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香港婦女的線上對話 2021香港億萬人起動國際婦女節線上活動報導

香港婦女與國際婦女節

雖然是疫情期間,雖然要保持社交距離,但在港婦女的連結在發生著。3月7日下午3時,香港億萬人起動委員會舉辦了線上Zoom活動。是日星期天,也是大部分在港移民家務工的休息日。線上活動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連線在港島,九龍和新界不同地區的移民家務工群組,直播報導各群組慶祝國際婦女節活動現場;第二部分是與在港婦女群組的代表分享他們群組中的婦女疫情期間所面對的情況、訴求和行動。

活動直播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OneBillionRisingHK/videos/279158050472716/

活動開始,是由英文和印尼文演唱的億萬人起動的主題音樂Break the Chain和We are Rising,婦女舞動的影片。歌聲和舞蹈在引領著婦女要發聲,連結起動。今年億萬人啟動的主題是“起動養植園地” ,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而處於更惡劣條件的勞動階層婦女,移民家務工婦女,難民婦女,被遷徙的婦女和受性暴力對待的婦女,啟動連結抵抗!

接著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的Mei Lin傳達了國際婦女節的信息:

國際婦女節是紀念一百年前婦女爭取更好的工作條件。到現在,婦女還在抗爭著,而且境況越困難,當下的香港,政治,經濟和社會環境更差了,更難讓人發聲,特別是在政治領域。比如勞工權益行動者吳敏兒是被捕47人初選案中的一員。他們只是參與一個民主初選,而現在卻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我們譴責這樣的抓捕,並要求立即釋放他們。

經濟方面,政府利用婦女來填補社會福利政策的漏洞。如果婦女出外工作,就沒有社會福利了。婦女既是家庭照顧者也是勞動者,背負著雙重的負擔。由前年到今年,在新冠肺炎的影響下,學校大部分時間停課,學童在家上課,婦女的照顧工作負擔更繁重。如果家庭成員失業,壓力就更大了。婦女面對的困境更加難以想像。在香港,已有好幾個婦女承受不了壓力和孩子們一起自殺的悲劇發生。這些案例反映政府政策對本港性別狀況不敏感,忽視婦女所面對的雙重負擔。

當婦女進入勞動力市場,他們排在男性之後。即使是中產階級和有學術專業技能的婦女也是會碰到限制和障礙,因為他們有家庭負擔。難以拿到和男性一樣的薪資。香港的勞動階層婦女,大多是做零散工(兼職工作),或從事時薪很低的工種。在同種行業中,他們的薪資比男性的少。有一些婦女因為要照顧家庭,只能做零散工,因此可以選擇的工種很少,且時薪很低。且這些零散工甚少受勞工法的保障,比如勞工假日沒有薪資,沒有帶薪病假。這些工作也很容易被代替。

在地婦女要求每年都要重審並增加每小時最低工資,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全職家庭照顧者也要受全民退休保障。今天香港婦女勞工協會也會舉辦記者會,表達婦女的情況和訴求,我們打破沈默,和各地婦女連結發聲。

香港的家庭照顧者除了在地婦女外,還有接近40萬的移民家務工(移工)。移工通常選擇在靠近僱主家附近度過休息日,在港島,九龍和新界各地區都有移工群組。主持人ReaSonia接著連線各地區,現場直播移工群組慶祝國際婦女節活動。

港島,九龍和新界移工群組現場直播

在港島雪廠街是菲律賓移工團體,現場報導人Luz Afidcao說他們在今天表達在港菲律賓移工和香港Cordillera Alliance的訴求。他們在鏡頭前展示他們的手寫訴求,包括:要求中介公司停止超額收取中介費,允許不通過中介公司由僱傭雙方議訂的僱傭合約,停止收取培訓費。香港Cordillera Alliance的leader也發言,並舉標語,譴責菲律賓政府對菲律賓Cordillera省原住民、社運人士和婦女社運人士的壓迫行動。

在香港大會堂的是菲律賓移民工會,報導人Hannah介紹現場正在發言的移工講述疫情期間遇到的歧視和排斥。

在金鐘的是幾個菲律賓移工團體(Migrante Hong Kong和Gabriela菲律賓婦女組織香港分會等)聯合舉辦的活動。現場發言人正在講述移工被非法收取費用的情況。

