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一週】美國亞馬遜工會難產 工人控資方干預投票/「黑人開車」的種族悲劇 美國再添白警槍下魂/法國調查「伊斯蘭左翼」學者?390位國際人士連署譴責

轉載自:苦勞網/編輯:陳韋綸

美國亞馬遜工會難產 工人控資方干預投票

美國阿拉巴馬州亞馬遜工人投票否決籌組工會。(圖片來源:衛報)

美國本土第一個亞馬遜工會仍未誕生!4月9日,美國美國全國勞資關係委員會公佈了阿拉巴馬州貝瑟默市(Bessemer)亞馬遜工人的投票結果:在約5,800位工人中,共計3,215人參與投票,最終由1,798票反對、738票贊成,否決了工會成立。然而工會發起者並未放棄抗爭,組織亞馬遜工人的「零售、批發和百貨商店聯盟」(RWDSU)聲明譴責亞馬遜公司操縱並干預投票,將提出不當勞動行為的訴訟。

這次貝瑟默市亞馬遜籌組工會的投票從2月8日起,為期2個月,最後投票率將近55%。雖然最終結果是亞馬遜公司勝利,但是資方仍對5百張多選票的有效性提出質疑。

零售、批發和百貨商店聯盟批評,亞馬遜資方在工會籌組期間發動了反工會的宣傳戰,包括對僱員持續發送email、文字訊息,在廁所張貼反工會海報、斥資數百萬美元僱用法律顧問來打擊工會,甚至脅迫工人參加資方安排的反工會演說。根據《華盛頓郵報》,亞馬遜公司甚至施壓美國郵政,將投票用郵筒安裝在倉庫門口,藉此向工人施壓,令他們以為公司正在監視投票過程。

《苦勞網》過去曾經報導亞馬遜貝瑟默倉庫工人惡劣的勞動環境,包括每小時必須掃描300個貨品、低於業界其他倉庫工人的時薪,此外重複性的搬運與彎腰動作也令工人們飽受肌肉與骨骼傷痛所苦。

儘管投票失利,亞馬遜工人仍未放棄鬥爭。首位出面籌組工會的工人理查森(Darryl Richardson)表示:抵抗尚未結束。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也肯定亞馬遜工人的行動,表示:「在收入與財富極端不平等、工人對於自己工作缺乏掌握權的時代,我要為阿拉巴馬州亞馬遜工人的勇氣以及挺身而出的意志鼓掌。他們已經激勵了各地的工人。」

亞馬遜創辦人暨執行長貝佐斯(Jeff Bezos)是全球首富,個人財富高達1,960億美元。2020年,亞馬遜的淨銷售額在疫情下不增反減,高達3,860億美元,相較前年成長了38%。

4月11日,亞馬遜發表聲明,否認工會的指控,表示公司並未勝利,「而是工人投票拒絕了工會」、「過去數月,充斥許多雜音。我們很高興工人集體的聲音終於被聽見」。

「黑人開車」的種族悲劇 美國再添白警槍下魂

20歲黑人萊特遭警察攔下後射殺,再度引發示威潮。(圖片來源:半島新聞台)

4月11日,在美國明尼阿波利斯近郊的布魯克林中心市(Brooklyn Center),年僅20歲的黑人萊特(Daunte Wright)遭警察攔查後射殺身亡這場悲劇再度引爆抗議潮,示威者連續上街三晚,當局則宣布宵禁並部署國民軍,更以催淚彈、閃光彈等武力措施驅散群眾。警方宣稱整起事件屬於意外的說法並未被群眾採信,更多人質疑警察攔查措施內含的種族歧視,「黑人開車」才是釀成悲劇的可悲原因。

死前萊特曾致電母親,抱怨因為後照鏡上違規懸掛香氣吊飾而被警察攔查。布魯克林中心市警察局長甘農(Tim Gannon)則在記者會上解釋,萊特是因為車輛註冊過期而被攔查。執勤員警在查核身份後發現,萊特因輕罪未出席出庭而遭通緝,要求萊特下車並嘗試予以逮補。萊特在被上銬時企圖逃逸,最後被年資26年的白人警察波特(Kim Potter)槍殺。甘農宣稱波特原本要掏出電擊槍,卻掏錯成已上膛的手槍,「意外擊火」導致槍殺。事後波特被控二級過失殺人,與甘農兩人雙雙辭職。

警方的「意外」論,甚至未獲執政的民主黨議員採信。眾議員奧卡西歐-寇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推特上表示:萊特的死並非隨機、單獨的「意外」,而是「一個確保國家暴力不被咎責的制度持續生產的結果」。另一位眾議員傑亞帕爾(Pramila Jayapa)則斷言:「絕非意外,這位警察怎會因為車輛註冊過期,就想要對一位20歲的孩子掏出電擊槍?」、「一位資深警察怎麼可能無法分別電擊槍與真槍?」

