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一週】警察殺佛洛依德案開庭 局長作證:違反訓練與道德/英國「撤銷法案」抗議潮 拒絕警察擴權打壓示威

轉自:苦勞網 /特約編輯:陳韋綸 /特約撰述:南方國際

【苦勞網編按】在華文閱讀世界裡,國際新聞的焦點往往集中在美國、西歐和日本等地區,由於長期的資訊偏食,導致我們往往傾向用國際強權視角看待世界。苦勞網「南方一週」專欄,帶你用五分鐘時間總覽世界重要新聞,除特別側重第三世界與南方國家的事件外,在新聞來源方面,也嘗試更多採納各地非主流媒體的視角。

【南方一週】警察殺佛洛依德案開庭 局長作證:違反訓練與道德

3月30日,殺害黑人佛洛依德(George Floyd)的明尼亞波里斯前警官蕭文(Derek Chauvin)的刑事審判開始。他在去年(2020)5月,單膝壓喉手無寸鐵的佛洛依德導致他窒息身亡,影片在網上廣傳後,引發新一波的「黑命關天」(Black Lives Matter)示威潮。審判首週,毒物專家駁斥佛洛依德死因與濫用藥物有關的說法,甚至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長阿拉東多也出庭作證,強調蕭文行徑「違反警察訓練、道德與價值觀」。但也有專家提醒:過於關注在蕭文這個警界「壞蘋果」,將忽視警察暴力的系統性種族歧視問題。

明尼亞波里斯警察局長阿拉東多稱蕭文單膝壓喉導致佛洛伊德死亡的行徑不符合訓練。(圖片來源:衛報)

明尼亞波里斯警察局長阿拉東多稱蕭文單膝壓喉導致佛洛伊德死亡的行徑不符合訓練。(圖片來源:衛報)

蕭文因為殺害佛洛伊德被控過失殺人、一級與二級謀殺。蕭文律師團隊企圖將佛洛依德死因歸咎於用藥與自身健康所導致的心律失常。但是以證人身份被傳喚的肺部專家明確表示:「即便是健康之人,遭遇佛洛依德所經歷的,也會死掉。」蕭文是在佛洛依德被上銬且面部朝下的情況下,單膝壓喉長達超過九分鐘,導致腦部缺氧,進一步引發心臟停止。毒物專家也指出:佛洛依德體內的芬太尼與亞基安非他命,尚未達到足以致命的劑量。佛洛伊德女友作證時表示:佛洛依德因為運動傷害曾經服用鴉片,但是已經戒斷一段時間。

阿拉東多(Medaria Arradondo)是現任也是首位黑人明尼阿利斯警察局長。他在出庭作證時指出蕭文行徑不符合執法程序。他表示一旦佛洛依德停止反抗,就不應採取高強度的武力,也同意檢方看法,認為蕭文與其他警察,在佛洛依德呼吸停止後卻仍阻止他人救援,違反明尼阿利斯警察局的規範。

但是法學專家柯恩(Marjorie Cohn)則提醒:將蕭文視為警界「壞蘋果」,並無法觸及警察暴力的系統性種族歧視問題。他指出:2015年至2020年,明尼阿利斯警察對黑人使用暴力的次數是白人的7倍,在全美,佔總人口僅13%的黑人,遭警察殺害的機率卻是白人的兩倍。「蕭文代表的不只是單一的『流氓警察』,整個警察制度本身就是充滿暴力與種族歧視的。」

英國「撤銷法案」抗議潮 拒絕警察擴權打壓示威

英國政府近日推出一項擴張警察控制示威權力的法案,一旦通過,未來任何被認定為妨礙公眾的示威行為都將入刑。法案被批評限縮人民示威權,加上日前一名倫敦女子夜歸遇害,嫌犯正是一名警察,在法案公布後,立刻引發全國各地「撤回法案」(Kill the Bill)抗議潮。

目前,英國警察如果要限制示威,必須證明抗議行為將嚴重危害公共秩序,對財產及性命造成重大損害。但由英國執政保守黨推出的《警察、犯罪、量刑與法院法案》(Police, Crime, Sentencing and Courts Bill),授權警察採取強制措施驅離示威,包括制定示威開始與結束時間、管制音量,違者最高可處英鎊2,500元(折合台幣約97,000元)罰款。此外,法案也特別針對佔領公共空間或者懸掛於橋上等「蓄意妨礙公眾」的示威行為入刑,例如「黑命關天」(Black Lives Matter)期間群眾拉倒銅像的行為,則可能遭致十年的有期徒刑。

英國政府推出法案,擴大警察控制示威的權力,引發全國各地抗議。(圖片來源:衛報)

英國政府推出法案,擴大警察控制示威的權力,引發全國各地抗議。(圖片來源:衛報)

法案提出後在英國數十個城市都引發示威。3月21日,西南部城市布里斯托(Bristol)爆發了千人示威,群眾包圍警局並燒毀警車,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導致20多名警察受傷,7人被捕。

目前法案已經通過二讀,並送交委員會審議,然而爭議引發的示威潮已經迫使國會暫停逐條審查的程序。反對黨工黨議員柯賓(Jeremy Corbyn)呼籲群眾持續示威,阻止保守黨日漸擴張的專制獨裁。「黑命關天」與採取非暴力手段干擾公共秩序的環保團體「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也批評政府意圖阻止民眾上街,要求廢止法案中所有關於示威的法條。

這項法案的推出正值英國民眾對警察的反感達到高峰的時期。3月3日,一名33歲女性埃弗拉德(Sarah Everard)身著亮色外套、未穿高跟鞋,而且走在燈光之下卻仍在夜歸時遇害,事後更發現頭號嫌疑犯是一位名為庫曾斯(Wayne Couzens)的警察。當民眾於倫敦舉辦為莎拉守夜的行動時,卻遭警察以疫情為由強力鎮壓、驅散,民眾對於警察的憤怒不減反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