在新界沙田的Migrante Shatin,報導人Melony發言說我們與全球婦女一起慶祝國際婦女節,起動要求全民公共健康保障,起動反對在菲律賓的屠殺,我們抗議在港移工疫情期間所受的歧視,並要求在港移工有更好的住宿條件。

在荃灣的報導人Maesaroh說Mover Indonesia邀請在荃灣的移工一起慶祝,活動有One Billion Rising跳舞、印尼帶氧操,還有三位講者講解如何延期工作簽證。

在天水圍的Migrante Yuen Long報導人Iris說邀請婦女一起反對針對女性的暴力。移工放假沒有住宿地方,由於和僱主同住的政策,如果合約中斷或被停止就沒有住宿的地方。呼籲香港和菲律賓給移工安排住宿。

在屯門公園的Migrante Tuen Mun與在屯門公園的移工婦女一起,譴責中介公司非法收取費用,譴責菲律賓政府對婦女社運人士的暴力行為。

在美孚的印尼移工工會Muthi說今天和國際移民聯盟,印尼移工網路一起舉辦活動。現場有移工在跳舞,他們邀請在美孚度過休息日的移工一起慶祝國際婦女節,並告知他們在港移工的勞工權利。

回到港島維多利亞公園,Sringatin說大約有200人在維多利亞公園一起參加慶祝活動,有香港人,印尼移工和菲律賓移工一起。從鏡頭上可以看到他們保持社交距離,安排移工舉提示牌時刻提醒在場參加人員要保持。

主持人接下來在線訪問了四個香港婦女群組的代表。群組的婦女包括在地婦女,移工婦女和難民婦女。群組的代表們對於以下幾個問題發聲:

各群組婦女的主要關注是什麼?群組對政府的有何訴求?有怎樣的行動?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 Jacey

Jacey說群組倡議修改由1960年沿用到現在相關政策和法例以支持性暴力受害者,也呼籲香港大眾對性暴力的關注。群組通過公共教育,在不同機構宣傳關於支持性暴力受害者的知識,比如如何防止對受害者造成二度創傷。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也為受害者提供服務,比如醫療資源,心理輔導支持小組。尤其在疫情期間,群組接到的求助電話數量大大增加,因為大多數時間受助人困在家裡,會容易想起過往經歷。而且通常施害者不是陌生人,而是家庭成員,親戚或附近的人。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要求政府增加資助給相關的NGO團體。因為資源有限,他們沒有能力提供臨時宿舍給受助人。但有很多其他團體有提供臨時宿舍,如Caritas Family Support Centre。儘管如此,資源遠遠不夠需求,因此我們要求政府給這些非政府組織增加資助。很多性暴力受害者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被困在家裡,但施害者可能就在他們身邊,受害者也急切需要精神輔導支持。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也要求政府增加資助和資源給心裡輔導支援熱線電話服務。由於新冠疫情,受害者對於心裡輔導需要的增加,在疫情期間群組也增加提供互助小組和支援小組的支援,以讓受害者可以面對面交流,或用Zoom進行視訊,以互相支持和接受輔導。群組發現這些資源對於受害者很重要,即使是疫情期間受助人也願意加入,可以看出他們面對巨大壓力。

Gabriela Hong Kong菲律賓婦女組織香港分會 Shiela

Shiela說菲律賓移工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遇到的主要問題是,當移工合約被終止時,就沒有住所了。由於香港政府要求移工要和僱主同住,移工在外國土地上,沒有工作就等於沒有住所。 Gabriela Hong Kong收到很多關於住所的求助。香港,菲律賓和印尼等政府應當為移工提供臨時宿舍,但是都沒有任何行動。

在菲律賓,菲律賓政府忽視婦女在疫情期間的困境,且對婦女實施政治壓迫。婦女的角色被定義只是生育而已。批評政府的婦女,被標籤為「叛亂份子」,被拘捕和被殺害。這些都違反人權和自由表達的權利。在港的菲律賓人也因為發生捍衛在港菲律賓移工的權利和聲援菲律賓被迫害的社運人士,而被菲律賓政府標籤是「罪犯」和「叛亂份子」。

