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區區議會 租務管制及失業援助金請願行動

新冠肺炎持續,本港經濟不景氣,基層市民的生計更是首當其衝。根據政府統計處於8月公布的數字,本港最新失業率高達7%,達到17年來高位。大量基層市民失業或就業率不足,以致收入大減。然而劏房租金卻持續遞升,業主巧立名目、濫收水電費的情況仍然未見改善。

東區是本港其中一個劏房數目較多的地區,劏房單位接近8,500個,佔港島區最多。鑑於區內基層市民面對朝不保夕的困境,政府有必要縮減租務管制的研究時間,盡快落實針對劏房的租務管制方案,並為失業市民提供急切支援。得悉東區區議會將於3月16日的會議中提出促請政府重設租務管制、加快推行租金津貼,以及設立失業援助金的議程,東區劏房居民關注組、關注基層住屋聯席等多個關注基層的民間團體於會前到東區法院大樓地下進行請願行動,促請政府正視基層在疫症下的困境,期望民間訴求聲音帶入議會。

民間團體的訴求如下:

1. 落實租務管制 刻不容緩

現時租金的升幅已達不合理水平。而其中一個造就此情況的原因,就是沒有合理的租務管制。業主和租客的議價能力本來就極不對等。業主作為物業的擁有人,必然地在租務過程中擁有更多資本。若沒有租務管制平衡兩者的議價能力,租客只會在過程中淪為被剝削的一群。事實上,現時租客面對各種困境時,基本上沒有與業主議價的本錢。政府分別在1998年建議取消租金管制及2004年建議取消租住租住權保障的原因包括「住宅租金穩步下調,故市值租金與受管制租金的差距已經收窄。因此,解除租金管制不會令有關租客有太大的負面影響。」及「租客現時的議價能力比過往已大幅提升」。然而,這些原因現在亦已不再存在。

加上在疫情的影響下,失業率高企,很多劏房戶也從事基層工種,例如是飲食業零售業等等,這些行業在疫情下可謂首當其衝,如果短期內政府都沒有辦法回應租務管制的訴求,團體擔心未來只會令更多街坊被逼走上街頭露宿。因此,團體要求政府短期內盡快落實租務管制,減輕住屋支出對基層市民的負擔。

2. 租津租管雙軌並行 放寬申請資格

劏房戶每日都處於水深火熱之中,面對著加租、迫遷、濫收水電費、單位失修等情況。特首林鄭月娥於上年施政報告提出向輪候公屋3年以上的人士發放現金津貼,然而團體於2020年1至2月期間曾以電話訪問了240位居住於不適切住所的居民,當中約66.3%受訪者擔心業主會因十大紓困措施而加租;在政府還未落實任何措施的情況下,有31.3%受訪者表示業主已表示將會加租,若政府不同步推行租務管制,恐怕津貼尚未發放,租客已面對加租等困境。團體強調,租管及租津需雙管齊下,方能解決基層住戶的困境。另外,申請租金津貼的資格嚴苛,不少居民得知細節後均表示措施嚴苛,部份情況如一人的非長者公屋申請者將未能受惠於上述計劃。團體建議政府應放寬津貼的申請資格,令所有超出政府三年上樓承諾的居民獲得援助。

3. 推行失業援助金

現時失業人數過24萬人,於租金、生活開支昂貴的社會環境下,基層市民失業時更是毫無保障。政府由始至終欠缺有效而即時的援助幫助失業市民,失業綜援等措施因難以申請、金額不足和污名化等因素令市民難以從中獲得幫助;總支出810億元的「保就業」計劃,只有大財團受惠,但卻無法保住市民就業,也未有處理已面臨失業的市民的經濟需要。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曾發佈有關失業潮對精神健康影響的調查,當中超過六成市民因經濟和前景不明等原因處於焦慮之中,情況嚴重,大多基層朋友已難以繼續支撐龐大開支,精神和生活質素每況愈下。在經濟前景不明,工作機會大減的情況下,政府有必要推行失業援助金助幫助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市民。

====================================
[草根.行動.媒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