企業工會」,有意識地遵循資方團體的邏輯,主動將產、職業工會打成「外部工會」、「次等工會」,在當時引起工會團體的強烈不滿及抗議。

為什麼產、職業工會的陪檢權如此重要?

依據勞動部2020年的統計數據,台灣僱有勞工之事業單位約為90萬家,受僱勞工扣除主管人員後約有890萬人,台灣社會在以中小企業為大宗、且勞工意識普遍不彰的狀況下,又受制於《工會法》須滿30人方能成立企業工會的高門檻,因此企業工會只有會員約65萬人,組織覆蓋率僅7.3%,這意味著絕大多數的台灣勞工,縱使針對勞資關係的壓迫有所不滿,也難以匯集力量組織壯大。

與此相比,組織範圍能夠突破單一廠場、事業單位,進而發展廣大組織連結的產、職業工會,會員數則高達270萬人,特別是105年華航空服員以職業工會型態罷工成功、勞動條件大幅提升之後,以航空、鐵路、客運、捷運等交通運輸業為主力,同時包含醫療業、貨運業、電子業等相關產業的勞工,陸陸續續以產、職業工會為型態(亦含部分新成立的自主企業工會),匯集成一股台灣勞工運動的重要勢力,倘若產、職業工會的陪檢權被完全限縮,不僅意味著勞動部選擇踐踏台灣270萬名勞工的權利保障,也等同政府帶頭對台灣新興的工運力量進行嚴厲鎮壓。

為什麼陪鑑無法完全取代陪檢?

面對工會團體堅守「陪檢權」的訴求,勞動部及部分地方政府將輿論壓力轉移至「陪鑑」制度進行解套,依據《勞動檢查法》第23條:

勞動檢查員實施勞動檢查認有必要時,得報請所屬勞動檢查機構核准後,邀請相關主管機關、學術機構、相關團體或專家、醫師陪同前往鑑定,事業單位不得拒絕。

言下之意是,即便產、職業工會無法參與「陪檢」,仍能以專業公正第三人的身份進行「陪鑑」,看似漂亮的方案背後,究竟藏著什麼樣的玄機?

首先攤開法律條文來看,與陪檢的「應告知工會」相比,陪鑑的前提是地方政府評估「有必要時」,「得」邀請相關專業人士參與陪鑑,而且這裡所指的「相關團體或專家」也不必然等同工會,換句話說,動用與否乃至於是否邀請工會,完全是地方政府行政裁量的範圍;此外,從實務面來看,陪鑑制度自2015年上路以來,在全台22個縣市中只有台北、新北、宜蘭、高雄等少數縣市,曾針對特定產業以專案形式動用過陪鑑制度,另依據勞動部2019年的統計數據,全年16萬場次的勞檢當中,只有區區200場動用了陪鑑制度,其中有工會參與陪鑑的比例甚至不到一半。以臺鐵產業工會為例,自2016年成立以來,陸陸續續在全台各縣市發起了百餘次的勞檢,卻沒有任何一次以陪鑑的身份進行陪同。

總結來說,陪鑑相較於陪檢,對產、職業工會的權利保障不僅大打折扣,更可看出現行整套陪鑑制度根本還不成氣候,勞動部嘴上的解套方案雖然說得好聽,但實際上不過是迴避工會訴求的開脫之詞。

高捧僱主的「營業秘密」作神主牌,勞動部究竟居心何在?

在資本社會的壓迫結構之下,勞工因此組織工會的與資本家抗衡,工會作為獨立法人,在權利行使及實際運作上與公司皆為對等關係,但勞動部此次卻以「保障僱主的營業秘密」為由,事前未經任何溝通協調,便主動限制工會推派陪檢代表的權利,無疑是嚴重閹割工會的獨立自主性。

細查勞動檢查會觸及的超時工作、積欠工資、休假未休、工作環境安全等檢查項目,這些不過是涉及勞動法令中「最低標準」的檢查項目,難道屬於營業秘密的範疇嗎?一名勞工是否遭積欠工資、是否被迫超時加班、是否處在危險的工作環境中,這些難道不更該攤在陽光下受社會監督嗎?退萬步言,勞動部若真欲避免爭議、防患未然,大可比照勞動部於2015年針對地方政府執行勞檢所訂定的《處理原則》,要求陪檢代表簽署保密協議即可,又何須強行對工會推派代表的權利進行限縮?