Gabriela Hong Kong要求香港政府停止社會排斥,並立即為移工更安全的食物,住所。要求菲律賓政府停止對婦女的政治壓迫和歧視。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Iris chan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創立於1981年,主要關注基層婦女,新移民婦女,受家暴婦女還有單親媽媽的權益。協會關注全職家庭照顧者的精神健康,在香港第一波新冠疫情爆發時,協會採訪了850名婦女,15%認為他們的情緒壓力是10分(滿分10分)。第一波疫情時壓力來源主要是購買口罩,防疫清潔用品。60%的女性是7分(滿分10分),他們負責家庭衛生的清潔。有一些婦女有抑鬱和焦慮,在第一波疫情高峰時就被引發了,因此協會呼籲政府向全職照顧者提供支持,要求政府提供托兒服務。

自第一波新冠肺炎疫情到現在,協會收到了很多在香港的捐款人的捐助,給婦女提供了很多幫助。還有一些捐助者捐贈線上服務,線上精神輔導,網絡數據卡,WiFi蛋,平板電腦,電腦,網絡等,讓困在家的小朋友和婦女在家可以有更多放鬆和娛樂活動選擇。協會經常提供這些幫助,婦女也受益很多。這些工作原本是政府的責任。協會要求政府在制訂防疫或圍封措施時,應該考慮到全職照顧者,也應給到全職照顧者支援。比如,網絡和精神健康支援。

國際移民聯盟Eni Lestari

國際移民聯盟是一個國際聯盟,包括基層的移民工,難民和被迫遷徙的社群。我們十多年來一直致力於以下幾個問題:

第一,聯合來自基層的聲音。全球2千多萬的移民工中有一半是婦女。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我們被排除於防疫援助計畫之外。比如去年香港政府的現金支援計畫就沒有包括移工和難民在內。而移工亦是在最前線照顧家庭老幼。香港或者在世界各地的移工都應該在防疫政策上受到支援。

第二,移工,難民被污名化,罪犯化

我們的安全受到威脅,被冠以病毒攜帶者的罪名。比如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政府更把移工圍封,香港政府要求僱主讓移工休息日留在僱主家中,不允許他們聚集,以防他們散播病毒。事實上病毒是不分膚色,國籍和工作種類。但移工被罪犯化,不允許出門,不允許聚集。社交距離措施變成了政治壓迫,限制了我們發聲的權利。

第三,移工如果被解僱,就會被拘留然後遣返。移工如果沒有工作就沒有薪資。他們無法「在家工作」, 移工被政府忽略,不受保障也沒有獲得資助。

國際移民聯盟的訴求:

首先,最最重要的是社會納入(social inclusion),所有的防疫計畫要包括移工。我們不要歧視,如果全民提供疫苗,口罩等等,移民家務工一樣要包括在內。

第二,不要歧視移民家務工,政府此時應該對移工的付出表示感謝。移工也是本地勞動力,有些在香港工作很多年,幾乎耗盡一生在香港這片土地上,政府應給移工在這裡居留和工作的身份,遣返移工和難民回去他們的國家是不人道的。遣返他們回國等同於殺死他們。我們呼籲所有政府基於人道,人權來對待移民者。

第三,所有的政府,特別是印尼政府,應給回國的移民工提供補助,直到現在,我們還沒看到任何政府,不論是印尼政府還是菲律賓政府,給被遣返的移民工提供補助。如果我們一年以上沒有工作會是怎樣?我們的家人會沒有資金生存。

第四,是關於在亞洲的移民工,我們出國工作要付很多很多錢,原因是我們的政府編造這麼多種費用要我們來付,現在是時候要求我們的政府取消這些費用了。我們的家庭需要這些錢,政府不應以此藉口來剝削他們本國移民工。

最後,是給所有接收移民的政府,包括香港政府。請提高人道的工作條件,健康的生活環境。

如果移民工生病了,整個家庭都會受影響。經濟也會受影響。為此,請保護移民工,提供良好的住所,食物和合理工作時間。

主持人Sonia也強調說:Eni說的移民工的困境也是香港婦女所面對的困境。都是因為缺少對婦女的理解和尊敬,沒有意識到移工和香港婦女的付出和貢獻。我們婦女是基石,承擔了大部分的工作,但是卻沒有得到認可和支持。是時候相互理解和連結。過去,我們常常由我們的膚色,地位,工作的種類,被定義而沒有連結。最近幾年,我們的國家退步,經濟消退,所有婦女,不管階級,工作的種類,都受到類似的影響,因此我們有更多的連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