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蕉徑村民傾談小紀

圖:被夷為平地的蕉徑彭屋農田
圖:被夷為平地及被圍板的蕉徑彭屋農田

文、圖:珩
編輯:怡

孩子站在圍板上,拿著小相機,久久看著前方,昨天還是綠油油的一塊農田,被夷為平地。爸爸在旁說:「佢成日係度玩架。」

隔離村民一大早來到被夷為平地的田地,依著圍欄說:「一入村就識得日青、戚師傅佢地。」村民表示在附近耕作,亦將會受蕉徑第二期收地影響。

戚師傅:「係度生活左五年,話無感情就係呃大家嘅!」

戚師傅蹲在地上,摸著地上一株倖存的農作物說:「呢個係蘆薈,下面仲有種黃姜。」他拾起被連根拔起的另一株農作物,環顧被夷為泥地的四周。昨天猶在的農作物,今天已經不見影蹤,僅剩泥石。

日青合上眼說:「被剷成咁,我瞌埋眼仲認得出邊度打邊度,有D咩無D咩。」

日青說:「呢度係種樹,呢度係廚餘堆肥,呢度係製做生物碳,呢度係一個養活生命養活自己嘅生物鏈,我用左十年去研究,用左五年係呢個地方實踐,呢個係大家生活嘅地方,你話呢D係錢計算得到嘅咩?錢只係印出來架炸,一個咁好嘅地方點可以變成馬路!」

不久,有人拿起一隻半身被折斷的「原居民」—— 四腳爬爬。

村民說,農田旁邊的河水,一夜之間變成靜止的死水,不再流動。

4月9日在農戶戚師傅、日青尚在爭取合理農戶權益期間,政府強行在未完成點算青苗程序時霸王硬上弓,偷襲清場,幾乎所有農作物被毀,農用機械及物品亦未取回。

根據作物評估程序所列明,漁護署要於農戶在場時實地考察及點算農作物,即場覆核及簽收相關紀錄,再待漁護署向地政署遞交評估報告,及去信通知農戶評估工作已完成,農作物方可被處理。

但4月9日當日,土木拓展署在農夫不在場期間「做嘢」。當局點青苗時亦未被通知。當農夫趕到農地時,發現全片農地及所有農作物被鏟平,不復存在。

 

戚師傅說:「都未聽聞過可以咁樣做!未傾好就鏟爛人哋啲嘢……香港未試過咁強拆。」

 

戚師傅、日青和在場村民對政府偷襲清場感到震攝 ,擔心此「先例」會使收地情況越來越惡化。政府此舉威嚇著未來陸續受收地影響的農戶,讓面臨收地的農戶在龐大壓力底下不敢討回公道,肉隨砧板上,草草簽紙離場,任推土機輾過農田。

 

「點算青苗程序並未開展過,從來我地就唔同意政府嘅條件。

第一,我地從來未有同意農業園要剷平農地起道路的工程。

第二,我地未有同意政府對我地作為農戶及安置權利嘅不承認。

第三,我地唔同意亦唔了解政府點算青苗嘅系統,政府從來都唔公開作物清單同評定基準。

第四,我地唔同意漁護署只承認一種田間管理模式,否定不同技術發展的可能性及價值,令農業園不是發展農業,而是單一模式大型種植場。」

 

有關村民們的訴求心聲,可詳見以下節錄的文章參考:

 

一、關於反對滅農式農業園,「要菜不要大路」

//…政府計畫在蕉徑興建農業園,建雙線雙程車路,鏟走原有農地、趕走村民農夫、破壞原生河道及至破壞保護性植物(如紫花麻油藤)。瀝青路、大石頭破壞肥沃的土壤,這種破毀帶來永遠的土地傷害,永遠不能做到局方所稱的「支持農業永續發展」…//

 

截錄自阡陌之間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1792546080828171/posts/3904086636340761/

 

//…「要菜不要大路」,不只是口號,也是農家智慧。農地珍貴,多一分地,就多一份收獲,以前的村路建設,由村民自行出力夾錢買水泥,將現有泥路改善,鋪成剛好可讓農機車通過的幾尺闊小路。遇上對頭車,打個招呼笑一笑,你讓我我讓你,就是村裏日常。四五十年代,全蕉徑長瀝都是耕作中的田,看不到馬路。後來農田荒廢,難度是因為沒有馬路?當然不是。這個道理,向政府講過一百次,不過,政府想搞的是農業「園」,不是農業。村民幾年來用盡心力,將訴求放在田地上,造成巨大農田橫額,但是,政權在村民不在場,也未有通知之下,半日就將它剷平。植物沒了、田間的小動物只見屍骸,心痛的程度,就像心也被剷平一樣。…//

 

節錄自蕉徑長瀝關注組(農業園計劃)

 

https://www.facebook.com/1595530980512283/posts/3899470203451671/

 

二、農業價值被否定,安置權利被剝奪

 