再退萬步言,未來縱有相關爭議產生,勞資雙方亦可循《民法》、《營業秘密法》等現有法規進行司法爭訟,勞動部如今卻高捧僱主的「營業秘密」作神主牌,遵循產、職業工會及外聘會務人員皆為「外部」勢力的資方邏輯,要將工會團體視作商業間諜進行排除,無非是因為僱主可以對企業內勞工進行強力施壓,但卻無法掌控「外部」人員。由此說來,「營業秘密」恐怕不過是枚煙幕彈,一枚用來遮掩勞動部作為勞動主管機關,卻為了服務資方利益,不惜「打小孩給大人看」、踐踏工會自主權的萬用煙幕彈。

懸崖勒馬、回頭是岸,提高勞檢的工會陪同率方是正解!

依據勞動部2019年的統計數據,所有勞檢案件中有工會參與陪檢的比例不到2%,遠低於台灣工會的整體組織率,在過往的實務經驗上,最常發生的狀況是僱主提供勞檢員不實資料、針對企業內的不法情事避重就輕,倘若沒有熟悉工作樣態的工會代表參與陪檢,容易使勞檢員以不實資料為依據做出誤判,除此之外,在勞動檢查的現場,倘若個別勞工沒有工會代表陪同支持,隻身一人根本難以對抗僱主可能秋後算帳的龐大壓力,到口的話恐怕又吞了回去,最終仍難以達到勞動檢查的效果,由此可見工會的陪同參與,絕對是勞檢是否有力的重要關鍵!

嚴正呼籲勞動部應盡速懸崖勒馬、廢止上開兩份函釋,提高勞檢的工會陪同率方是保障勞工權利的正解!

~~~~~~~~~

轉自:苦勞網

苦勞網記者

工會抗議有效!勞動部去年(2020)發布函釋,將可陪同勞檢的人員限縮在「受檢事業單位所僱勞工」,經各大工會抗議後,勞動部昨天(3/9)終於推翻去年的函釋,發布新函釋將「企業工會的會務人員」重新納入可陪同勞檢的範圍。對此工會雖認為「有進步」,但新函釋仍然排除「產業工會」和「職業工會」陪同勞檢的權利,認為勞動部「只做了半套」。

勞動部發布新函釋,將「企業工會會務人員」重新納入可陪同勞檢的對象。(擷取自勞動部網站)

勞動部發布新函釋,將「企業工會會務人員」重新納入可陪同勞檢的對象。(擷取自勞動部網站)

勞動部在2018年發布函釋指出,勞檢員勞檢時通知陪同的工會應指「企業工會」,排除了產、職業工會參與陪檢的權利;去年底又另外發布函釋,強調企業工會所指派陪同檢查者,「應為該受檢事業單位所僱勞工」,進一步排除工會會務人員參與陪檢,引發工會砲轟勞動部不斷限縮陪檢權利,淪為資方打手,要求廢除函釋。

勞動部上週邀請勞資召開會議討論勞檢議題後,昨天再度發布函釋指出,陪同勞檢人員除受檢事業單位所僱勞工外,「尚包含由企業工會所聘僱承辦該工會會務工作人員」,等於是大轉彎,重新開放會務人員可以陪檢。

產職業工會仍不能陪檢 批勞動部「做半套」

台灣鐵路產業工會秘書長魏豫綾表示,勞動部的新函釋「有進步一點」,但是仍然沒有恢復讓產職業工會陪檢,形同「只做半套」,令人失望。她表示,雖然勞動部稱產職業工會可以透過「陪鑑」參與勞檢,但各縣市政府並不會主動通知產職業工會「陪鑑」,跟陪檢的效力落差很大。

魏豫綾指出,去年台鐵產業工會發現台鐵積欠加班費後,發起全台8個縣市勞檢,結果只有4個縣市的勞動局通知產工陪檢,北市勞動局也沒找產工陪檢,導致「查無不法」,相當離譜。她認為,這次勞動部出新函釋,證明之前勞動部以「保障雇主的營業秘密」作為限制僅該公司員工才可陪檢的理由,根本就不成立;由於個別勞工很弱勢,往往只有專業會務人員陪同勞檢才檢查得出問題。

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秘書長葉瑾瑜表示,勞動部出新函釋,證明工會「施壓」有用,但是產職業工會仍不能陪檢,顯示勞動部沒有意識到產職業工會的重要性,對此感到遺憾。

她表示,以往桃產總申請勞檢,也不會被政府找去陪檢,但是不論是企業工會、職業工會、產業工會,還是像桃產總這種工會聯合組織,都應該有陪檢的權利,工會人員陪檢可以提醒勞檢員注意企業不法情事,質疑勞動部「除非根本是為了保護資方利益,不然有什麼好不開放的?」

====================================
[草根.行動.媒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