除了槍擊過程,媒體與地方官員進一步質疑警察攔查措施內涵的種族歧視。身為第一位布魯克林中心市黑人市長,艾略特(Mike Elliott)直言:在美國,如果你是黑人並被警察攔下,你很有可能死亡,只因為你是黑人,然後遇到了警察。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事實。」

史丹佛大學的「公開警察執勤計畫」分析全美超過一億件警察攔查案件,發現比起白人,黑人與西班牙裔駕駛更容易被攔下搜查。然而,警察在白人駕駛車上發現違禁品的機率卻更高。結果顯示警察攔查制度背後的種族偏見。

根據明尼阿波利斯《明星論壇報》(The Star Tribune),萊特是2012年以來,遭布魯克林中心市警察攔查射殺的第六位犧牲者。6人之中有5位是有色人種。根據英國《衛報》,布魯克林中心市居民將近4萬人,白人佔大多數,約45%,另外27%是黑人,18%是亞裔。有色人種淪為警察槍下犧牲者的機率,不成比例地高。

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明尼阿波利斯分部發表聲明:嚴重關切警察以香氣吊飾作為攔查藉口,並經常鎖定黑人駕駛為目標。

法國調查「伊斯蘭左翼」學者?390位國際人士連署譴責

法國高等教育與研發部長維妲爾的「伊斯蘭左翼」論,引發學者連署譴責。(圖片來源:半島新聞台)

超過390位跨國學者連署聲援被法國政府斥為「伊斯蘭左翼」(Islamo-gauchisme)的學者與運動家。去年(2020)十月,法國一名中學教師帕蒂(Samuel Paty)因為向學生展示《查理週刊》諷刺默罕穆德的漫畫而遭斬首,在那之後,包括法國總統馬克宏及多位法國首長,都將國內族群衝突怪罪於左翼知識份子。

這篇名為《國際聲援法國去殖民學者與運動家》的連署信,是由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教授巴契塔(Paola Bacchetta)、半島新聞台專欄作者坎吉(Azeezah Kanji)與史丹佛大學教授帕倫博-露尤(David Palumbo-Liu)三位作者發起。信中譴責法國高等教育與研發部長維妲爾(Frédérique Vidal)在今年二月接受法國右翼媒體《匯流新聞網》(CNews)訪問時,語出驚人地表示:「伊斯蘭左翼正侵襲法國社會」,揚言對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CNRS)與大學的殖民主義與種族主義批評項目展開調查,目的是區辨「學術研究與輿論及社會運動之間的差異。」連署信認為,維妲爾的言論顯示國家因這些學科感到不安,因此急欲打壓之。

維妲爾宣稱:反/去/後殖民主義批判、反種族主義、反伊斯蘭恐懼症、多元交織性理論、去殖民女性主義與酷兒分析都是美國學術界的舶來品。但是連署信駁斥:去殖民理論與後殖民理論分別發展於拉丁美洲與印度,並且建基於法農與塞澤爾(Aimé Césaire)等有色人種法語作家的作品。

維妲爾的「伊斯蘭左翼」論,只是法國官員一連串類似言論的最新爭議。去年六月,馬克宏怪罪學術界鼓勵將社會問題「種族化」,結果導致分裂主義並且「分裂共和國」。去年十月,全國教育部長布蘭克(Jean-Michel Blanquer)警告「伊斯蘭左翼正在法國社會肆虐」,甚至譴責知識份子與恐怖主義之間的「共謀關係」。

巴契塔等作者認為,對於進步派與基進學者、運動家的攻擊,目的是維持「法國例外主義」,並且粉飾法國形象,掩蓋令人不安的事實:法國至今仍是殖民國(留尼旺、瓜地洛普、法屬圭亞那…等等),經濟、政治與軍事上,仍與昔日殖民地維持新殖民主義的關係。

法國的殖民心態也反映在政府對於有色公民與移民的治理上:包括禁止穿帶頭巾、充斥伊斯蘭恐懼症的反分離主義法案,以及鼓吹大規模監視、限制散佈警察暴力影像的全球安全法案,這些措施強迫可疑人口以屈從的姿態「融入」法國社會。

連署信指出,「伊斯蘭左翼毒瘤」論,反映右翼、殖民與種族歧視意識形態的合流,目的是打擊反殖民主義、反伊斯蘭恐懼症與反種族歧視鬥爭。這樣的壓迫不僅限於法國,巴西、土耳其、匈牙利、波蘭、美國、印度與其他地方,新自由主義、右翼、專制政府也正在崛起,壓迫重要學者與社會運動。

信末強調:將以國際串聯抵抗各地壓迫,並且將以邀請演說、共同發表論文、翻譯作品等合作方式,聲援法國學者與運動家。

【苦勞網編按】在華文閱讀世界裡,國際新聞的焦點往往集中在美國、西歐和日本等地區,由於長期的資訊偏食,導致我們往往傾向用國際強權視角看待世界。苦勞網「南方一週」專欄,帶你用五分鐘時間總覽世界重要新聞,除特別側重第三世界與南方國家的事件外,在新聞來源方面,也嘗試更多採納各地非主流媒體的視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