戚師傅曾要求收地後獲安置在農業園復耕,政府卻以他不是「商業耕作」為由而拒絕。

 

五年來,戚師傅和日青於農田實踐自耕自食、減 甲烷排放的生活,研究生物碳製作進行燃料及肥料自給,近年亦與年輕單位合作種植用作染料的木藍。

 

沒有倒泥破壞、自耕自食、運用農地回應氣氛變遷,等無價的意義不曾被政府看見,也因此理應無價可定。

 

政府對待農業的態度,就只以作物產值為唯一依歸。

參考資料 阡陌之間網誌文章:
農田何價?——近日蕉徑事件的(不)懶人包
https://hamlets.land/2021/03/16/tsiukeng-4/


三、青苗點算程序不公

 

//…按程序漁護處需要和農夫一起點算青苗再計算補償,農夫連月來與有關部門商討程序,包括公開青苗的補償清單、計算方式等,並希望公開資料讓全港農夫清晰知道補償細節。…//

節錄自阡陌之間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1792546080828171/posts/3904086636340761/

 

//…農林督察這幾個星期,聲稱會有一套機制按種植方式、作物生勢、農地分級等評定作物價值,並參考蔬菜統營處的批發價進行補償。然而政府以為免「投機種植」為由,拒絕公開評定基準和作物清單,而實際操作中,亦多次與農友爭論,沒有上訴機制。如果有漏點情況,亦只能即時抗議。
有最近協助東北農戶進行青苗點算的街坊指,有些情況下個別作物被「當」成另一種作物補償,而在定界上地政主任亦曾經出錯;更甚者,由於點完青苗後土木工人可能馬上開打草機,這過程可能會破壞本身未被點算的作物。作物價值的評定,只按市場批發價作為基準,無法反映真實價值,亦無視作物本物對環境、社區的意義,判定農作物的價值的權力完全在農業督察手中。…//

節錄自阡陌之間網誌文章:
農田何價?——近日蕉徑事件的(不)懶人包
https://hamlets.land/2021/03/16/tsiukeng-4/

 

四、反對單一化農業園發展,不同耕作模式價值被否定

 

//…聽說政府為了起農業園,把原有的農夫趕走,聽說政府為了起農業園,把原本良好的耕地鋪上了碎石瀝青,聽說政府為了未來的農業園讓旅遊巴駛進鋪路,把日青原本用來向土地學習、開發知識、分享經驗、實踐理念的地方剷平。

 

你可會想到今天的政府會在不通知人的情况下,把別人用心經營的空間剷平?這種粗暴蔑視別人感受的「施政」,我們不會陌生,但還是會氣憤!

 

我去到那被剷平的田,我看到剷泥機留下如恐龍的腳印,我看到本來與田相處融洽的石龍子被剷泥機行刑,我看到農友還是把不知為何有刺卻保護不到自己的蘆薈扶直,嘗試再種,我看到日青的朋友戚師傅,向工程人員有理有據地講解政府所做的不是政府所說的永續農業想法,我看到警察一直點頭傾聽日青講解什麼可作染料植物故事背後拯救別的地方水源的價值,我看到本來服務農田的太陽為施暴者用來監察的cctv提供能量,天好光,但黑。

 

政府對農業園的想像,其實只是無感的食物工廠,就像螢火蟲一樣吐出腐蝕的唾液,把農耕生活可帶來的不同價值和想像,溶成同一質感吞滅。…//

 

節錄自明報副刊:

https://bit.ly/3a3ND0R

圖:拾起被連根拔起的農作物,翻起泥土,在還留著車肽輾過痕跡的土地上重新種植。

 

圖: 警察一直點頭傾聽日青講解什麼可作染料植物故事背後拯救別的地方水源的價值。

 

圖: 製作生物碳進行燃料及肥料自給的工具,日青強調這幾年間在農田上的實踐和研究,她已經做到生態平衡甲烷零排放的耕作及生活方式,卻被政府以發展農業園為由剷平,更表示對農業園項目書第45頁註明用膠包住蔬菜就能打做品牌感到氣憤。

 

圖(左邊):途經蕉徑水溝田,見到水溝裡有許多福壽螺在水溝裡蠕動生活,其排泄物為田土提供養份。水溝田是靠一代人與一代人之間、村民與村民社區網絡之間,所有機地發展而成的灌溉系統。村民共享水脈的耕作模式,卻將被農業園所取代。
圖(右面):村民經過,說:「阿姨,你自己種嘅嘢落返自己塊田度呀? 」蹲在田間的阿姨說:「係呀!」阿姨把收割後剩餘的農作物,鋪在田上作覆蓋物,養好塊田。

後語:
戚師傅逐一介紹如何提高太陽能使用比例以減少依賴市電、如何製作生物碳製作進行燃料及肥料自給、如何收集及利用廚餘以至人糞排泄物作為肥料等自製系統,說:「我地被趕走,但經驗係無法被拎走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